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26 警總暴動案 9.17 裁決 官:關鍵在於被告是否使用合法武力

2020/8/31 — 20:30

去年 6 月 26 日大批示威者包圍灣仔警察總部,25 歲地盤工被指曾拳打當晚身穿灰衣的便衣警張金福,使其「痱滋」破裂。地盤工被控暴動及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等控罪,控辯雙方今(31 日)作結案陳詞。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安聽罷陳詞後,明言本案關鍵在於被告所使用的「兩拳一腳」武力是否合法,因爲被告已表示願意承認非法集結罪,所以只要被告曾有實質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例如使用非法武力,就會符合暴動罪的定義。故此,法官形容兩罪是「命運共同體」,假如被告襲擊罪成,暴動亦會罪成。案件 9 月 17 日裁決,期間被告還押。

被告岑曉麟(25 歲,報稱地盤工人)共被控 3 罪,包括一項暴動罪,指他於 2019 年 6 月 26 日,在灣仔警察總部外連同不知名人士參與暴動;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指他在同日同地襲擊警員 9192 張金福,因而對張金福造成身體傷害。被告開審時,表示願意承認暴動罪交替的非法集結罪。另外,他承認一項不依期歸押罪,指他缺席去年 11 月 21 日的區域法院提堂,並於 12 月再次被捕,其後一直還押至今 8 個月。

辯方:以合法武力自衛、制止罪案 控方強調是惡意傷害

廣告

辯方的抗辯理由指,被告是因為看見便衣警張金福撞跌女子,或以為他想繼續襲擊她人,或是衝擊警察總部,才會使用合理武力制止張金福。

法官明言,被告所使用的武力是否合法,是本案的關鍵。如一個人干犯非法集結罪,而任何如此集結的人,作出實際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例如襲擊他人),則會構成「暴動」罪。由於被告已經表示願意承認非法集結罪,而控方亦表明,控告被告暴動罪的唯一基礎,是他曾在集結中惡意襲擊張金福。所以,如果被告被裁定在無合法辯解下使用武力,則其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或較輕的普通襲擊)罪成,而暴動罪亦會成立。

廣告

控方反駁張金福「推跌」女生的說法,強調當時張金福是被黑衣人拉住左手,在用力以右手「撥開」時,不慎使女生跌倒,強調是意外。張金福當時並非「向前衝」,而只是失平衡傾向前。加上以被告超過 1.9 米的身高,理應清楚看見事發經過。因此,控方認為「制止罪案發生」的講法不能成立。就「自衛」一說,控方依賴案發片段,指出被告當時在車閘前,自行走向張金福的方向。即使兩人的確相撞,被告拳擊張金福亦非合理程度的自衛武力,故「自衛」的抗辯也不能成立。以本案的證據顯示,或唯一合理的推論,只有被告惡意襲擊張金福,此屬非法武力,所以被告干犯暴動罪。

辯方指事主聲稱唯一受的傷害只是「痱滋」破裂

辯方引用案例,重申不論事實上,張金福是「推」還是「撞」跌女生,在被告當時的主觀視角,張金福只是一個突然從警總車閘轉彎位跑出並以手推跌女生的人,其後他更向被告方向前衝,並以左手打擊被告一下。而從張金福在角位出現,直至被告拳打張金福臉部兩下,及踢他的腿後一腳,全程只在 10 秒之間發生。

辯方形容,事情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法庭無法抹殺一個可能性,是被告認為罪案已經發生,並誤以為張金福會繼續襲擊他人,故行使《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 101A 條下的「公民拘捕權」,使用合理武力制服張金福。而事實上,女生被撞跌後,四肢的確有擦傷。另外,就被告曾被張金福擊中一下,而作出的自衛行為,法庭必須考慮,在急迫的情況下,不能期望被告還可以準確地衡量,自衛行動要做到哪個程度才是不多也不少的、必要的自衛行動 。而事實上,張金福聲稱唯一受到的傷害,亦只是「痱滋」破裂。

辯方:「15 秒暴動」可能性極低 控方:包括射雷射光、扔雞蛋

另外,辯方指出,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於政總停留的 11 個小時,只是「行行企企、同人傾下計」,行為一直和平。直至晚上得悉警總可能有人受傷,才陪同一名急救員前往警總。雖然其後決定停留,並曾搬動鐵馬堵塞出入口,但此只構成非法集結,並非具攻擊性的行為。張金福在被告眼前出現,直至張跑上警總扶手電梯,過程只有 15 秒。辯方認為,被告於這 15 秒之間,突然有意圖惡意傷害張金福(故此參與了暴動),其固有可能性極低。而被告沒有追上扶手電梯,及於電梯下以手勢示意其他示威者不要衝擊,亦印證了被告並非激進示威者。

控方則反指,暴動的過程一直延伸至張金福跑上平台後,有示威者繼續向他扔雞蛋及射雷射光。控方認為,被告必然對該些行為知情,而他對示威者展示手勢,顯示他與其他示威者有作溝通,證明他們有共同目的行事。辯方回應指,被告的手勢明顯是呼籲他人和平行事,難以理解控方如何以此作為被告參與暴動的證據。

辯方質疑襲擊與「痱滋」破裂因果關係不明 

就張金福口供的可信性,控方陳詞指當時他只想上班,但途中被人拳打腳踢,「感受可想而知」,並形容張作供時是「真情流露」,亦沒有訛稱傷勢,否則便不會只供出自己「痱滋」破裂的版本,這顯示他可信、真誠、沒有誇大其詞。

辯方則強調,張金福於襲擊事件後一天半才為據稱的傷口拍下照片,而照片亦未能清楚顯示傷勢,並質疑控方於主問階段,以引導方式令張金福說出「痱滋」是因為被襲擊而破裂 — 張金福受襲當晚的口供指被拳擊後「因為有痱滋,所以更痛」,並沒有說明傷勢因襲擊有任何變化。張於庭上時,第一次稱「痱滋」受襲後「變大」,在控方追問及向他展示傷勢照片後,張才改稱襲擊令「痱滋爆咗」;法官亦同意張的口供曾有如此更改。

遭辯方質疑雙重檢控 控方稱是慣常做法

控方於開案時明言,控告被告暴動罪的唯一基礎,是被告有份襲擊張金福。辯方則質疑,控方起訴被告人襲擊罪及暴動罪屬於雙重檢控,法理上應被禁止。所以即使法庭接納控方案情,法庭亦只應判處被告其中一項罪名成立。

辯方依賴「既判事項」原則(Res Judicata)及「防止一罪多控」原則(Double Jeopardy),指出如果一名被告就同一事件,早前已經被裁定罪成或無罪(autrefois convict / acquit)的話,控方不能以另一罪名再次檢控該被告。如果在同一案件中控告兩罪,而其中一項控罪的元素完全包含另一控罪,法庭則不應同時判處被告兩項罪名成立。

控方表示,指律政司一般慣常做法是視乎案情,選擇適當的控罪,例如同樣由郭啟安法官審理的 2016 旺角騷亂「楊家倫案」中,該案被告曾焚燒的士,而控方以他焚燒的士的行為作基礎,同時控告他暴動罪及縱火罪,最終他被判兩罪罪成。

郭啟安法官回應指,當時因為預計該案就縱火罪的判刑會比暴動更長,所以在同期執行下,暴動的刑期將會被縱火罪的刑期包含。但本案中,襲擊罪的刑期不可能比暴動罪長,所以即使本案中兩罪一同檢控,實際上亦不會對被告造成不公,亦沒有影響辯方的盤問及抗辯方向。另外,法官亦指辯方應該早於審訊前提出此議題,但現階段亦會考慮雙方的陳詞。

案件編號:DCCC 825/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