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 在銅鑼灣被警察制伏的他

2020/6/24 — 10:15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阿聰呀,到而家我都仲係好驚呀,果日佢地無啦啦衝過黎,真係嚇死我...」

「個心口呢,好『乸』呀,好痛呀...」

「我到家而發夢都會夢見啲警察衝過黎,好得人驚呀...」

廣告

6 月 12 號喺銅鑼灣,朗仔就係被速龍一擁而上,推倒撲低嘅男仔。佢同大眾係有小小唔一樣,同人相處會迴避眼神、衣衫有時都幾唔整齊,唔太識去衡量別人嘅眼光-呢啲都自閉症患者常有嘅特質。

朗仔好特別,就係佢好鐘意去「湊熱鬧」-呢幾年,每逢我地將擺街站、活動嘅日程放上網,朗仔大多數都會到,而且會捉住我地傾計,講佢去左邊,幾時要返屋企搵媽咪。有次佢大大聲問我有無去過西九高鐵,我都有啲尷尬,唔識點答。

廣告

但朗仔係好乖的。有時候佢係好想同無異樣眼光嘅人相處,想影張相,想同你傾計;而如果阻到活動而佢唔知,你同佢講企埋一二面先傾,佢會好清楚並且一定會配合。

6 月 12 號,佢咁岩喺銅鑼灣出現,唔識閱讀現場氣氛,警察無警告佢、無提醒佢要去邊,就一擁而上撲低左佢。

唔知係覺得佢大份好易認到,定係因為佢完全唔識反抗,所以就成為洩憤、威嚇嘅目標?

警方嘅「勇毅」,一直都係抽刀向弱勢,一直都係靠欺凌建立權威。

任何人,唔止係政界人士,都會成為呢種扭曲嘅受害者。

「阿聰,上次我喺銅鑼灣好驚呀。」 佢今日就不停 loop 呢句。創傷,係可以好大好深遠。

但個政權唔會理,只有我地會理。

到底係咩造就咁邪惡嘅當權者?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