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1 採訪手記】舉白紙的少女

2020/7/1 — 23:40

作者攝

作者攝

最後一批被捕者上大巴的時候,圍觀的人群裡,有個少女舉起一疊白紙,警察的電筒強光不時掃過她的臉,也不閃躲。

我好奇問,這白紙有甚麼用呢?

她說,過去都會在現場舉標語,通常都是到場後隨便派隨便拿那種,今天是國安法第一天,她不知道要舉甚麼才不會犯法。

廣告

然後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蘇聯冷笑話:紅場上,有個人在派傳單,軍官到場把人逮捕,卻發現傳單都只是白紙。軍官想了想,對那個人說: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寫甚麼?

「我突然想看看,看起來荒謬的笑話,是不是已經成真了。」少女說。

廣告

國安法下,香港獨立不可說,天滅中共不可說,黑警死全家也不知道可不可以說。可是會不會,說甚麼根本不是重點,就算甚麼也沒說,統治者覺得你說了,就是說了。

我不敢想像,這個認知成為事實的一天。

「過咗今日,咩都唔同哂啦。」少女感嘆。她為了更自由的空氣,兩年前來到香港讀書、工作。反送中之後,她頻頻參加遊行集會,早就不敢回家。

除了可能面對的麻煩,也是因為,不想再回到「no access to Google」的生活,見過更廣闊的世界,回想牢籠內的日子,「為咩呢,no point。」

她也不是甚麼「激進港獨分子」,如果要在白紙上寫甚麼,她更願意寫「爭雙普選」,「真正民主的制度可以糾錯個 system,好多社會問題都可以剎車。」眼見面前的青年都在喊香港獨立,她默了默,「獨立?好難,如果行到落去係好有意義,我只想香港像瑞士般,做個中立和平的小城市。」

真的到了她口中的政治笑話成真的一天,她說,再也回不去了,「我會離開,找更自由的世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