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20/7/22 - 9:16

【7.21 一年】南邊圍一夜,永誌不忘

攝於 2019 年 7 月 22 日凌晨,元朗南邊圍

攝於 2019 年 7 月 22 日凌晨,元朗南邊圍

有些事,永誌不忘。

去年 7.21 深夜,完成上環一帶工作,帶著得悉同事遇襲的怒氣趕到元朗,時間已經是午夜過後,到達南邊圍,怒意更盛。

廣告

數以百計的白衣人,肆無忌憚聚集在南邊圍的空地,透過鏡頭清楚可見,他們都拿著木棍、鐵通,在寧靜的深夜,不時有鐵通掉在地上,發出刺耳的「叮、叮」聲,甚至有些好戰的白衣人,會舉起手上的武器,指向數十米開外的記者群。

而同一時間,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只是在南邊圍的出入口看著、坐著,他們唯一的工作,就是阻止記者再靠近,因為「危險」。

就這樣,這詭異的場景持續,可能有幾小時,期間不時有車輛從南邊圍開走、有人從行人路離開,車上的人、離開的人,是否就是「鄉黑」,沒有人知道,因為從來沒有人過問,防暴繼續視而不見,甚至現場記者主動詢問,警員都不置可否。

那時候在現場的防暴警,眼神中有的帶著無奈,但更多是漠不關心。

或許到大概 3 時左右吧,一批身穿黑背心的便衣到場,他們終於「入村」,但不是執法,而是「溝通」:和幾個類似「鄉頭」的中年人交談,並進入一直燈光火著,有白衣人休息閒談的鄉公所。

然後,現場傳出大量「叮叮咚咚」的聲音,白衣人一一將他們的手上的鐵通木棍丟到地上,未幾,在記者的鏡頭下、警員的目送下,從圍村的小路離開。

到白衣人走光了,防暴才正式「入村」,裝模作樣地在南邊圍「搜查」了一番,並在空地停泊的車底,找到了不少木棍和鐵通。

後來現場的指揮官游乃強說,他們到場時,沒有人手持攻擊性武器,所以沒有在現場拘捕那怕一個人。

當時在現場的白衣人,怎樣算也有近百,而一年過去,警方至今只拘捕了 37 人,起訴了 7 個人,他們說,他們一直盡力調查案件,「時機成熟」會再拘捕。

就正如當晚游乃強見記者時那副囂張的模樣,他們知道自己在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但,你又能拿他怎樣?

所以也別再說,有人煽動對警隊的仇恨,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仇,此恨從何而來,你們自己心知肚明。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