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生記者遭票控違限聚令 科大籲編委:停止鼓勵學生像「真記者」般到衝突前線

2020/8/5 — 11:11

(8 月 5 日 16:28 更新科大回應)

7.21 白衣人襲擊一周年當天,科大、理大等多名學生記者在元朗形點商場採訪期間遭警方以限聚令票控。科技大學學生編委早前去信科大教職員聯會主席、學務長辦公室的凌麗容,希望校方發出採訪工作證明,作為上庭抗辯的證據。惟校方以政策限制為由拒絕,凌麗容更要求科大編委停止鼓勵成員像「真記者」般到衝突前線採訪 (act as if they are real reporters)。科大編委認為凌麗容說法是暗指學生記者為「假記者」。

科大編委今日就校方拒絕保障校媒記者一事發表聲明。聲明中指出,有兩名科大編委記者於 7 月 21 日在元朗形點商場採訪期間,遭警方以限聚令票控。科大編委早前去信凌麗容,希望校方發出採訪工作證明,但對方以校方政策限制為由,拒絕發出有關證明。

廣告

科大回應指,尊重新聞自由,從來無指摘學生記者是「假記者」,但對於編委會希望校方發出採訪工作證明,承認大學基於從記協、警方及其他院校瞭解所得的資料和意見,認為校方無權發出有關新聞工作性質的證明文件,又指重視學生安全,再次提醒學生遠離危險地方和違法活動。

科大編委:校方暗指學生記者為「假記者」

廣告

根據科大編委聲明,凌麗容指編委記者為「自發的公民記者」,警方不會承認,並要求編委重新審核出外採訪的風險。凌麗容稱,「我們相信你們作為負責任的學生組織,能夠保護成員的安全」,「請停止鼓勵你的成員像『真記者』般到衝突前線採訪」 (act as if they are real reporters)。

科大編委回應凌麗容說法,感到「除了遺憾,只有寒心」,強調香港沒有記者發牌制度,基本法保障香港新聞自由,所有學媒、網媒一樣可行使採訪權,並不存在「假記者」一說。編委認為凌麗容以政策作「擋箭牌」,拒絕發出採訪工作證明,更試圖引述警方不承認學生記者的說法,暗指科大編委記者為「假記者」。聲明中重申,「凌女士嘗試以警方的說法,去為記者下定義,即使法例並無列明何謂『假記者』;這意味著,凌女士代校方承認,警方就是法律」,並指「白色恐怖,早已蓋過紅色日晷」。

科大編委指,去年九月,凌麗容閉門召見時任科大編委總編,曾要求科大編委「小心謹慎」;去年十二月,科大編委一名女記者出外採訪時報稱被警員非禮,向凌求助,但凌於道歉時竊笑,對女記者造成二次傷害。

721 一週年 多名學生記者遭票控

元朗 7.21 白衣人襲擊一周年當天,有市民在元朗形點商場中庭聚集,警方在商場內拉起封鎖線截查在場記者及市民,有十多名大專院校學生記者,被警方指為非受薪記者,或因沒有記協或攝記證件,被警方以「限聚令」票控罰款 2000 元。

當時,科大學生記者亦遭到票控,科大編委批評警方做法已從以前口角時辱罵「假記者」,「變為系統性、按部就班的打壓」。此外,記協亦就事件尋求法律意見,律師表示《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第599G章)中,並無就何謂傳媒作出如前述的界定,「在工作地點為工作而進行的羣組聚集」是受到豁免。記協主席楊健興質疑警員自行定義記者身分,法律上是否能「站得住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