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7/21 - 23:59

721 的力量,在於香港人怎樣面對恐懼

7.21 元朗站,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7.21 元朗站,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回到 2019年七月的時空:示威已不再集中於港島,而是在全港各區遍地開花,面對熟練 Be Water 的民眾,警察每次嘗試用武力鎮壓,結果只是在觀感上繼續失分,下一次又再激起更多香港人走出來。

於是,有了 721。個人認為,721從來是一場有預謀的襲擊,針對非示威者的平民,亦屬刻意:警隊壓不下、解決不了的民憤,就由鄉黑出手震懾,事態惡化到黑勢力當街打人的地步,還怎麼會有人敢繼續站出來?

政權縱容(甚至鼓勵、幕後操縱)體制外無從問責的黑勢力攻擊異見者,原是威權政府打壓反對聲音的一個必經階段。從 2012年小桃園飯局、2013年梁振英天水圍落區事件一路發展,出現元朗站鄉黑追打市民一幕,原是軌跡之內;721事件背後,何君堯乃至中聯辦新界工作部的角色至今成謎,但已昭然若揭。

廣告

本來,721就是這麼一回事;事發翌日,元朗全城拉閘,猶如死城,居民不敢外出,正正就是政權想要的效果。之後的荃灣、北角,也是同一邏輯。

令政權始料不及的,是香港人有幾堅。

721最終沒有如政權所願,令香港人畏而不前,反而成為更多香港人覺醒的契機、更多香港人堅持的理由。

而我相信,這樣的效應,並非僅僅是恐懼、憤怒就可以造就。

***

721在我身上留下的創傷,就只有肩上、臂上與背上幾道淡淡的疤痕;然而,我知道,它成為了不少港人的夢魘與心理陰影:對黑勢力的恐懼,對警黑合作的憤恨,對警察信任的徹底崩潰……

與香港人同樣,我對那日的事始終難以忘懷;但留在我記憶中的,是香港人的勇敢。

眼見我和其他市民被攻擊,有示威者無視危險、衝出收費區上前掩護,結果一同被打;在月台目擊白衣人在車廂見人就打,我腦後中棍頭痛未消,心下驚惶不敢靠前,身後是拖著哭喊孩子的無助家長,身週卻是一個又一個身穿日常去街衫、手上連遮都無的青年,掠過我走向白衣人,嘗試為其他人擋下攻勢。

何其有幸,見識到香港人,竟有這樣的勇氣?

721的力量,不在於政權透過黑勢力營造的恐懼,而在於,香港人怎樣面對恐懼。

我們選擇直面恐懼的源頭。同行者受害的畫面令人痛心,但我們不會因此而別開目光,甚至鍥而不捨地追查一切細節。一次政權針對抗議者的恫嚇,今日卻成為了政權最欲蓋彌彰的弱點,越以謊言掩飾、轉移,越是加劇民眾的憤怒、不齒;因為,即使執行的是鄉黑,我們知道,該為這宗暴行負全責的,是政權。

這是一場政權與人民之間的角力,取決的是誰能夠控制對於當日真相的話語權。我們面對的是一整套維繫不義的國家機器,從警察到檢控,到法院,無一處可尋公義,但一日 721的真相未被消失,一日警隊、以至政權都只能左閃右避,無法為自己開脫,也不可能再獲得人民的認受。

今日,人群再次擠滿了 YOHO MALL、在防暴面前理直氣壯大喊「721 唔見人」 —— 黑警除了再次拿限聚令為借口,根本完全無法辯駁。對於一個始終畏懼真相的政權而言,人民對真相的堅持,是最難以對付的武器。而我們不會默默去「紀念」,而必須以行動去維繫整個社會對這份真相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