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月5日於天水圍警署聲援被捕少女事件的澄清與反省

2019/8/6 — 18:19

8.5 天水圍警署外

8.5 天水圍警署外

「澄清」

先前我成晚無瞓,昨天由頭踩到尾,只不過是想前去聲援天水圍被捕時遭性暴力對待的少女,正如數日前(7月30日),我亦有前往葵涌警署聲援楊政賢一樣,兩次的聲援行動,我做的事都是一樣的,只是沒想到昨天的事態,警方的打壓和手法已大大升級,導致了那麼多人被捕。我們原本的計劃是宣讀聲明後便離開,之後卻因為太多人被捕,而留了下來,繼續跟進。

在此,我只想澄清幾點,首先,我不會叫任何人企定定俾人拉,就算我咁叫,現場都會俾人打爆我個頭。我哋自己都俾警察追至落荒而逃。

廣告

第二,在場的示威者,都很清楚大家前來的目的,但各人決定的行動,是各自的選擇,並不是任何揸咪的人可輕易煽動或控制的。大家也是各自爬山,大部份示威者與我們相距很遠(目測至少50米),根本聽不到我們說話,更遑論接觸與營救。

第三、為何只有年輕人被拉被打,我地無事?左膠call人出嚟自己全身而退?顯而易見,警方是有計劃、有目的地針對年輕人,藉打壓無地位無社會資源的年輕人,扼殺香港人的基本權利,是警察偏頗打壓,年輕人只是穿黑衣已會被搜身被侮辱,他們只要出現在公眾地方,就會被驅趕被抓補,這是什麼法律什麼世界?還有,我們也是被追捕的一群,大家都是走都走唔切,當天出席的,沒有一個人是站着等人拉。

廣告

警權已變成無制約,無限大,就算我將被提告,號召非法集結/圍警署等罪名,都要出來澄清,並且重申,我們選擇去天水圍而不是去其他集會,是因為天水圍少女,是因為我們要反對天水圍警署的警察的性暴力,這是我們的初心。以下是事態經過,抱歉有點長,但記錄了昨天發生的事。

「為什麼去天水圍警署」

前天晚上見到天水圍被捕少女的影像,大家都很憤怒,我們在一個性別團體的 Facebook group 討論完,覺得有必要聲援天水圍被捕少女,大家決定於罷工日去天水圍警署。

沒想到還未開始說話,只是在佈置場地,突然間二三十個防暴警察從警署衝出來,在警署左右兩旁追擊示威者。當時只是剛剛一點鐘,只有十多人在場,我們嬲到震,因為當時現場真的很平靜,沒有任何人做過任何事情,連大聲叫囂都沒有,於是馬上跟記者說出當時目睹的狀況,也跟警察理論。

我們同時繼續質問警方關於天水圍被捕少女被非禮的事,並譴責剛才抓捕時所見到的暴力。

「見證警方作出挑釁言詞和暴力行為」

之後的幾小時,示威者一直和警察對歭,很多傳媒都在場。從沒有人叫過大家站著不反抗,我絕對沒有說過這些話,我們都食住催淚彈,俾警察追到一仆一碌, 怎會叫人企定被拉?全程都有直播,而且我從沒刪改過任何直播。

現場有社工,有民權監察,有踢拖街坊,有性別團體的成員,站在一起的起碼有幾十人,我們一直都是在聲討警察,揸咪的有四五個人,可能只有性公會是 Facebook Live。

很多人站在天橋上,都見到現場的狀況,我們站在警署門口,就在警察旁邊,因為我們的目的是要聲討他們。其他抗爭者距離我們很遠,根本聽不到我們說什麼。朋友在天橋上,她告訴我在場的人,大部份都聽唔到對面講咩,只是在罵警察,兄弟爬山中,以他們的方式表達不滿,我也沒勸喻任何人要做什麼或不做什麼,當時叫人不要丟嘢的人,我並不認識。

「針對年輕人下手」

抗爭者一直在警署對開的馬路,相隔甚遠的地方與警察對峙,天橋上很多人圍觀,其間有掟雜物事件,警察追着他們去到商場,屋苑,街市之內。

我們一直在責罵警察,說出我們的訴求,社工人員一直在支援,讀出義務律師電話同被捕權益,叫被捕者叫出名字和身分證,讓我們幫手揾義務律師,被捕的每一位都回頭向着我們,盡力叫出自已的名字,其後很多家屬過來,我們盡力安慰和協助,逃跑的時候都是與家屬一起跑的。

我們同樣是被驅趕和被追捕的一群,走到一仆一碌,警察的盾牌亦擦過我的後腦,所有人一齊食催淚彈,我們曾走到商場洗手間躲避,街坊帶路。幾分鐘後,煙霧散了一點,我們又再回到警署門前。

「繼續現場報道」

我們見沒有傳媒在警署現場,因為警察都追著示威者去了天耀邨商場以及其他地方了,於是我們決定繼續現場報道,希望幫忙記錄現場發生的事:萬一有什麼事發生,都可以有證據。後來警察再次追趕,直接衝著我們來,我們和所有現場朋友一齊避入街市,把街市門關上,阻擋著警方前進。

後期,有一位女士見到有警察笑,勇敢地走到警察面前理論,大聲問佢哋笑乜嘢,有朋友見她只得一個人,馬上上前站在她身旁,一齊質問警察。我們馬上上前支援,記者全部一湧而上,大家再勁嗌口號,警察見我們真的來勢洶洶,被迫落閘,大批防暴被迫退返入警署。最後,我們把帶來的信件和文宣貼在警署門外,直到見到大家慢慢散去才離開。

「反省」

我們前來支持天水圍被捕少女,是因為反對暴力。上個月我們曾去信平機會,遞了聯署信,譴責警方對示威者的性暴力,昨天以行動再跟進。在抗議過程中,對於這麼多示威者被捕,我也很震驚,當時唯有繼續與警察對歭,期間差不多五六小時,當中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前所未有的恐怖。令我稍稍安慰的是,前來聲援的人都很 supportive,食催淚彈時、被警察追捕時,大家互相照顧,街坊都樂意幫忙,一齊抗暴,證明了大家的決心。

回想昨天的事,我想我的反省是,我明明知道這不是我的場,也不想做大台,live片中1:11:50-1:13:10可見,我當時已表示好肚餓,想離開,只是見那麼多人被捕,加上警察不停挑釁市民後,未能撇下一切離去。我還以為我們的存在,至少可以分散警力,或者記錄證據,未免太天真太傻。我也正在學習,如網民所言--原來打仗時on 9也是罪,這是我這名廢老要了解的。

在此,我希望大家如果要罵左膠,針對我就好了,不要向其他左膠、女性、和理非開炮,一人做事一人當。運動需要團結,希望大家可以不篤灰,不割席,不分化。

我們接下來應該做的,是跟進被捕者的狀況,繼續爭取港人的五大訴求。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