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 機場被襲 付國豪質疑辯方盤問方向 法官:陽光司法下辯方有權與證人對質

被指是《環球時報》記者的內地男子付國豪,去年 8 月13日在機場被襲擊案今(28日)續審,付國豪接受盤問時一度表示他很好奇,為何辯方律師一直向同一個方向提問。法官李慶年解釋指,在陽光司法下,香港的法庭審訊受公眾及傳媒監督,且香港採用與世界接軌的訟辯方式,而非調查質問方式,辯方有權和證人對質,雖然審訊需時會較長,「但公義同時並存,希望你理解」,付國豪則致歉指他用詞過重,並以廣東話指「唔好意思。」

代表第四被告的大律師葉青青今盤問付國豪指,涉案片段顯示,當時付國豪表示他是遊客後,他身邊的男子相信他,並指「I trust you」,但付國豪指他聽不清楚這句話,並認為有可能是「I curse you(我詛咒你)」,所以他不認為辯方所指這句話一定是「I trust you」。付國豪又於辯方盤問下承認,他案發時並沒有申請內地記者證,及因為個人原因而沒有辦理公司名片,而他向同事借取的《環球時報》證件,是對方的公司名片。辯方再盤問付國豪,為何接受控方主問時,無清楚指出所借的證件是名片,付國豪則指,他當時覺得無必要詳細解釋,並指無論他是真記者、假記者,真警察、假警察,還是真遊客、假遊客,「事件中對我攻擊的人,他們的正當性都是沒有的。」

付國豪庭上改稱自己特派記者

付國豪其後在控方覆問下,再次解釋無記者證一事,指他當時是以「特派記者」身份來港採訪,他得知香港去年夏天發生連續示威後,一直都有前往香港參與新聞報道的想法。直到去年 8 月初香港示威活動升級,他便向公司申請前往香港採訪,但由於考取內地記者證需時很長,香港局勢變化非常快,「我便破例獲得前往香港採訪的機會,並被形容為特派記者」,付國豪又強調自己想到香港採訪的意願很強烈。

辯方盤問期間,付國豪一度質疑辯方的盤問方向,指他很好奇為何辯方總是向同一個方向提問。法官李慶年其後解釋指,在陽光司法下,「好多人監察我哋,受到人民、媒體監察,有錄音不能做假,普通法係一種同世界接軌嘅訟辯方式,唔係調查質問方式,辯方律師有權就其當事人説法向你對質。係對質情況下,有可能令證人證供更堅實,有時會令證人不可信不可靠,即使時間用多咗,但公義同時係並存,希望你理解」,付國豪則表示,「很抱歉,我剛才用詞有點重」,並用廣東話指「唔好意思」。另外,連續出庭 5 天的付國豪今已完成所有作供,他於離開證人席前一度詢問,「我有兩句感謝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以說?」,法官則表示為了避免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讀,「在心中就可以了」。 控方明日將傳召拘捕被告的警員作供。

四名被告依次為賴雲龍(20歲)、畢慧芬(24歲)、何家樂(29歲)及黃逸豪(29歲)。他們否認非法集結、非法禁錮、暴動及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共五罪受審。賴於開審前承認普通襲擊及阻礙公職人員兩罪;何家樂則承認一項於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案件編號:DCCC 812/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