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報》梁柏堅直播截圖

8.31,香港人應該記得什麼?

失去了《蘋果日報》,香港似乎再無報紙會重提 8.31 太子站暴力事件,彷彿兩年前的今天,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然而有些事情只要你經歷過、目擊過,那是永遠也不可能忘記的。

近日,前《蘋果》港聞記者梁嘉麗做了一個 8.31 兩周年專題報道,訪問幾位以不同身分經歷 8.31 的人,如月台上被毆的普通市民哀求警察讓自己救人的急救員。那位急救員的回憶,即使只看文字,沒影片,已夠觸目驚心,例如:

「他努力嘗試,但無論如何,也忘不了親眼看着警員們踩着扶手電梯上的市民跑下來,就這樣踩着人們的頭顱跑下來月台,發生甚麼事了,他問了自己很多遍了,但也無法得到答案。」

「他仍記得那個被打至昏迷,被警員拖行的男子,『他整個人倒臥在地,完全不動了,頭不停的流血,被拖行時,滴出一條血路』……『其實你想怎樣,拘捕還是怎樣,說出來就可以了,不需用這種暴力』。」

官方說,8.31 太子站內沒有死人。但有沒有人受重傷呢?有沒有人被非法毆打呢?傷者有什麼後遺症呢?為什麼警察要驅趕記者和急救員呢?為什麼事發翌日仍要封鎖地鐵站呢?……諸如此類的問題,至今仍是個謎。我甚至當面問過當差的親戚,他的答案是:「我點知呀?」

相比起 7.21,8.31 其實更需要記住。7.21 畢竟已有大量「實錘」鐵證,記錄了香港警察的失職與白衣暴徒的罪行,但 8.31 晚太子站內發生了什麼事,兩年後依然有大片空白,以致我們甚至不確定要記住什麼。

記憶有罪,如果不知道應當記住什麼,我認為至少也要記得:警方極度不想有人記得 8.31。以下事件已露端倪。

你記得今年 4 月 15 日,警察搞了一個所謂「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開放日」嗎?當日有參與活動的小學生,在警方的悉心安排下,手持仿製膠槍,在港鐵車廂內指向同學頭部,結果被《路透社》拍下照片。很多人看到這個畫面,自然想到 8.31 警方在港鐵車廂內槍指市民的一幕。

翌日《蘋果》如實報道,卻被時任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斥為「抹黑」、把學生與「黑暴」扯上關係,手法不道德。正常人看到鄧炳強的指控,應該覺得莫名其妙 — 小學生在警方安排下,模仿警察「止暴制亂」,重演警方執法的雄姿,鄧炳強何以比作「黑暴」呢?難道模仿警察等於模仿「黑暴」?無法以理服人,但仍要出言威嚇,原因恐怕只有一個:警方要大眾忘記 8.31,不容任何人再提。

當日仍是立法會議員的鄭松泰,事後居然揶揄,「國安教育是否就是由警察教導兒童將來在地鐵站內打其他人」。單憑這一句話,我相信已足夠把他 DQ 了。死因無可疑。

米蘭昆德拉說過:「人與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La lutte de l’homme contre le pouvoir est la lutte de la mémoire contre l’oubli)。」如果暫時沒其他事可以做,就讓我們儘可能不要忘記吧。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