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宣誓】一日內最少 73 區議員辭職 累計逾百人宣誓前劈炮 北區、九龍城區建制派、民主派比例拉近

多間傳媒引述消息指,約 230 名區議員不符合宣誓資格,會被DQ(喪失議員資格),同時會被追討自上任起至今近百萬薪津,但如果提前自行辭職,就可免於被追討薪津。消息傳出後近 24 小時,截止今日(8日)晚上 11 時,共有至少 73 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連同在這消息傳出前因不同辭職的區議員,累計至今共有 112 名民主派區議員在宣誓前辭職、或表明不宣誓,佔本來民主陣營區議員近三成。

昨晚傳媒報道消息後,自晚上 11 時起開始陸續有區議員辭職,當中不少人曾向《立場》表示傾向宣誓,但最後都選擇辭職,過去一日共有至少 73 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重災區」是分別有 12 名及 11 名區議員辭職的沙田區議會及屯門區議會。

民協公佈,基於目前的政治形勢急劇變化,決定不會捆綁區議員宣誓。民協會重議員們的個人決定,願大家平安。民協 5 月曾發聲明,當時指,經諮詢所有區議員及地區主任,以及社區內街坊和支持者,總結出來的整體意向是堅守社區陣線,宣誓留守區議會。

社民連指,副主席岑子杰及行委曾健成決定今日辭退區議員職務,二人早前已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及「煽惑未經批准集結」,「刑期在前,DQ在後,並在破產威脅當前作出如此決定,」又指二人未能完成整屆任期服務市民,就此向兩區選民致以至大至誠歉意。社民連表示,「我們當持續抵抗暴政,與勞苦大眾一起繼續建設民主,改善民生。失去議席,失去自由,我們也不會失去理想和尊嚴!」

多名資深區議員辭職

不少「元老級」,曾任多屆區議會的議員今日辭職,包括民主黨沙田區議會主席程張迎、民主黨屯門區議會主席陳樹英、前新民主同盟大埔區議會主席關永業。

另外,早前已有多名民主派初選案的區議員辭職,准保釋的民協、黃大仙區議員施德來及還押中的沙田區議員岑子杰今日都辭職。

至少 73 名區議員今日辭職:

中西區:/

東區:張振傑、王振星、曾健成、吳卓燁

南區:陳衍冲

灣仔區:李永財、張嘉莉

觀塘區:陳易舜、王嘉盈、李軍澤、尹家謙

九龍城區:鄺葆賢、關家倫、馮文韜

深水埗區:李俊晞、衞煥南、李炯、黃傑朗、譚國僑、鄒穎恒

黃大仙區:梁銘康、許錦成、黃逸旭、鄧惠强、施德來

油尖旺區:李傲然、賀卓軒、林兆彬、李國權

離島區:李嘉豪

葵青區:張鈞翹、蔡雅文、冼豪輝、王必敏、譚家浚

北區:陳旭明、陳惠達、林子琼

西貢區:陳緯烈

沙田區:丘文俊、陳兆陽、李永成、曾素麗、程張迎、楊思健、廖栢康、張慶樺、容溟舟、葉榮、勞越洲、岑子杰

大埔區:任啟邦、關永業

荃灣區:潘朗聰、劉肇軒

屯門區:陳樹英、盧俊宇、黃麗嫦、黎駿穎、何杏梅、朱順雅、何國豪、羅佩麗、林明恩、林健翔、甄霈霖

元朗區:林進、陳樹暉、關俊笙、區國權、梁德明、侯文健

《東網》報道引述消息指,政府將於本月中下旬,預料於 20 日安排舉行區議員宣誓。政府會於短期內向區議員發信通知安排。

部份民主派主導的區議會 建制幾乎將可奪取主導權

在 17 個本來民主派主導的區議會,暫未有地區被建制派奪取主導權(即建制派議席多於民主派),但不少地區民主派、建制派議席差距收窄,如北區、九龍城。

以北區議會為例,本來有 15 名民主派區議員、7 名建制派區議員共 22 人。早前已有 4 名民主派辭職,包括林卓廷,之後在昨晚消息傳出後,再多 3 人包括陳旭明、陳惠達、林子琼辭職,令民主派在北區區議會只餘 8 人,與建制派 7 人只有一席差距。

而九龍城區議會,今日副主席鄺葆賢、關家倫、馮文韜辭職,連同早前因選舉呈請被 DQ 的李軒朗,目前民主派餘 11 席,而建制派則有 10 席。這些地區隨之後或繼續有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政府大舉 DQ,料會被建制派奪得主導權。

辭職區議員丘文俊:區議員已不能暢所欲言 區議會無法發揮作用

有宣佈辭職沙田區議員今日仍就地區問題舉行記者會,包括區議會主席程張迎、丘文俊、陳兆陽。丘文俊昨日在 FB 指,現在每一日的無力感壓抑得令人透不過氣來,出任區議員已經不能暢所欲言地為香港市民服務,萬分不捨及無奈下決定辭任沙田區議員一職。

他今日坦言不捨得服務多年的街坊,惟半年前已考慮去留,他選擇辭任是因為「心灰意冷」,認為未能在區議會發揮作用,再做下去也沒法實踐選舉承諾,又稱自己是沙田區議會提最多私煙問題的議員,惟「部門係無正視過我嘅問題」。

有區議員表明堅拒辭職

在 DQ 和追討薪津的風聲下,仍有區議員表明不會辭職。元朗區議員黎國泳指,自己是透過史上最多香港人參與的選舉,一人一票選出的民選議員,決意繼續向選民履行職務。他表明,「要DQ、要追錢,是由企喺港人對面的政權操刀」,他坦然面對,問心無愧。

大埔區議員譚爾培判斷自己相對其他議員風險較低,但在繼續服務市民同時,會了解破產如何善後、入獄的情況。他指,其他區議員選擇辭職是逼不得已,「是走是留,都值得敬重。後人能分別哪些人是獨裁者、哪些人是為人民服務的人。」(見另稿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