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32 周年】6.3晚提早悼念 一人入維園 燭光下淌淚 街頭朗讀《天安門舊魄新魂》

明日(4 日)是六四 32 周年,警方反對支聯會在維園舉行燭光集會,更有指全港部署 7000 警力。有市民及藝文工作者今日在街頭「提早悼念」,有市民在晚上在維園內擺放電子蠟燭,期間曾嘗試點燃蠟燭,被保安阻止。他一人悼念,在維園淌淚,晚上11時,維園熄燈,他即被警員截查。在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用區,晚上有人表演行為藝術,有人士在附近自製木牌等,呼籲市民明日一同悼念。

此外,各區今日繼續有區議員、組織等派發蠟燭,期間南區區議員徐遠華在黃竹坑派發蠟燭期間,有便衣警員及有建制組織成員在場拍攝。

 

藝術策劃人張嘉莉將 64 枝白菊摘下花瓣,放入膠桶內,現場約有 30 人圍觀。

C&G藝術公社成員、跑馬地區議員張嘉莉同時在SOGO前的東角道行人專用區,進行行為藝術表演,悼念六四,將 64 枝白菊摘下花蕾,放入膠筒內。藝術家三木亦高舉紙牌,前方寫着「不要在維園點起燭光」、後寫着「不要在心裡燃起燭光」,在銅鑼灣大馬路中間佇立,惹人側目。

藝術家陳美彤以身體各處壓着水袋,直至破裂,並點起燭光。藝術家小丁則跪在紅布前、身旁放着一束束白菊。另有人以貼上手寫「你是否要殺埋我?我仍然記得!」白紙的紙袋默站,亦有藝術家身穿「Freedom」T恤,頭蓋黑布,手持燭光默站。

銅鑼灣行人專用區附近,有市民以紙袋包裹頭部,紙袋上畫下鎗靶,及寫上「你是否要『殺』埋我?」、「我依然記得!」。

其中藝術家 阿V (化名)身穿黑衫,手拿李碧華的小說《天安門舊魄新魂》,朗讀段落,然後以手掏火龍果,果肉和汁像血,滴到白繩上,然後她手執繩,躺到地上,把繩纏到手上,緩緩起身,將繩交給在場素未謀面的女生,女生將沾滿果肉和汁的繩由她手上解開,二人相擁痛哭,現場觀眾拍掌。事後女生向她致謝,認為表演令她情緒得到療癒。

阿 V 指,今日香港似昨日六四,社會新聞無日無之,亦「bloody(血腥)」如火龍果,沒想到觀眾肯接住髒繩,現場互動反應超乎想像,希望帶給別人療癒的功效。她今天下班後由大埔趕來表演,除了書,火龍果等物資均是臨時準備,臨場發揮。記者問她是否悼六四?她沒有正面回應,「你覺得囉,但我覺得唔好忘記」,行為任憑解讀。她認為仍有個人悼念空間。

藝術家 阿V 以手掏火龍果,果肉和汁像血,滴到白繩上。

「這一代的六四」活動發起人、藝術家盧樂謙自 2010 年發起活動,初時會主動邀請藝術家、組織工作坊加入表演,自己曾製作坦克車型的鏡子立在街上,今年則沒有參與、亦沒有公佈,沒有搞手,但藝術家仍自然出現,「邊個對六四議題有感覺,啲人自然就會出嚟」。以往有報哀音、遊行集會等方式,但當發聲渠道消失,他感覺行為藝術這種抽像、難明的表達方式,比往年多了觀眾,意義更重大,「雖然有唔同方式打壓,人喺邊,六四就喺邊。」

附近有約四名便衣在,盧樂謙也不擔心,因「我又睇唔到有政治元素,行為或藝術或者係街頭賣藝。」他認為,在這個時代,模糊方式更能表達政治訴求,「就算唔做,六三、六四,大家都會記得呢個日期,唔係你話冇就冇。」

行為藝術家黎振寧亦在行人專用區紀念六四,將雙蒸酒倒在宣紙上,再擺上一根根鐵釘,以毛筆由扁舟狀的容器醮墨,將墨點在鐵釘尖端上,一直重複動作,持續二十分鐘。

行為藝術家黎振寧將雙蒸酒倒在宣紙上,再擺上一根根鐵釘,以毛筆由扁舟狀的容器醮墨,將墨點在鐵釘尖端上。

區議員派蠟燭 便衣警在場拍攝

本港多區亦有民間及區議員派發蠟燭,呼籲市民明日悼念六四,其中民主黨南區區議員徐遠華傍晚 6 時許在黃竹坑地鐵站外派發蠟燭和紙托,呼籲市民「在家悼念」六四事件,共同「守護記憶」,不要讓事件在香港人的歷史、記憶消失。

在徐遠華派發的時候,現場有便衣警員、民政事務署職員以及有建制背景的南區各界聯會成員在場拍攝。該位便衣警員更上前登記他的資料,他指自己來自香港仔警署突遣隊,只是為了作紀錄,擔心現場有人群聚集,他說:「放心,我地完全無其他特別既意思。」

徐偉華指,明日都會繼續派蠟燭,今明兩日準備了合共 400 枝。在地鐵站外派發了約 45 分鐘,派發了數十枝,發現市民反應並不熱烈,取時也有猶豫,相信他們是擔心會否連取蠟燭也有風險。

南區區議員徐遠華在黃竹坑地鐵站外派發蠟燭和紙托

徐遠華派發期間,有便衣警員、有建制背景的南區各界聯會成員等人士在場拍攝。

維園「水塗鴉」悼六四

維園內,有市民今日下午以「水塗鴉」的方式悼念六四,包括畫下「人民不會忘記」、「64」等字句。本網記者晚上所見,維園五、六號足球場入口、電單車入口等牆壁亦有寫上「平反六四」、「追究警暴」等貼紙。

市民宋先生晚上在維園以電子蠟燭包圍一把黑傘悼六四,坐在球場,他在淌淚。他解釋擺放這個圓形佈置的原因,是因為今天就只有帶來這些物品,而這種佈置也曾經在反送中運動中做過一次,用來紀念戰友。宋先生曾嘗試點燃蠟燭,未幾隨即有保安員上前阻止,表示場內不可燃點蠟燭,最終只能在地上擺放電子蠟燭悼念。

宋先生維園淌淚 「唔會太驚被捕」

宋先生本身是自由身的舞台劇演員,他指自己曾經歷被捕、被羈留,今天也「唔會太驚被捕」。他指連身處高壓環境的天安門母親,每年都繼續堅持悼念,而他只是帶蠟燭到維園,他覺得自己「Handle 到」。他又希望以「衝動感染衝動」,用自己的行動影響他人。他提到今日都是受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的貼文感動,邵在貼文提到自己從不會在 6 月 3 日正日慶生,因為鎮壓是由當晚開始。宋先生深受感動,也決定出來悼念,希望他的存在又感染到其他人,他在維園期間有多個市民上前向他借火機點燃蠟燭。

11時維園關燈 警員查問

 11 時維園關燈後,宋先生被多名警員截查,並搜查他的背囊等物品,經過一輪查問,警員沒有阻止他繼續逗留。宋先生其後接受訪問時指,警員沒有向他解釋截查原因,不過他覺得在這些敏感時刻被截查覺得很「make sense(合理)」,對方態度已經算「温柔」。他引述警員問他:「先生,咁夜一個人坐係度做咩?」他反問我警員是否一定要回答,警員指:「你唔一定要答,但我有權問。」宋先生就回應:「我無嘢講。」之後警員就離開。被記者問到他今晚打算逗留多久,他指會按自己的體力決定。

另一個「一人悼念」的是 42 歲的林先生,他在地上擺放環保蠟燭和民主女神像的 T恤。他指自己已擔任六四集會義工超過 10 年,今年也要堅持悼念。他覺得不一定要 6 月 4 日才悼念,可以 3 日就開始。也不一定要真蠟燭,甚至不一定在維園悼念,可以遍地開花,最重要是要有悼念的精神。

「維園 6 月 4 日開放」 如今不再一樣

40 多歲的鄭小姐帶著蠟燭前來,在燭光旁放了兩個襟章,寫著「天安門廣場 6 月 4 日關閉」和「維園 6 月 4 日開放」,她說這是以往的情況,但如今不再一樣。她感到很唏噓。但她相信大家堅持了那麼久,最後「人民一定會返到去人民既廣場」。

維園有市民以「水塗鴉」畫下「人民不會忘記」、「64」等字句。

維園五、六號足球場入口、高士威路入口等牆壁貼有寫上「平反六四」、「追究警暴」等字句的貼紙。

有市民晚上在維園以電子蠟燭包圍一把黑傘。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