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傳媒人 Steve Vines 離港赴英 「混雜極大遺憾與解脫所作的決定」

早前宣佈不再主持港台節目的資深傳媒人、香港外國記者會前主席 Steve Vines 昨日 ( 2 日 ) 發電郵向友好表示自己已離港到英國,形容是帶著沉重心情、混雜極大遺憾與解脫所作的決定。他解釋,國安法去年實施,白色恐懼已經橫掃香港,自己的離去是向參與非常危險的傳媒行業人士發出清晰暗示。

Vines 昨日向友好發出電郵,透露自己離港到英國,在文首為自己突然公布訊息致歉,指熟悉香港目前情況的人會體諒,計劃離開時亦須極度謹慎。他指雖然從未考慮過離開,但終於帶著獵狗離開香港,形容是「帶著沉重心情、混雜極大遺憾與解脫所作的決定」。他指不是單一事件令他突然離開,是累積了令人擔憂的個人及政治事件,「估計不用解釋為何香港現時在非常黑暗的境地,因為中國的獨裁大幅削減及焚燒一國兩制僅存的破爛碎片」。

談到國安法去年實施,Vines 表示當初以為仍有空間予相信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人,「然而日子過去,這些錯覺被打碎」。他指對於公開主張民主自由、參與非常危險的傳媒行業的人,他個人的暗示是清晰的 (The personal implications are clear for people who have been public advocates for democracy and liberty and have been engaged in what has become the very high-risk occupation of journalism ),「白色恐懼已經橫掃香港,短期對事物會變得美好的期望是不會出現的」。他指香港很幸運擁有拒絕低頭及沉默的人,但在這個地方,愈來愈難在恐懼及絕望的氛圍下起到作用。

國安法下得益者   就是破壞香港成為獨特地方的人

「我們很愛香港,能在此處生活這麼久,我們感到非常開心。」 Vines 認為,在新制度下,令人無法釋懷般諷刺的事,是最可享受到好處的人,就是破壞香港成為獨特地方的人,形容他們大多數憎恨及恐懼人們,破壞香港有活力的文化,甚至摧毀廣東話,因為希望以所謂的母語取代。

他續指,自己離開時,沒有乘坐機場旅客捷運到遠遠的閘口,因為要走過機場的客運大樓,「這一程就是若有若無的隱喻著事情如何形成﹕虛有其表的嶄新現代機場裡,差不多所有商店都關閉。此地的靈魂已消逝,生動的熙熙攘攘的交通樞紐,已變成缺乏靈魂的地方」。

他在文末指,會非常想念香港的人,夢想著有一日回來時,不用擔心成群的警察在早上出現在家門。

Steve Vines 自 1987 年移居香港,曾任職英國《衛報》駐港記者,也曾擔任《BBC》、《每日郵報》和《獨立報》及《亞洲時報》,其時評曾獲頒人權新聞獎。過去 10 年,他一直主持香港電台第三台晨早音樂節目《Morning Brew》,惟 4 月開始,港台決定不再讓他擔任該節目主持,改在《Backchat》擔任客席主持。港台發言人當時指,Vines 無法在節目中持平。至今年 6 月 30 日,他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前夕宣布不再主持港台節目。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