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舉「罪證」指控賢學思政串謀顛覆國家政權 李桂華答記者疑問全文

警方國安處今日 (20 日)拘捕青年組織賢學思政兩男一女成員,指控各人違反國安法第 23 條,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向傳媒交代案情時列舉了賢學思政的罪證,包括在街站發佈大量煽動仇恨政府、不服從法律及煽動分裂及顛覆政權信息,而「罪證」則包括勸止公眾使用安心出行、向在囚人士送物資,以及開設社區空間進行小買賣及展覽。以下是記者就各項指控提出的疑問及李桂華的回答。

記:其實開設一啲幫助在囚人士嘅平台點樣去違反到國安法呢?石牆花都有類似服務,國安處係咪都調查緊?

李:協助在囚士當然係冇問題,但係出於意圖做啲乜嘢,如果意圖係希望透過幫助一啲同佢信念相同嘅人,招攬一啲佢嘅追隨者、增加佢嘅影響力、意圖繼續違反國家安全嘅話,當然係有問題。至於其他機構會唔會接受我哋調查,我唔方便喺度透露。

*     *     *     *     *

記:警方係點樣判斷或者證明到,幫助一啲在囚人士有追隨者俾佢去招攬到呢?做一啲小買賣又係點樣證明到可以聚攬到一啲所謂追隨者呢?

李:做一個小買賣點樣能夠做一樣嘢?佢係一個策略,個策略就係有一個聚腳點,希望能夠吸引到一啲志同道合嘅人,一齊喺入面可以有個地方發展佢哋一啲興趣,從而提供一啲機會輸送佢哋自己嘅諗法,希望大家參加佢嘅行列。獄中嗰度,要睇番事實,最近都見到曾經有一個好嚴重嘅、喺監獄入面嘅事情,咁你都見到佢嘅影響力可以去到幾大。

去年 12 月,賢學思政設立街站徵集在囚人士物資。

記:你話賢學思政一啲展覽,睇番佢嘅展覽其實係一個睇書嘅展覽,其實畀人睇書嘅展覽係點樣構成犯法?同埋頭先你一路推論佢地用一啲物資吸引一啲志同道合嘅人去犯法,咁有冇實質嘅證據呢?如果市民去睇書或者幫手籌集一啲物資嘅話,會唔會都係犯法呢?

李:你將個問題擴大得好緊要,首先如果你頭先有聽到嘅話,應該我係咁講法嘅:佢哋係一個聚腳點,希望招攬到佢哋一啲志同道合嘅人,吸引佢上來喇,然之後將佢嘅意念大家去一個溝通,從而希望加入佢嘅團伙,呢個係比較準確嘅說法,絕對唔係話因為佢參加個讀書會就做到啲咁嘅嘢。逢係一個法律,包括咗我哋嘅香港國安法,有兩個最容易睇,第一個就係話你嗰個行為,第二要講個意圖,如果你個意圖係要來危害國家安全嘅話,當然有問題,如果唔係呢樣嘢,大家不需要過分擔心。

警方今早 (20 日)爆門進入賢學思政位於旺角的社區空間「不二」,警方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指稱該單位用作招攬志同道合人士的聚腳點。

記:三個例子係幾時發生,包括疫情初期唔好用安心出行、光復香港口號,同埋下一次革命就係抗爭等等?點樣確定同證明呢個團體物資畀到相同信念嘅人呢,而嗰批在囚人士亦都完全跟隨番團體嘅做法?

李:安心出行係國安法之後出現嘅,所以我更加覺得佢係故意地違反我哋呢條國安法嘅。點樣睇到佢嘅意圖,其實你會從佢做出來嘅行為,同埋譬如佢宣揚嘅時候,佢想做啲咩嘢、呼籲啲咩嘢,已經睇到啲端倪,並非真係要見到佢煽惑好多人等等嘅嘢。如果第二時真係去到法院嘅話,我哋亦都係只需要證實佢曾經煽惑已經夠,唔需要證明佢係有人被煽惑。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