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集會案明開審 10 被告全擬認罪 何俊仁:承擔責任絕不後悔 吳文遠:講直接啲咪硬食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李卓人及何俊仁等 10 名民主派人士,被指前年 10 月 1 日組織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案件將於明日 ( 17 日) 開審。據了解,10 名被告全部傾向認罪。有律師表示,參考近日同類案件,例如六四集會案的判刑,本案各被告認罪後遭即時還押的機會相當高。其中一名被告、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亦預計,即使認罪仍可能被判入獄一年以上。

《立場》在案件開審前,分別訪問了民主黨何俊仁、單仲偕、支聯會蔡耀昌及社民連吳文遠,四人不約而同說,會坦然面對判刑,絕不後悔,雖然預計未來會越來越壞,但只要人心不死,就如悼念六四的決心一樣,「心中有燭光,全個香港都是維園」。

*

早前在 8.18 案被判緩刑的何俊仁向《立場》表示,已就 8.18 案上訴,期望在上訴庭上討論有關遊行集會自由的憲法爭議,加上明日開審的10.1 案與 8.18 案由同一位法官審理,不欲重複爭論,故傾向認罪。他預計,案件的的刑罰會是即時監禁,即使有認罪扣減等因素,刑期仍可能長達一年或以上。

2021 年 5 月 16 日,何俊仁指今天所有傳媒訪問,都安排在住所附近做,希望盡量抽多些時間陪伴家人。

何俊仁回想 2019 年,當時都預期要承擔法律責任,但過往同類案件都是判罰款、社會服務令等,未必要判監。他坦言,「形勢變到咁,當時係估唔到」,但強調「絕無後悔」,自己坦然面對。

他認為,目前高壓的政治氣氛之下,難以再藉街頭聚眾方式和平表達訴求,民主運動面對低潮,但是「人民嘅心係唔會死」。他舉例說,六四燭光也點燃在人民的心中、點燃在全港各處,全個香港都是維園。

對於很大機會首次入獄,何俊仁說,入獄固然不享受,但都是一個追求民主的過程,也是一種責任。他坦言,過往見到年輕人已為民主失去自由,自己入獄或許可以「解開心中嘅結」。他稱,律師行或組織上的工作已暫托他人處理,最遺憾的反而是沒法再以律師身份探訪在囚人士,近日已馬不停蹄協助釋囚找工作、寫推薦信,期望在有限時間「盡做」。

「呢個世界好多嘢,盡人事知天命,盡咗力,我心有所安」。

*

同樣對判刑處之泰然的,還有何俊仁的黨友單仲偕。他坦言,自己並非感性的人,「配咗眼鏡,做好準備,就唔諗嫁啦... 生活如常。」

單仲偕又稱,會對判刑作最壞打算,畢竟「香港已經變咗,唔再係熟悉嘅香港。」

回頭看,他覺得自己投身民主運動的時間並不長,最令人難過的,反而是香港的轉變,「係比回歸前更差」。他回憶,過往曾有中聯辦官員形容香港是一本難唸的書,惟現在中方的態度卻是「難讀,咁咪寫過囉」。

至於香港的未來,他亦不感樂觀,尤其香港及台灣目前互相串連聲援,預期未來中央對港政策只會更加強硬,「最差情況仲未嚟」。

*

另一名被告、本身是支聯會秘書的蔡耀昌,在審訊前夕則完成了六四 32 年長跑,由銅鑼灣維園跑到西營盤中聯辦。

2021 年 5 月 16 日,蔡耀昌參與六四長跑,由維園出發,途經港大的國殤之柱,以中聯辦為終點。

他指已透過律師向法庭表示會認罪,意味多年協助申請六四遊行集會的蔡耀昌,有機會首次在收押所度過六四。

「無論喺咩地方,就算我自己今年如果唔能夠喺一個自由嘅地方、可能喺封閉嘅監獄入邊,度過六四,我都會繼續悼念。」

蔡耀昌表示,近日忙於籌備六四活動,「唔係真係有咁多時間去諗有咩心情」,基本上都是平靜、坦然。他承認,支聯會的工作亦可能是「做得一日得一日」,無論是支聯會或民主派,都有損兵折將的感覺。他認為當政治風險越來越大,如何去守住、保存實力在當下更為重要。

「未來香港市民,可能會面對更多掣肘,但只要大家信念不死,我哋一定可以係平反六四嘅道路走落去。」

*

與其他「身家清白」的被告不同,社民連秘書長吳文遠有案底在身,過往亦曾入獄,甚至能跟記者笑言,家住美孚,家人探監「extra 方便」。

他強調,不是說重判合理,舉例說六四維園案只是自發點起燭光,黃之鋒等人已遭判囚 4 至 10 個月,擔心在國安法下,批鬥成風,往後連「思想也有罪」。他感歎,目前香港人以至全世界都看到,香港的制度已是不可預期且荒誕,「我哋自己活在而家呢個時空,講直接啲咪硬食囉」。

「硬食」以年起計的刑期,外號「大將軍」的吳文遠說會視之為強身健體的「兵役」,「咪當係當兵一年囉,操 fit 自己,做多啲運動」,亦笑言或許是難得機會可以多看書,充實自己,「可能會令我條命更加長添」。

2021 年 5 月 16 日,吳文遠笑言入獄或許是難得機會,可多看書充實自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