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允野渡求婚 鄒幸彤:若你準備好,我就陪你瘋一次

支聯會副主席,大律師鄒幸彤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後須還押候審,上周四(5 日)獲批保釋。鄒幸彤的伴侶,身處中國的維權作家野渡上月以信任向她求婚,鄒幸彤還押時回信應允野渡的求婚,意味兩人已成為未婚夫婦。鄒幸彤在信中提及,二人「新一章的路,絕對不會好走」,需面對漫長的分別和牢獄,不會有私隱。雖她仍未知如何解決二人面對的問題,但仍決定「邊走邊試」,「陪你瘋一次」。野渡亦再度回信,表示收到來信非常喜悅,稱有信心以二人的信念與堅守,必然可以面對考驗。

鄒幸彤的應許信今日在《明報》刊出。而本報道刊出後,野渡亦有在 FB 轉發,並寫道:「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鄒幸彤應許信於上月 18 日撰寫,信中談及野渡挑在劉曉波死忌求婚,鄒幸彤猜想是野渡「希望先生(劉曉波)的生命能以另一種形式延續」,以使這天不僅代表死亡,更是代表新生。她又稱,「新一章的路,絕對不會好走。未來我們要面對的,是漫長的分別和牢獄,跟對方說的任何話,都不會有私隱,那種二人世界小家庭小日子的生活更是想都不用想。即使離開了小監獄,只要我們仍堅持做真實的自己,監控、滋擾和分別仍不會停止。但我們相愛的基礎既然是真實的自己,那這些就是在一起的我們注定要面對的。」

鄒幸彤亦指出,在這種環境下堅持個人信念易,維繫兩人感情難,而這個體制的設計就是要斷開人和人的連繫,讓家人反目、師生舉報、族群仇視,讓組織者和群眾分隔,讓選民無法有代議士。朝夕相處的夫妻尚且可生隔閡,更何況是長期無法見面、無法暢順溝通的兩人。

鄒幸彤雖稱不知道上述問題如何解決,在信開首又稱對野渡揀選的相片不滿意,「不收貨」,惟最後亦表示願意「邊走邊試」,準備好面對一切困難,「陪你瘋一次」。

野渡回信:沒有任何語言能形容這喜悅 願做鄒幸彤的小羊

野渡日前收到應許信,於今月3日亦再撰寫了一則回信,信中表示收到應許信後,「沒有任何語言能形容這一刻喜悅的心。生命的甘霖是如此的甜美,即使是短如流螢,即使是路阻且長,有了你,足以沉醉」,並說有信心以二人的信念與堅守,必然可以面對考驗。

回信中亦提及,野渡在收信時身處青海的海北州草原,那裏建有王洛賓的紀念館。野渡站在紀念館前刻著這首名歌的巨大石碑前,聽著「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的旋律,對鄒幸彤更感思念,亦在信中以《在那遙遠的地方》的歌詞抒發愛意,稱「希望我就是那隻每天跟在你身邊的小羊,沉浸在你那粉紅的笑臉裡。」

他又強調,他「清楚極權體制對人性的藐視,對生命、對自由的蔑視」,而二人將「不會向專制低下自由的頭顱,也不會出國逃避承擔道義」,並為能「在最黑暗的年代為人類的自由、尊嚴而戰」而感到榮幸,尤其是他有鄒幸彤的同行。

鄒幸彤被指於今年六四,在網上宣傳及呼籲他人參與六四集會,被控一項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後須還押候審,上周四(5 日)獲批保釋。保釋條件包括 5 萬元現金、5 萬元人事擔保、不得離港、交出所有旅遊證件包括特區護照及回鄉證、存入誓章聲明自己並無持有 BNO 護照、居於報稱住址、每周到指定警署報到一次。鄒幸彤當時稱,會用盡有限的自由,「繼續抗爭、繼續講野,好好準備去打呢一場關乎文字獄、關乎六四記憶的法庭戰」。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