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hinese virus 與歧視 — 華裔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身份紅利出現危機

2020/3/22 — 17:13

【文:沉思宅男】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持處境真人騷《飛黃騰達》(The Apprentice)十四季,以金句「你被炒魷了!」(You’re fired!)家傳戶曉,為美國民眾所認識,間接幫助他登上總統寶座。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傳到美國,特朗普政府在應對疫情初期明顯反應過慢,但在應對中國的虛假訊息文宣(disinformation campaign)的過程中,特朗普似乎盡得其中國政策首席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真傳,很快找到中國文宣的要害,再秉承以往做過電視名嘴的作風,毫不忌諱以「Chinese virus」一詞在全世界面前,駁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Twitter指控「武漢肺炎病毒可能是來自美軍於2019年10月於中國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時所傳播」一說,結果引發陳法拉、林書豪等華裔或亞裔美籍名人嚴詞譴責,也引來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為首的民主黨重量級人物指控特朗普散播種族歧視言論,加上北京推波助攔,終歸令「Chinese virus」變成這次武漢肺炎的關鍵字。華裔美國人要脫離慘況甚至以正視聽,首先就要清楚了解本身的華裔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身份在過去四十年的紅利,已經面臨要明確效忠護照所屬國、再沒有游走於外國公民和高等華人之間食盡兩家茶禮的黃金歲月。

Chinese virus 的政治脈落

廣告

「Chinese virus」由特朗普親口講出,語境同時包括了「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病毒」(在美國以外的受眾眼中)和「來自華裔美國人的病毒」(在美國民眾眼中),從中可看到「Chinese virus」字眼的爭論有兩大脈胳。其一是華裔或亞裔美國人真心感到被歧視,其二是北京很擅張把握華裔或亞裔美國人真心感到被歧視的心理反應,加上也往往準確捕捉西方左膠對政治不正確言論的條件反射,最終結合成為狙擊特朗普以至歐美社會的武器,完美展示北京操弄文宣的拿手好戲。

在香港,由於近年本土身份認同意識高漲,反送中運動後北京與香港民間的關係完全對立,「Chinese virus」在這個政治經濟文化上是全世界最接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境外地區,引來特別是仇恨北京和仇恨「中國人」身份的本土派或港獨派強烈認同。但在美國甚至其他同樣疫情嚴重的歐洲國家,「Chinese virus」可以是排華排中的引爆點。在美國、歐洲甚至其他國家的反華反中浪潮預期即將出現前,北京短期內以戰狼式文宣外交先發制人,暫時令人忘記了武漢肺炎病毒全球大爆發是因為北京隱瞞疫情而釀成,但華裔西方公民以至全球華裔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今後或多或少都會面臨被歧視的不公平現象。

廣告

華人站起來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崛起

Diasporas解作「離散族群」,起初是指長久以來流落至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後來加入泛指在世界各地居住和生活的離散族群這個意思。猶太人毫無疑問是現今最具影響力的離散族群,而華人離散族群自十九世紀中打後,對世界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到今日世界各地都有唐人街,都能夠「尋找他鄉的故事」。離散猶太人和離散華人同樣居住在世界不同國家,同樣普遍有鮮明的族群及文化身份認同,但離散猶太人明顯較離散華人更對國籍所屬國家更有感情或更效忠。這一點,固然是東亞或中華文化本身有豐富歷史,足以令華人本身已經有難以被消除的文化身份,未必需要政治公民身份加持,但也不能忽略歐美社會在十九世紀以來針對和歧視華人的社會文化和法律,以致離散華人曾經有一段長時間,在世界的地位不高,難以融入國籍所屬國家的生活。不少華人電影觀眾當年看到李小龍在《精武門》中踢破「東亞病夫」的牌匾時,感覺到終於有同胞為自己的低下社會處境出一口氣,令西方人不敢再輕言欺負華人,但要真正在政治上促使華人在世界越來越受重視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崛起。

過去四十年來,投資者都對至今十四億人口商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趨之若鶩,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和懂中文/華語的華裔外國公民成為了全球商人的合作對象,一同進軍龐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市場。四十年來同時間有華裔身份和西方國籍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其他國家的寵兒,客觀上能吃盡華裔身份與西方國籍之間的身份紅利——同時間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做高等華人,在境外做負責中華人民共和國生意的外國買辦。對於低下階層的離散華人而言,即使這個時代寵兒身份未必能帶來豐厚經濟回報,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力上升,與西方國家平起平坐,便足夠他們在心底裡找到慰藉——「中國強大了,再沒有人敢看不起我們,終於能堂堂正正稱呼自己是中國人」。在歐美唐人街的廢老,或一世人只懂中文、不懂英文或其他外文的離散華人心目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強大是他們身份認同的精神來源,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運動員奪得奧運金牌後會感動落淚,結果這種精神寄託或舒緩,巧妙地被北京借用,無孔不入地擴展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全球的政經影響力。

中共和「中國」——病源體與宿主互利共生

被北京趕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於3月19日刊登了直譯題為《不要在新型冠狀病毒爆發一事上怪責「中國」,要怪責中國共產黨》(Don’t blame China for the coronavirus ---- blam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評論文章,呼籲其他人要分開「中共」和「中國」,中共才是導致疫情爆發的元兇。

在香港和台灣,大中華膠經常說自己「愛國」不等於「愛黨」,他們所指的「愛國」,用柏拉圖的哲學說法就是「愛理想的中國」,是下一個朝代的「中國」,錢穆和金鏞等南來文人學者一直朝思暮想,但在當下的現實世界並不存在,是幻想也是虛妄。他們期盼心目中理想的「中國」是強大之餘,也是得到全世界尊重,是人文風氣優良的國度,但現實在眼中見到的「中國」,是中國共產黨一手創立和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全世界承認唯一代表「中國」的政體。他們不愛中國共產黨,但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力上升不完全反感——畢竟「中國同胞」得到溫飽,華人地位不斷提升,國力超英趕美,即使政治獨裁,充其量也是理想「中國」未出現前的lesser evil。對海外唐人街的低下層華人,甚至溫哥華的廢老來說,他們甚至沒有親身或近距離經歷過1949年至197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動盪,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他們心裡自然不是lesser evil,而是身份認同的重要來源。

在華文圈以外的國度,沿用此文的思路分開「中共」和「中國」,客觀上就是說服美國人和世界各國民眾,不要把疫症爆發的責任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身上,而是要向中國共產黨問責。這個說法理論上看似沒有錯,但其實嚴重地忽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由中國共產黨創立和絕對領導這個事實(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實行黨國體制且黨大於國的本質),同時又低估了不少海外華人心底裡願意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但不一定同時支持中國共產黨)強大,作身份認同的精神支柱。這個情況,在馬來西亞的華裔族群非常普遍,理由是馬來西亞政府多年來推行馬來人優先政策,限制華人入讀大學和晉身政府高層的機會,因此華裔馬來西亞人有很強烈的大中華主義和親中傾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尋找商機和精神支持。

支持民主自由的大中華主義者,一直認為只要「反(中)共愛(中)國」,北京便沒有辦法統戰他們,會令北京舉步為艱。但反過來分析,北京完全沒有需要介意大中華主義者「反共愛國」,也不介意其他人分開「中共」和「中國」,原因是只要有足夠人數擁護和追求虛妄幻想的理想「中國」,現實上在地理版圖、政治經濟文化影響力唯一最接近理想「中國」的載體,即是中國共產黨牢牢控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就會繼續有統治合法性。常說中共的合法性,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經濟成就,令世界各國不得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緊密的政經關係,每當在世界各國落地居住的華人融入不了當地主流社會文化,受盡排斥和歧視,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會化身成為他們的發展地和心靈最後歸屬。這與抱持民主自由、種族平等思想的華裔西方公民,奮力追求華裔族群權益一事上,並行不悖。北京在以上華裔族群的行為中,不需要刻意要求他們明確支持者中國共產黨,但只要他們繼續追求理想「中國」,繼續顯示出華人的權益被打壓,北京就能夠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存在的合法性,中國共產黨就有繼續統治的理由。

簡單一句,中共和「中國」是互利共生,如果中共是病毒,追求理想「中國」、尋找身份認同歸屬、開拓華人市場商機以至追求華裔族群公平權益這四個範疇,就是中共賴以寄生的宿主。順序舉四個例子,何俊仁、蔡耀昌、甄子丹和陳法拉四人,他們的行為和言論,都是客觀上協助中共延續統治。過去多年,四人無不以華裔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身份(這裡指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戶籍的華人)「搵食」,在政治和娛樂事業上在華人世界發揮影響力,但當中國與西方國家關係不再友好,游走外國公民(這裡包括港澳台人)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高等華人之間食盡身份紅利的歷史偶然,就再沒有存在的條件。這是世界大勢的變化,不是他們的主觀意志能夠改變。

解套方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割蓆

那就會出現一個終極問題:華裔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不就是注定沒有運行?Chinese virus事件便是個黃金機會,警醒了過去食盡華人身份紅利或不願意融入國籍所屬國主流社會的華裔族群,要麼你全心全意放棄原本的國籍,加入現實唯一存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要麼你要向國籍所屬國的主流社會聲明,自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任何關係,自己不是Chinese而是American、Australian、British、Canadian、Malaysian、Italian和Panamanian等等,甚至可能要宣示比其他人更憎恨China,才有望減少被國籍所屬國的主流社會歧視,降低排中排華浪潮對自身的影響。大量華裔印尼人在1965年經歷過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出賣(周恩來表明不會承認當時的華裔印尼人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最後慘遭印尼蘇哈托(Suharto)政府圍剿,這個血的教訓,很值得居於世界各地的華裔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參考。

簡單兩句如「Coronavirus is from China. Blame China. I hate China.」,就能夠提醒所有人病毒源頭來自哪裡,以及自己對中國共產黨控制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如果你對這三句之中的一句有猶疑或害怕表達出來,不明確把華裔族群身份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劃清界線,甚至不加入聲討中華人民共和國起初隱瞞疫情的責任,那麼你便沒有足夠理由指控或反駁Chinese virus一說。

後記:執筆之時,朋友提醒海外華人生活的難處各有不同,西方社會看不起華人是有一系列複雜因素,不能從一而論,因此這文章只概括地說Chinese virus一詞有意無意地損害了華人身份紅利,提醒了華裔非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今後抱持同時外國公民和高等華人兩個身份尋找政治及經濟機會時,不會再像以往般順利。

(作者自我簡介:沉思宅男,夢想有日香港光復,留下銘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