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ondom 的悲歌

2019/10/20 — 14:39

風起了。一直以來強調「絕不會出賣警隊」、自己「只剩下 30,000 警察支持」的林鄭,終於也改口表示不會盲撐警察,強調不會容忍警隊的違法暴力行為。一時間,清算警隊由一個遙不可及的訴求,變成一個可能,作為林鄭收拾殘局、平息民憤的方法。加上國際響起了的抵制及聲討,警隊似乎終要為過去的作為承擔後果。社交媒體上,也因此頻繁的出現了同一個字:Condom。

Condom 的命運,其實是很可悲的。無疑,他往往能夠伴隨身軀深入腹地,長驅直進,站在最前線感應著情感上、或肉身上各種微妙的變化,也印證了彼此的最刻骨、 最深入的接觸。場上拼搏時也是威風八面,超然於各種限制,昂然往返直至登上頂峰;但其實,這些感官從來都不屬於 condom 本身的,這些威風都只是借來的,高潮一刻也不是他的,通通都只是屬於使用他的主子,他永遠只是權力的延伸,只是一個工具。

如果 condom 可以安份守己,抽離各種遐想去執行自己的任務,情況還不至於太壞。畢竟大家也明白,每次挺進也只是 condom 背後的人的旨意,他永遠只是抬著頭配合著迎難而上,也沒有拒絕前行的自由意志。可惜,condom 從來只是一層膠,無論靠高科技做得多薄,或加上各種綽頭花巧,膠始終還是膠。悲劇的開端往往是 condom 忘記了自己的位份,狐假虎威自 high 之餘,卻不知道強勢終有完結的一刻,威風也絕不代表永恆。當 condom 還以為自已站在人生高峰,更意圖分沾更多的權力與雄風,殊不知主子早已盤算丟棄、甚或毁滅所有證據痕跡,畢竟完事了誰還會把一個污穢不堪、再沒有利用價值,而且隨時會洩漏弄髒自己的工具留在身上?

廣告

處身強勢的尖端,Condom 完全混忘了自己的真正的用途,從來只是用來隔絕使用者不想面對的某些風險,或廻避承擔某些手尾後果,如果不是,又那會有人願意放棄那毫無保留,貼身入肉,淋漓盡致和那直接操控的快感?

最重要的是,如果 condom 是使用在正直善良的人,應用在合乎情理的用途上,在一輪雲雨之後 condom 盛載的,還可以是綣繾過後的激情及溫馨,成為回憶中甜蜜的一部分;應用在奸邪暴虐的人身上,condom 親身成為冷血暴行的一部分,見證了被虐者撕心裂肺的痛卻仍不停的肆虐加害...蹂躝踐踏對方過後,除了剩下一身穢漬及罪證,還可以是什麼?

廣告

註:圖文不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