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0/6/19 - 15:11

DGS 如何演繹「富不過三代」

富不過三代的演化很簡單,the grandfather started it,the father grew it,the son blew it。

想不到,同樣的過程可以發生在香港跨越接近兩個世紀的拔萃女書院身上。

人才輩出的 DGS 於十九世紀由聖公會創辦,yes,they started it,聞說當時學校只有小貓三四隻。

廣告

但真正奠定 DGS 今天地位的,是一位叫 CJ Symons 的女士,八十到九十年代的校長。

認識很多老一輩的女拔舊生,對 CJ Symons 都極之尊敬。聞說年青時乃靚女一名,太平紳士,立法會議員,平時愛穿行政套裝,舉手投足帶著一種英式優雅和傲氣, 是那種 aged but still graceful 的女士。

CJ Symons 於三十多年前離任校長,十多年前去世。生前在英國定居的她,每次重臨香港,都有一位活躍於世界科技舞台的女富豪為她購買頭等機票回來。這位對 CJ Symons 敬愛有嘉的女富豪,當然也是一位 DGS 舊生。

作為校長,CJ Symons 既有心亦用心,作風恩威並濟,dignity 和 integrity 並重,處事黑白分明,so yes,she was the one who grew it。

可惜。

女拔的通識科老師,在 6.12 的反修例運動中,被子彈擊中右眼眼球,以致右眼視力幾乎盡失,視線會有重影。這位老師的結果,是不獲學校續約,任期於兩個月後完結。

以前 CJ Symons 倡導的是 nurture broader minds,現在這位女拔校長,即是以前的青海政協,似乎跟 CJ Symons 唱反調,想 keep the minds narrow。

校長,窄唔係唔好,睇吓邊個位置啦,但肯定唔係窄喺個腦嗰度囉。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