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Q不需要理由,民主黨想滅黨嗎?

2020/7/17 — 17:04

作為戲劇人,總被事件引發的衝突 (Conflict)吸引,然後就會留意各方怎樣化解危機,冷卻衝突(Cooling Conflict)。

每次選舉,民主黨與中聯辦的密室談判就會被搬出來,”民主黨,賣香港!”成為水洗唔清的烙印;但奇怪的是民主黨一直沒有化解這個危機;選過過後,就讓事情暫時冷卻就當事件不存在一樣似的。

年復年,選舉又選舉,民主黨作為傳統泛民大黨,妥協形象深入民心。2020年初選,更由”民建聯B隊”直接變身為”妥協派”、”告急派”。

廣告

選舉當然不只是奪取資助, 選舉也是民心、民意的總結;民主黨既然在初選被打得落花流水,應該明白最清楚自己弱點的就是同路人,試問最懂跟指令做事的民建聯又怎會懂得封民主黨為”妥協派”、”告急派”。

整個初選目標一直也不清不楚,究竟是為了正式選舉不浪費選票?為了35+?為了全面DQ立法會?還是為了高投票數字?抑或是清理傳統民主派?

廣告

35+當然是絕對的大前題,但不見得初選有定下清楚的策略、戰略、戰術去令到35+可以達到。相反,所有異議聲音都沒有被討論,例如邪派35- (主張是區議會的二百萬票不只是深黃,包括淺黃、淺藍,要開放接受不同路線,特別是立會選舉是比例代表制,不讓藍到黑,黑到紅的少於35)、為團結以抽簽形式代替初選。(主張所有民主派團結一致,議會只是為了奪取資源,財政預算任何人都可以反對,抽簽免生和氣,並早日回歸街頭戰線)。

初選過後,仍然未見有任何令35+達成的具體方案;在擔心35+淪為選舉口號之時,負責初選的區諾軒、趙家賢、戴耀廷先後宣佈退出初選協調工作。大家當然明白面對國安法的壓力,但初選大台建立過後,大台就這樣變成空台?

經歷了超過一年的民主運動,不單很多人已醒覺,想裝睡也不易。大家清楚知道立法會早已經不是議事堂。若不是去年七一,一班義士犧牲自己打破立法會的缺口,送中條例早已通過;即使遠至2003年的23條,若不是五十萬人上街,葉劉隨時有功當選特首了。

有圖有真相,梁耀忠阻止前線進攻立法會的畫面深入民心,但有那位立法會議員有為前線、年青人打開封閉的立法會大門?如果有立法會參選人表明站在市民一邊,將來願意配合市民合理需要而打開立法會大門,當選應該不難。

市民對抗爭與阻住抗爭已經有清楚認知,我們仍可以參與投票,對比犧牲自己的年青前線,我們的抗爭實在非常廉價。

民主黨面對選戰實在太善良,令自己長期失去話語權。民主黨在初選有理說不清,甚至在過去一年抗爭現場表現出眾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為了保九西黃碧雲而負上責任而選票大失。再妥協的話,排第五的胡志偉未參選也會被迫棄選。

如果民主黨早有策略地打好選戰,棄保黃碧雲,九西派出有抗爭標記的年青黨員出戰,不單可以保九西,也可以保胡志偉。如果可以更進步,就應該制止趙家賢協調初選,而是應該要派趙家賢出選超區。趙家賢被藍屍恐襲至失去耳,參選超區就是全民公投反抗有關當局鼓催藍屍恐怖襲擊。

民主黨要改變就在今天。化解危機可以不是妥協,化解危機可以是堅定地告訴市民立場,甚至提出策略帶領市民走向未來,冷卻衝突也絕不是把市民熱情冷卻。

當民主黨在初選論壇清楚表明不簽確認書,市民已經清楚接收了,無論最後以什麼原因而變成簽確認書,”妥協派”之名像”密室談判”一樣,永遠跟著民主黨;也可以肯定今屆立法會只餘下鄺俊宇及許智峯兩位沒有在抗爭現場的消失的立法會議員可以連任。

民主黨要化解危機、冷卻衝突,朝中就有人,既然是同一個黨,許智峯、鄺俊宇大受市民支持不反映只有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嗎?

DQ不需要理由,有沒有簽署確認書都可以被DQ,但對於民主黨,若果想滅黨,那就繼續給市民大眾愛妥協的印像。齊上齊落的話,就是”抗爭派”與民主黨一起不簽確認書,而不是什麼掩護”抗爭派”入局。

與其說立法會是選代議士,不如說選的是死士,若果”代議士”比市民落後,”代議士”對香港未來發展更沒有意思。市民已經不怕死,過去一年已有太多例子;今年七一,站出來的市民都是勇於面對恐懼,大家都是因為”好撚愛香港”而面對黑暗。如果要選市民代表,只有選比市民走得更前,更不怕死的真正”代議士”。

協調初選的人都已退下來,參與初選的不是出事的機會更大嗎?坐監更不是以月計、年計,而是終身監禁,甚至送中,面對死刑。面對死刑都不怕才是令61萬市民走出來投票的最大原因。”抗爭”就是不怕打壓,希望各位做出妥協決定前,想一想犧牲青春、犧牲生命的每一位義士。

既然DQ不需要理由,民主黨絕不應覺得簽確認書可以掩護任何人,相反,只會令支持者失望,同時將來面對無畫的攻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