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Q 傳媒 大中華共榮圈旨日可成

2020/9/23 — 18:05

雖然武肺疫情已經有緩和跡象,但各大酒店的 Staycation 優惠仍然長推長有,星期一至四的價錢,簡直是平到你唔信 。無他,在沒有外地遊客的情況下,香港的酒店客房肯定較客人多出幾十倍以上。

反正我要補假,我在周二便相約游老師去中環的四季飯店感受 Staycation。下午,我們在摩羅街閒蕩,工作日已經冷清的摩羅街,在疫情下顯得更加冷清!不過,這反而讓我們感受到一份屬於香港人的舒適。難得游老師在一堆古玩當中,找到了一件平行八邊型的紅土茶壺,這件便宜貨讓游老師樂翻了!他跟我說這個設計名叫:威震八方,我們常見的紫砂茶壺,不少是平行六邊型的設計,威震八方造型比較罕見。

相信因為是紅土,無人識貨而賤賣,他小心翼翼把寶貝帶回飯店,在前台向服務員索取沒有用的報紙,以便把茶壺包裝保護。豈料,服務員咀帶邪笑,為游老師送上當日的太公報。目光如炬的游老師馬上詢問服務員:你確定沒有用嗎?服務員禮貌地說:我們還有大量盲匯報,請問你有需要嗎?游老師大笑三聲之後,便上房間去。

廣告

眾所周知,「看太公報、盲匯報的人不一般;一般人是不看太公報、盲匯報的」,他們的存在,除了是代表著反智之外,就是為地球製造森林災難!游老師為什麼會明知故問服務員呢?游老師看我一臉疑惑便說:美德呀!我相信太公報、盲匯報很快會成為全港第一大報紙和網媒了!游老師是在開玩笑,還是提示我去買三中商的關聯股票呢?我實在不知道他掛什麼葫蘆,賣什麼藥?

游老師繼說:我早已跟你說過,阿爺要建立「大中華共榮圈」,這個大大皇帝的春夢,必須在無菌狀態下,才能實現。因此自黨安法頒布以來,㐂娥正苦一連串的行動,都是要為建立「大中華共榮圈」獻禮。香港人大部份不知道什麼叫唯物辯證法,因此才無法把所有事件的關聯性結合起來,理順邏輯,就讓我為你上一課,你便明白為什麼太公報、盲匯報很快會成為全港第一大報紙和網媒了!

廣告

首先,我們經常錯誤解讀大大皇帝所說的一國兩制初心,一國兩制以一國先行還好,但他所追求的是萬年無期,那關鍵就在於:誰說了算!當今天朝當然就是大大皇帝,試問定於一尊的家天下,又豈容制衡;天朝既沒有制衡,那維尼腳下的香港,又為什麼會對皇權有制衡的空間呢?加上槍竿子出政權的邏輯,因此黨安法第一步就是要擴大PoPo 的權力,早前快必被捕,完美演譯了黨安處與東廠無異,隨時可以爆門拉人,一切:拉左先講!而為了進一步合理化東廠的行為,㐂娥正苦馬上環回立體聲,表示香港沒有三權分立,沒有三權分立又只是名相爭拗的小事一樁,她背後的歇後語是香港的政體是沒有制衡,在擁抱大中華共榮圈的前提下,也不需要制衡;所以就有了「新兩個凡是」,就是凡是阿爺的,都是對的;凡是東廠的,也是對的!

新兩個凡是

㐂娥正苦的奸計當然被一眾傳媒學者看破,特別是百花齊放,漸漸變成主流的網媒和自媒體就更是尖銳。獻世派經常埋怨㐂娥正苦沒有政治能量,實情他們是歸咎於傳媒經常說三道四,沒有緊跟講電總局的正撚樣指導思想,只發放有利正苦施政的正面消息,令他們位位患上了政治腎虧;為了消除令大大皇帝心煩的雜音,PoPo 便透過修定 PoPo 通例,大量 DQ 網媒及記者。我馬上打斷游老師的話,說:PoPo 關公災難總警屍表示:記協嘅證明只有90幾個,佢地有200 幾,係放寬,唔係扼殺新聞自由呢!

游老師冷笑了一聲說:美德呀!你太年輕了!請問老毛在大鳴大放之前,有說過是陽謀的嗎?就是因為一國兩制已經變調為「定於一尊」,加上三權失衡,朝綱紊亂,香港人唯有寄望第四權,甚致寧可放任傳媒,例如部份內容農場,也要以新聞自由抗衡官版真相。這是香港人最後的武器,但天朝又豈會再容許我們,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之前,繼續唱衰香港呢?何況,從逆向思維,就算記協證明只得 90 幾個,只要納入自媒體選項,便可以即時增加十倍會員。相反,PoPo 那 200 幾個!極有可能是已經封頂,日後極有可能只會少,而不會再增加。那香港人是不是只可以睇太公網、火雞衛視呢?

游老師別怕,我們還有屬於香港人的電台:香江電台呢?游老師又再冷笑一聲說:都說你太年輕了!從關聯性的角度分析,網媒既盡,下一步,你認為愛德華局長會對香江電台手下留情嗎?他為表忠誠,已經彷效阿爺,不停寵幸江台,為達處決江台目的,手法極為卑鄙。在剛過去的夏天,香港的平均氣溫長期高達在 35 度以上,他竟然委托一所名不見經傳的調查公司,取代 Robert Chung,在街上找市民做聽眾屌查,而且每個屌查長達 20 分鐘以上。有少少知識的正常人都知道,免於受訪者在不舒適及壓力下進行調查,是研究方法第一教條。這種情況下的屌查,肯定是:屌到飛起!加上,受訪查者沒有進行合格篩選,結果大量流行曲愛好者,甚至沒有聽新聞習慣的市民,竟然合資格為政論節目打分數。一個研究方法出問題的屌查,請問還有什麼參考價值?但就提供了一個怪卡數字,今愛德華有底氣說:江台己被市民屌到上太空,可以摺埋!

㐂娥正苦先擴大警權,後破壞制度,再 DQ 記 者,我們現在只能眼白白看著江台將被凌遲,所有可以對皇權可以作出制衡的機制,全被他革滅殆盡。大中華共榮圈旨日可成,太公、盲匯日日散播正撚樣,將會成為唯一新聞及常態,香港又重新再出發去出殯!我們只能接收官派正面訊息,我們連自由思考的權利,最後都被剝奪;他功在天朝,死後肯定可以衾黨旗!

這次是我倒抽一口涼氣說:和諧是可以包容不同的聲音,而不是只有太公、盲匯的聲音。這與納粹主義有什麼分別呢?游老師輕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說:「傻孩子,難道你認為赤納粹,與希特拉、納粹黨有分別嗎?如果有,那肯定只是2.0版本!」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