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SE 中作試答】談憤怒 — 寫在沙田衝突之後

2019/7/15 — 18:24

好運中心吉野家分店於沙田區大遊行前以木板圍封外牆玻璃,當晚亦變成了連儂牆。

好運中心吉野家分店於沙田區大遊行前以木板圍封外牆玻璃,當晚亦變成了連儂牆。

【文:黎仕樑(中五學生)】

(編按:2017 年中學文憑試中文科作文題目:「有人說憤怒是壞事,有人說憤怒是好事,有人說處理憤怒的情緒需要智慧……試以『談憤怒』為題寫作文章一篇,談談你對憤怒的看法。」)

目睹昨晚的沙田示威,畫面上香港人高呼「齊上齊落」,在火車上為其他素未謀面的同路人謀一條逃離追捕的路;亦有示威者不幸被捕,不知要在警署內為自己的安危和未來擔驚受怕多少個日夜……電視上的一幕幕歷歷在目,故有感而發,適逢明年文憑試,特用一條近年的舊試題試作《談憤怒》,既抒發憤怒之餘,亦期望表達意見。

廣告

六月初,政府開始了修訂《逃犯條例》的二讀工作。引起社會的極大關注。政府打着為台灣殺人案顯露的「法律漏洞」緊急修例的旗號,在議會強橫無理地逾越了法案委員會,令很多市民都出現對政府的憤怒情緒。在處理憤怒時,我們定當要有智慧地處理。而在此次的事件中,以和理非的原則似乎是最有智慧。

首先,香港市民眾籌,在大型報章登頭版廣告。面對政府的漠視民意和警察的暴力濫權行為,市民自發於網上眾籌,期望可以透過在世界各大著名報章登頭版廣告博得各國領袖關注,於二十國集團峰會時可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意見和施加壓力。結果眾籌遠超目標,籌得超過六百萬港元,亦成功引起各國關注,英國外相侯俊偉、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美國總統特朗普亦先後表達自己對修訂的關注,成功令事件登上國際舞台,並為中央及港府施加國際輿論壓力,證明方式有效且有智慧。

廣告

此外,因為政府多日來的罔顧民意和議會暴力,繞過法案委員會的做法,香港市民感到憤怒而紛紛響應多次的街頭示威,結果兩次於六月九日和十二日的遊行有分別一百萬和二百萬零一人上街,打破政府一路以來指修例有普遍社會支持的謊言。面對巨大的民意壓力,政府迫於無奈暫緩修訂,而早前一直為修例護航的建制派亦紛紛改變一貫的說法,支持暫緩;又迫使林鄭月娥形容修例已「壽終正寢」,可見以和平表達有效且有智慧。

再者,市民亦自發在各區設立「連儂牆」,讓市民自行貼上自己的訴求和意見,便利貼拼湊起來就成了一道壯觀的畫面。「連儂牆」除了讓市民表達意見外,更收宣傳之效,包括令路過的街坊知悉「反送中」的訴求外,亦引起了外國傳媒的關注,包括英國衛報和鏡報在內的外國傳媒亦有報道「連儂牆」的事跡。可見以和平表達有效且有智慧。

有人認為以和平非暴力的原則抗爭已不夠效力,無法實現自己的訴求,有必要更強硬的手段「以武制暴」。誠然,武力抗爭相比起非暴力的手段更能引起迴響和社會的關注,但是使用武力卻會令運動失去民意的支持,使其失敗。過多的武力抗爭長遠而言會令市民質疑抗爭者只是單純地破壞和製造混亂,繼而轉向支持政府。例如最近的佔領立法會事件,就令各大傳媒爭相抨擊,使市民紛紛關注示威者的破壞行為。此外,歐盟駐港辦事處亦發聲明批評暴力行為。雖說「各有各做」,我沒有批評之意,但示威者亦應反思自己所為是否能長久下去。長久下去,只有回歸和平抗爭才是最有智慧的做法。

葛民輝先生早前引用那句約翰連儂的名言,很適合作為此文的結尾,亦很適合提醒各位同路人:

「當抗爭向暴力升級,你便墮入建制的把戲內。當權者會不惜一切地惹怒你,拉扯你的髮鬚,搧你的耳光,引誘你動粗。只要將你迫為暴徒,他們便有方法收拾你。唯一令當權者束手無策的,是非暴力與幽默。」

在近來一連串的事件中,市民各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我不批判使用武力的人,亦不質疑暴力抗爭的效用。但最有智慧的做法真的是訴諸武力嗎?使用武力的多場示威至今,政府依舊無動於衷,但被捕的義士依故日漸增加。每一次使用武力的代價,就是一批批的義士斷送自己的美好前途,一批批的聲援者飽受頭破血流之苦,一批批的父母為自己的子女擔驚受怕、戰戰兢兢地到警局保釋他們……從網上的英雄化和歌功頌德抽離後,他們剩下的就有盤問室四面冷清的牆壁和警察的嚴酷對待,然後當權者就安然地把他們打成暴徒。問問自己,值得嗎? 

我們能奢望的,就是回到問題的根本 — 打破議會的困局。在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一役後,政府奪取了立法會的控制權,因此信心大增。我想這時大概政府才有推行《逃犯條例》修訂的信心。也許,要向前邁進,就要重奪本來屬於人民的議會,讓當權者知道一直把立法會玩弄在手心的把戲將不再、亦不會再奏效,立法會再不會淪為權貴和傀儡的遊樂場。人民的憤怒,要在立法會中彰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