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 牧師花生案】論「牧師」這個名字

2020/6/26 — 19:32

圖片來源:「姜嘉偉牧師 Alan Keung」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姜嘉偉牧師 Alan Keung」Facebook 專頁

經由《眾新聞》訪問出街後,先是《輔仁》文章質疑姜兄來歷、後有新鮮出爐由《門媒》對姜兄做的專訪,之後又出現疑似姜兄恐嚇他人的訊息(我估計都是希望對方收聲不要繼續講落去?),包花生好似越食越滋味。

我這人沒有查案能力、但旁邊食花生是可以的。可能是我不懂世情,成件事真係令人笑而不語。乜「牧師」呢個牌頭好勁咩?然後「FA」「記者」兩種身份著數都要?所以種種懷疑實非無的放矢;定是我們都怪錯好人、怪錯一位甘心服待的牧師?

談「牧師」這個名字

廣告

我不知道非基督徒如何去理解「傳道」與「牧師」這兩個不同名稱的意義、但在基督徒而言,「牧師」這個牌頭有著比「傳道」更深一層次的意思,這是為何基督教界如此執著的原因 — 如果他只是「傳道」,相信爭議不會這樣大、在此也希望《眾新聞》留意這一點。姜兄真的二十出頭就做「牧師」?係真唔係?另外根據《門媒》專訪,他的神學課程似乎並未完成。

「牧師」這個名字的江湖地位多少是約定俗成,多過話「偽唔偽造的問題」。除非成個按牧過程都是老吹,否則我看不到如何「偽造」一個「牧師資格」。通常神學院畢業後都只是「傳道」,無番三五七年歷煉都咪使旨意做牧師。「牧師」在基督教裡,代表的是江湖地位、代表資歷、代表有地位的人加持、也代表堂會弟兄姊妹的認可。

廣告

想起牧師袍,又其實都是一樣有趣的事 — 事實上現時很多牧師都不穿牧師袍了,反多穿普通西裝。但牧師袍又的確加強別人對「自己是牧者」的印象,所以反倒年輕牧者(如果又真的被按牧的話)屢屢穿上牧師袍,大概就是想確立「自己是牧者」的印象吧。

未讀完神學的牧師

如果想追番成件事者,請往上先閱文。一言以敝之,姜兄的基督教輔導學學士仍處於「未畢業」階段。那我能否接受一位「學士尚未畢業」的人士作牧師呢?一介青年入世未深,對信仰、神學等奧妙性,確是必須在學習上經歷修煉。牧師可說是教會的頭(竟然唔係上帝……?!),又要處理教會各個群體牧養,若神學觀有所偏差又確是危險 — 神學院的訓練始終叫做「買個保障」。絕非學歷歧視,但想深一層學歷又算是重要一環,它始終涉及傳道人對於神學的種種了解。恕我直言,如今週街都是碩士博士的年頭,年輕小伙子沒有什麼人生經驗又只有學士學歷(都未夠)就上台做傳講福音的神學工作,我覺得真的有點難接受 — 畢竟作傳道者,也真屬「智慧教導型」工作,在學歷上還真的有一定要求。但總而言之,姜兄這個「牧師」牌頭,好像有點不太實在。

另一方面,原本儲聖會以太堂就不是大宗派(不過大宗派又點?做得唔好我一樣鄙視 ^ ^"),源頭又是備受爭議為異端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所以更有一種「um……好像不太可靠」的感覺。但坦白說,我在有限時間的資料搜集中,也未找到一些決定性令我可認定其為異端的證據,故在此不予評論。

我不知道當時按姜兄牧的情況,我只能說,這樣的情況十分危險。細堂會無啦啦就按牧,就做不到上述「江湖地位」的效果。近年也聽聞幾個「按牧受爭議」的 case,始終是因為只做傳道一段短時間,就內部被弟兄姊妹按立,如此一來,「牧師」這個牌頭便會因為有人「頂爛市」而越發貶值。

終身有效的 FA 證?

說起這個大概是整件事中最離譜的事吧?其實坦白說,要到紅十字/聖約翰考個救傷牌和續期也不難,何苦「自己整個氹俾自己踏」,製作認可性不足的「牧者義務基本急救證」、仲要寫「終身有效」?我理解不了何以一個證能終身有效,總不成沒有再受訓練 50 年,之後仍有效吧?要給予急救物資予抗爭者亦沒必要一定是 FA,自己帶著、見到 FA 給他們也是可以的。反正只有過期急救牌又做 FA 成件事實在講不通。

不可能的三重身份

在抗爭時的三重身份亦是另一難解謎題。牧不牧師也算了、記者與 FA 兩者身份職能有根本衝突,哪有可能又做記者又做 FA 呀??

那種種跡象下來,我可否得出「姜兄用意意在出位」?意在「攞光環」?我再看他的一些報導,始終覺得他都是一個同路人、一個好人;但是不是「攞光環」、「出位」,也許只有他自己心知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