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6/4 - 15:19

Live 後記:倖存者繼續戰鬥的理由

作者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國安法殺到,繞過香港的所有程序進行立法,社會充斥著無法與之抗衡的無力感,此時再講「議會戰線」,真的有用嗎?然而,當所有「戰線」都處處受限,我們仍沒有放棄街頭、仍沒有放棄國際,議會作為一條戰線,也沒有放棄的理由。

當社會處於低氣壓之中,慢必談起議會抗爭卻沒有那份失落或無力的感覺;這是議會抗爭老將的歷練,亦也許如他所說,是一種「倖存者」的覺悟。

當我們還在猶豫是堅守還是放棄,對手從來沒有停止過,以更強硬的手段打擊議會,務求令議會抗爭廢盡全功。

廣告

昨天(2 日)中午,律政司在梁國雄「搶文件案」上訴得直,判辭表明法院可介入議員在會議期間的刑事行為 — 原本保障議員權利的《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P&P),變成針對議員的法例:議員在議會行為以及言論,自此不受《特權法》保障,反會遭《特權法》懲治。

按三權分立制度,法庭一般不會介入議會的運作及爭議 — 終審庭處理「剪布案」司法覆核時便表明,法庭不會就議會程序以及內部運作作出裁決。法庭同時認可立法會主席「主持會議」的權力。只要以「主持會議」之名,立法會主席便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當不利於政府,法庭便說立法會主席掌有全權,法院不可介入;但當要控告的是民主派議員,法庭又突然「有權」、「應該」介入這些「刑事」行為了。

此判決並非終審,但已製造出一項全新的法律打壓工具 — P&P 可以用以控告議員。議員「阻礙」議會運作,有可能被判監禁 12 個月,很大機會會被 DQ、5 年內不能參選。

現時已有七名議員因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事隔一年才被秋後算賬式拘捕、被控違反「特權法」、兩位議員被控襲擊保安。近月內會風波及國歌法抗爭的「動作組」議員,均有可能因為今次的判決而面臨監禁。

這已非僅僅「法治已死」四字可以歸納的問題。這份判決點出了香港立法會的本質 — 立法會不是一個莊嚴的議事殿堂,甚至不是一個諮詢架構,只是一個任政府與北京控制、「扮作」吸納民意的空間。

然而,議會本應屬於人民,這是不容爭議的事實。不能反映民意,不等於人民便只能放任當權者把持議會;香港人能否重奪議會,將議會力量推至憲制內的臨界點,突破中共的鉗制?

反送中運動已屆一年,我們也成為了在政權打壓之下的倖存者。每一條戰線都有可能成為「破局」的引線;洪水滔天,繼續負重前行,是每一位抗爭者繼續奮戰的覺悟。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