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RCPB 的故事】2004 大搜查(上集)

2020/8/11 — 0:05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宣傳片截圖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宣傳片截圖

傳媒在刑事法底下,有特殊保障。所以執法機關大搜查傳媒,在文明社會是非常罕有的事。

如果香港歷來有參與過大搜查傳媒的執法人員只有幾百個的話,那麽筆者應該是當中之一。

WHAT

廣告

記得當日是 2003 年 7 月 23 日禮拜五,差不多下班時,老細匆忙從外面走回辦公室,四眼望望,見我還在,就連忙召我進房,然後叫我關門。叫得關門,通常唔係打仔,就係有大單嘢要吩咐。

老:「剛才同 Head Ops(Head of Operations 執行處一哥)開完會,聽朝有大 operation,每組抽人過去,你聽朝早 on duty,我安排咗你去。你 team leader 係易 Sir,好似係你以前師父?啱哂,你拍過佢。單嘢好 sensitive,而家你乜都唔好問,聽日早 15 分鐘回來睇 file 同聽易 briefing。Now get out.」

廣告

老細關顧有大 job 接,當然喜出望外。我就即時落樓下同沉默寡言但精明能幹嘅易 Sir 打招呼。我一剛出學堂一碌葛時跟咗易 Sir 幾個月,佢見到我就淡淡然笑話,「你 Madam 話咗你知啦?係囉,我地唔趕,我準備緊資料,聽朝早少少返來我先 brief 你。」其實大部份大型行動都係預早一日 briefing 的,極少係行動當日才睇 file,所以我心裏面已經知道單嘢非比尋常。臨行前,我醒起一樣嘢,就問易 Sir,「聽日 formal 定 casual?」

易 Sir 話:「當去 court。」

第二朝禮拜六,我 8:30 已西裝筆挺返到 office,就落去樓下搵易 Sir。易 Sir 交咗個橙色皮,上面寫住「SECRET」嘅 file 俾我。一般來說,政府内部文件分幾個檔次:GENERAL 用啡色皮,乜人都睇得;廉署 case files 全部都寫住 CONFIDENTIAL,係粉紅色皮,只有調查人員才可以看,每日用完要鎖櫃;我手中嘅係橙皮 SECRET,即只有直接參與行動或調查者可以睇或知道内容;至於再上一層嘅紅皮 TOP SECRET,我唔知道咩情況下用,聽聞臥底行動就會用,而 2003 年時有次在影印室撞到處長拿著個紅皮快撈響度親自影印,我估係梁錦松案之類,先會用到哩個檔次嘅文件夾。But I’m just a small potato, I know nothing~~~

講番案件,我當然唔係第一次接觸橙皮 folder,内裏案件 briefing notes 唔多,不過就有好幾版嘅相關法例影印本。 而案情,就係當年轟動一時嘅「先科案」。 與其我寫,不如我就用當年港台嘅報導

廉署於七月二十四日出動大批人員到七間報社及個別記者的住所,搜查兩項刑事罪行的證據。這次行動源於七月初的一宗貪污案件,廉署當時拘捕了多名人士,但隨後有人投訴廉署非法禁錮其中一名涉案人士,並向法庭申請「人身保護令」,要求廉署交出該名人士。法官審理該項申請時,大部份時間採用不公開聆訊,但多份報章都知悉聆訊具體內容,並披露該名人士已成為廉署證人和受到保護,這些報導違反《保護證人條例》第十七條的規定,即任何人如無合法授權或合理辯解,不得披露受保護證人的身份、藏身地點等。法庭不滿有關披露,將事件轉介律政司,並由廉署跟進調查。廉署申請搜查令時向法官表示,事件還涉及「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的罪行,懷疑有人企圖藉申請「人身保護令」施壓,迫使該名人士不再出任廉署證人,而搜查行動旨在找出誰向報社洩露該名人士的資料及追查串謀的線索。

先科案當然複雜,但我地要處理嘅案情其實相對簡單:有傳媒報導受保護證人身份,哩個資料本來只有參與閉門聆訊者才知道。我們要抽出哩個爆料者,所以要搜查報館。

WHY

講到哩度,大家會一面倒以傳媒所報道嘅觀點出發,而我想在此帶出廉署内部嘅論點,哩個亦係我同易 Sir 出發前交流嘅得著。易 Sir 當年曾經主理過某超級大案,如今亦已升為廉署高層,所以當年佢比我嘅分析,多少可以反映一個執法部門中高層嘅眼光。

未必為人知嘅案情係,先科案主腦黃創光貴為上市公司負責人,財雄勢大。但實情係我地懷疑佢人脈不單直通中港兩地政經界,甚至可能與内地黑勢力有關聯。特設證人則為黃創光秘書兼女友,關係異常密切,亦肯定知道非常多關於其私密勾當。證人進入保護證人計劃,必然通過幾點測試,包括:其口供的重要性,以及被捕人士傷害或威脅證人的能力。由於控罪嚴重,黃創光一旦入獄佢面對相當長期嘅監禁,故此綜合上述各點,廉署相信證人有實在的性命威脅,故此才將之納入保護證人計劃。而計劃其中最重要一環,就是確保其身份保密,使其可以盡量過正常人生活。

但隨著她受保護證人的身份曝光,這名秘書之後生活時刻可能面對生命威脅。由於多年前廉署調查的陳松青案,以及 85 億元私煙案,兩宗驚天大案的關鍵證人都被滅口, 故此廉署高層對大案的關鍵證人身份被泄非常震怒。作為前綫執法人員,我們亦同意儘快找出泄密者身份,有助儘快理清到底背後是否有進一步危害證人生命的陰謀,救其性命的逼切性。

所以這個 assessment,以及延伸的思維,是驅使廉署當日大搜報館的關鍵。

(由於文章過長,筆者亦希望趕在《蘋果》「案發當日」内登出此文,所以之後另外兩點「WHERE」及「HOW」會在下集分解。到時會講述現場搜查,以及事後與其他廉署同事們事後諸葛地對行動安排的一些討論。)

 

#MRCPB的故事
#沉默是銀
#SilenceIsSilver
#大搜查
#先科案
#傳媒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