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Objects,請先承認自己的無知

2020/3/13 — 12:23

原圖:電影《警察故事》劇照

原圖:電影《警察故事》劇照

【文:柯莫柔,公務員】

其實唔做野,唔讀書,都唔係最大問題,最大問題孔子早就警告過,是不知為知之,知之實為不知,那怎可能真知呢?

400年前,將黑暗時代的中世紀歐洲,引領到科學革命步伐的主要領導人物之一 — 培根出版了《新工具論》一書,裡面指出了知識和力量的重大關聯。當然,舊約聖經《箴言》第24章第5節也有類似經文,指出「有知識的人就有力量」。然而,聖經的知識大都圍繞經文而來,培根所指的則是以觀察和實驗為基礎的科學歸納法。

廣告

將活生生的人稱呼為objects的團伙副首領,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時為警隊辯護(或「澄清」,當然不是視乎閣下立場,而是閣下智力),據親中報道,他「譴責背後助紂爲虐的支持者走向部分西方國家搖尾乞憐,美其名為爭取民主,事實上只是從事違法活動的卑鄙行徑」。又「呼籲所有人看清楚誰才是真正破壞法治的犯罪分子,又是誰守護香港社會和保護無辜市民,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

邏輯上,一: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西方產物,團伙副首領也是到西方的瑞士搖尾乞憐,美其名為澄清,事實上只是從事誤導與會者的卑鄙行徑。

廣告

二:如果「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他的團伙既然在西方產物臉書,一度豪取三十萬讚好並且分分秒秒都有無限資源辯護澄清,他本人又何需到西方搖尾乞憐?

三:要看清楚誰才是真正破壞法治的犯罪分子,究竟應該參考一眾監察政府的記者或非弁利組織,還是毫無公信力團伙代表的片面之詞呢?

90年前,他服侍的政權首領已經明言:「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啦。西方國家的最新調查結果又怎樣呢?位於美國華盛頓的非牟利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本月初公布全球自由度得分,香港的自由跌至55,比科索沃更差。而且高分的是例如信仰或性自由,低分的項目則嚴重影響多數人生活,包括「首長選舉是否公平」的零分,「保障免受不正當武力之害」在四分滿分的情況下由三分跌至兩分……當然了,香港團伙副首領現在服侍的政權,在去年底已經開始制裁包括「自由之家」在內的非牟利組織,指這些組織「通過各種方式支持反中亂港分子,極力教唆他們從事極端暴力犯罪行為,煽動港獨分裂活動,對當前香港亂局負有重大責任……」

所以呢,團伙副首領根本不用冒傳播或感染武漢肺炎之險飛來飛去,總知所有不利自己的都是無知者,盲撐自己的都是智者。西方世界呢?他們的傳統又怎樣?西方,尤其是帝國主義時期當然也不是吃素的,例如販賣奴隸的「商業」就很邪惡。然而他們在文藝後興和科學革命以後,領導全世界潮流的,正正是承認自己的無知。

香港這地方,位處北緯22度多。一路向西,八千公里外剛剛整團輸入肺炎的埃及,你有沒有看過她和蘇丹的國界?一條從東到西的橫線,正正劃在北緯22度。再看看非洲許多其他國界,為什麼在地圖上都是直線呢?因為”scramble for Africa”爭奪非洲。當一眾海上霸權的帝國殖民主義者瓜分非洲時,不是根據地形或民族區域,而是在一幅不清楚內陸地區實況的前提下劃分的。而這幅充滿未知的地圖,同樣曾經出現在美洲,也就是令許多人蠢蠢欲動,希望到「新世界」發展的動力。資助哥倫布的西班牙最先發大財,順利奪得許多銀幣土地後,敗給了更謙卑的新教Netherlands尼德蘭,即「低窪之國」荷蘭〈這又影響了台灣的歷史〉,再之後佔據北美洲東岸的則是英國軍艦。如果中世紀歐洲繼續自以為是世界中心;是地球正中央的地區;聖經就是所有智慧的來源,天知道又會有幾多人願意踏上風高浪急的征途?

時代已經變了。今天的西方世界普遍已經反思了當時的錯誤〈甚至到了大愛左膠橫行的地步〉,這就是西方在過去幾百年一切領導世界的原因。其400年前的起步點,正值中國明朝時期,當時明朝的國民生產總值,驚人地佔了全球一半。團伙首領知道嗎?他只顧自詡幽默,說自己跟戲子學做警察。喂,警察的英雄故事已經落幕了。有時間看看電影,James Bond已經從無所不能的形象,墮落凡間地展現狼狽不堪的一面;超級英雄片也從英雄人物以外,發展出一系列的主線角色。首個取得奧斯卡角色獎的超級英雄片人物,抱歉是2008年《蝙蝠俠》裡邪惡的最佳男配角小丑Heath Ledger,第二個,更加是蝙蝠俠沒有出場,2000年《小丑》裡的最佳男主角Joaquin Phoenix。重點不是蝙蝠俠戴了面具很難獲獎,而是這幾十年的電影展現了故事的另一面 — 蝙蝠俠那位道貌岸然的父親也有陰暗面,而看似邪惡的小丑原來也大有苦衷。

所以,虛心點吧,團伙服侍的政權首領對大學生說過:「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也說過「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好地地,點解會搞到香港今時今日咁嘅田地?2008年,高達41.5%的18-30歲年輕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許多年輕人在「反動基地」高登上為北京奧運自豪。2020年呢?如果抗爭者要爭取外因支持,才有望取得稍為公平的對待,誰可以怪他們呢?你斥責這是吳三桂是漢奸?拜託,吳三桂引入的清兵開拓了你口中的「康雍乾」盛世,佔據了你口中「自古以來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新疆西藏。「不能以後30年否定前30年」嘛,什麼「揚州十日」、「嘉定三屠」,不也像5月35日一樣是歷史的沙石?

「誰才是真正破壞法治的犯罪分子?」犯了法,合乎法律和比例地拘控疑犯,就是法治的體現。如果香港有個團伙,做事沒有後果,會因應政見將原告當被告,隨街打人拉人,拘捕疑犯時會瘋狂襲擊對方,審問過程又充滿暴力和恐嚇,又有性侵男女的指控,上庭前疑犯又骨折又留院,還要老是常出現地大言不慚,壓力很大要人包容?這團伙就是真正破壞法治的犯罪分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