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Oncall48 — 被捕者家屬心急如焚,社工連晚義務執勤

2019/12/11 — 16:08

【文:楊紫荊(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Oncall48 成員)】

背景

九月淘大花園事件,樓下有多位少年被捕,樓上有家長事後心急如焚。當日有同工嘗試替家長找尋被捕子女的位置,由九龍灣警署開始,接著是觀塘警署、秀茂坪警署、黃大仙警署,四五個小時過去,終於確實是將軍澳警署。我們留意到自六月以來,被捕者年齡越趨年輕。以心比心,若你透過電視轉播知道親友被捕,但你不知道他們的下落,你又全無處理親友被捕的經驗,你心裡會有多焦急呢?

廣告

Oncall48 執勤目的

有見及此,社總在十月招募眾多同工,一有警方大型拘捕行動,義務執勤的社工便馬上候命出動:設法在最短時間內掌握被捕者的警署位置,並向在警署外苦等消息的家長和親友,提供即場的資訊和情緒支援。

廣告

「Oncall48」的意思,是指一般被捕者會在 48 小時內獲准保釋或被帶上法庭提堂,這 48 小時內,他們的親友在情緒及資訊上都均或需支援。我們這班社工就是為了這個情況而組織起來。支援工作具體如下:

  1. 協助盡快確認被捕者的位置:在這個時局下,早一分鐘知道被捕者所在警署,便能早一分鐘讓親友替被捕者通知律師,就早一分鐘得到法律的意見。現在並沒有任何指引,在多久時間內可讓被捕者通知家屬親友告訴他們被捕的情況,等待多久,親友則擔憂多久。
  2. 為在警署門外苦等多時的親友提供資訊和情緒支援:正所謂「生不入官門」,眾多家長或親友,對警署非常陌生。當大型拘捕發生,深夜時份的警署外動輒會有過百位人士等候,水洩不通,而警署架著水馬,氣氛緊張,警署未必有能耐詳細回答每人親友的查詢,他們心中的焦急和無助的程度,大家可想而知了。他們要短時間內接受自己子女或親友被捕的事實,過程中會拒絕承認,會自責,會傷心,會遷怒,會乏力;等不到是否已接受事實之時,父母或親友又要忙於尋求律師的協助;好了,稍定心神後,父母或親友又要確保被捕者有否受傷,問清楚被捕原因,以及之後的保釋安排。情緒支援,就算是一句問候,一刻陪伴,抑或是同工從家中拿來的一張摺櫈,一把在室外擋雨的雨傘,也是一種的支持。
  3. 關注未成年人士、SEN 及 MIP:對於 16 歲以下被捕少年人,以及有特殊學習需要的被捕青年,我們更關心他們在警署內的情況,會即場向家長提供一些意見,以保障個人的被捕權益。意見是包括法理上和實務上的資料;而兒童權利和弱勢人士的權益,就更是需要關注。(編按:SEN — 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特殊教育需要人士;MIP — Mentally Incapacitated Persons,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

NGOs 面對極大挑戰

為何 Oncall48 由一班義務同工執勸?對於大型社會事件警署大量家屬苦候,社會服務及 NGOs 如何回應需要?其實要回應緊急而變幻的大型社會需要,NGOs 可能面對的有如下:

  1. 人力資源考量。NGOs 本身要做的工作,已非容易應付;個別服務類別,例如外展隊,也要額外應付青年人的波動情緒,早已需要四處奔波;
  2. 時間性規劃。反送中事件引發的大規模拘捕,繼而有大批被捕者父母親友有支援的需要,這是短期性偶發性抑或是長期性,社福界難以掌握,繼而難以規劃相應的服務;
  3. 介入策略整理。是次大型被捕者的困境,與業界一般接觸的輟學失學、離家出走、店鋪盜竊,有著極大分別,社福界介入策略可能需調整;
  4. 四底線難以捉摸。社署先發信予 NGOs 容許調撥人力照顧社區中情緒受影響的青少年和家庭,但之後羅局長突發表「社工特權」論,認為社工毋須到示威衝突中調停,那麼社工又有沒有所謂的「特權」去警署門外呢?大家都捉摸不了方向或底線;
  5. 同工安全的疑慮。警署是否是危險或敏感之地?當「警察封鎖線」出現之時,大眾已無地立足。 NGOs 作為僱主,少不免會要為受聘同工的超時當值和人身安全著想;
  6. 受眾的敏感性也許是一個考慮。被捕者在政府眼中,或是暴徒,那主動為暴徒親友提供支援,有否考量呢?

紛亂時期中的社工角色

NGOs 多考量,在複雜的時局裡制肘只會有多無少;不過,有如此多的同工願意付出通宵達旦的個人時間(他們也是 NGOs 一員),就反映了整體業界的同工不單關注局勢,更會身體力行,落地執行社工的責任,哪裡有需要,哪裡就有社工!

戰後的香港,NGOs 就是填補政府的隙縫,去照顧社會上的飢餓貧困的受眾;到了如今的香港,填補 NGOs 的隙縫,難道就是一眾個人身份出勤的社工?香港紛亂局勢會持續下去,還是間歇性出現,全也是無法預測。但從 Oncall48 行動來看,個人身份的社工們較能快速回應社會的需要,繼而喚起 NGOs 的使命。

總結

踏入十一月下旬,各區 NGOs 陸續已準備投入人力處理大型拘捕行動而候命到警署外支援被捕者父母或親友!這有力地告訴政府:業界視被捕者和其親友是社會受眾之一;同時,保障人權的社工價值,再進一步得到確立和鞏固。

最後,感謝社福界同工們和 NGOs ,會為受社會事件影響的群眾,不需「特權」,不需撥款下,隨時 oncall,候命執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