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K 再狡辯 誠信蕩然

2020/5/7 — 15:21

鄧炳強

鄧炳強

【文:黃中堅】

前文完筆於 5 月 3 日,鄧炳強於 5 月 5 日在立法會席上及會後的記者會中,為對租住單位存有違法僭建物「一直視若無睹」一事,親自回應。看後,發覺漏洞百出,不得不再執筆直斥其非,深感特區官員誠信確是蕩然無存!

入唔到波 就搬龍門架

廣告

鄧炳強最新的辯解明顯從起初指摘《蘋果日報》報導失實,轉為「問題在於地產代理說謊誤導他,他自己只有少許疏忽」。這個「華麗轉身」,是因為面對《蘋果日報》第二波攻勢所提出的七個質詢,他招架不住,不能再誣捏人家報導失實,只有搬龍門架,扮 simple 及 naïve,把責任推到地產經紀身上,以突顯他並沒有違法。

關鍵是:眉精眼企卻扮 naïve

廣告

首先,在普通法,由於租客只是過客,業主為了避免單位內部遭人任意改動,租約內都會清楚要求租客,在改動前必先徵得業主書面同意,以及在完約前把改動還原原狀,所以訂約時物業的內含物,包括傢俬、廚具、電器、特殊設備等,都會準確記下。租約亦會按《租務法》一般的規定,明文訂定物業狀況是 “on as is basis”,以及有明文條款責成租客有責任把物業保持在「合理狀況tenantable condition」,處理豪宅的地產代理更加不會怠慢,一定會向租客解釋清楚,避免日後發生爭拗。鄧炳強承認租約包括天台部份,據他解釋,他曾提問天台建築物是否僭建,但地產代理予以否認。他沒有向傳媒指出他即時有向代理作出質疑,予人印象「經紀講乜,他就信乜」,這實在難以令人置信。問題是,作為極富偵查經驗的高級警官,他辦案時是那麽「低B」輕率嗎?他不可能不知道大廈天台不應有豪裝級的建築物存在,何況租約規定他有法律責任去維持其狀況,他怎可以隨便輕信代理?有誰會相信他是這般simple and naïve?

他又進一步試圖為自己開脫說,他有去田土廳(即土地註冊處)「查冊」,發覺建築署沒有把「清拆令」註冊在物業上,於是相信天台沒有違法僭建物。他又扮天真,自嘲說:下回會帶同專業人士一起視察。在香港懂得去田土廳查冊的人不多,偵辦刑事案件的警探「眉精眼企」當然是例外,他們更應知道,法例規定必須在田土廳註冊的物業「轉讓契」(assignment)內經常會附有物業的平面圖,只要查冊時順帶對照平面圖與實物,便可以知道天台存有僭建物,精明的他那會不知?其實,鄧炳強的查冊行動並不能反證天台的建築物不是違法,田土廳記錄沒有清拆令的登記,只不過說明建築署暫時還未限令業主清拆僭建物而已,估計他的查冊行動無非是想攪清楚物業在短期內不用清拆,可以安心住下去。他究竟是眉精眼企還是 simple and naïve ?

死穴是:公然享受違法的紅利

以上的分析可以從鄧炳強在建築署發出清拆令後的反應獲得佐證。他說,收到清拆令就轉交給業主處理,沒有其他行動。令人錯愕的是,依他的陳述,顯然他是被地產代理誘騙,以他的高級執法人員的身份,應該採取行動杜絕這種不合法及專業失德的經營手法,此外,以他嗜好投訴他人的性格,至少他應該以受害人的身份向於1997年成立的「地產代理監管局 Estate Agents Authority」投訴才對。為何他甚麽也不做?這完全是與他在傳媒鏡頭前所表現出的「勇毅」相悖,難道他根本沒有被代理欺騙?還有,清拆令發出後,為何他不馬上終止租約,與違法僭建物一刀兩段?

其實,鄧炳強的異常舉措只有一個合理解釋:打從視察物業開始,他清楚知道天台存有違法僭建物,但他認為短期內沒有清拆風險,所以管不了違不違法,照租可也。故此,他不能投訴地產代理誘騙他,更不能終止租約,因為業主必定會反擊說,他明知有僭建物的存在而簽約,並會要求他賠償悔約所引起的損失。所以前文說他狡辯更顯無賴,是沒有錯的,惟一需要更正的是,他不是「默許業主違約」,而是「鼓勵業主違法」。事實勝於雄辯,2018 年,他竟然再度與明目張膽地拒絕履行清拆令的業主續約,繼續享用違法僭建物,為私利而視法律和清拆令如無物。讓這樣的人來領導香港最大的執法機關,真是莫大的諷刺,莫大的悲哀!

民望低迷的特區政府好像學不懂「止蝕」,民主體制的執政者有上有落,做錯事必然會真誠道歉以平息風波,祈求下任再續,張建宗司長曾嘗試為政府止蝕,本是一次「優雅示範」,為政府挽回少少民意,誰料卻被超下級下屬 – 警隊員佐級協會主席嗆聲。禮崩樂壞如斯,歸根究底,是上有好者下有甚焉!獨裁政體,為官的只有對主上「忠誠」,不用保證對人民有「誠信」,所以個個「戰狼」上身,做錯事只須抵賴,聲大夾惡卸責予人!香港如是,北京如是!為政只在努力甩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