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AVE12】維持社會關注十二港人!要求港區人大交待會否前往鹽田視察

2020/11/13 — 18:4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十二手足被秘密囚禁將近三個月,至今仍然音訊全無,港人唯一知道的信息,基本上僅限於知悉他們據稱身處鹽田看守所;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看守所條例》第 28 條也說明,在中國境內確定被起訴後,十二人唯一可會見的,就只有自己聘請或法院指定的律師,「家屬探望」這四字,在大陸對被起訴者是不存在的。

由於事件相當敏感及嚴重,即使平時口沒遮攔的保皇黨,近來亦沒有在這議題多作評論,避免觸發更大港人關注。對十二港人的困境避而不談,明顯是他們現今的策略。維持社會對十二港人的關注,可說是相當重要,而我認為所有在中國大陸擁有公職的香港人,也不能夠置身事外,尤其是港區人大代表的職權,本來就容許他們前往鹽田看守所視察。

根據列明職權範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雖然沒有觸及探監、扣留、採訪和看守所等字眼,但在第 22 條也提到「代表可以持代表證就地進行視察……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根據代表的要求,聯繫安排本級或者上級的代表持代表證就地進行視察」,即人大代表實情是可以按常委會安排,前往國家機關和有關單位的工作進行視察。

廣告

翻查資料,人大代表以調查研究之類的名義進入看守所,從不是新鮮事物。昆明市看守所曾在 2017 年邀請昆明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執法監督員到場視察;而瑞麗市看守所也曾在 2016 年邀請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人到看守所進行視察,查看了看守所收押室、監控室、在押人員伙食廚房等地,近距離與在押人員進行簡單交流,詢問其在監室內的權利義務、伙食、醫療是否得到保障等。

另一邊廂,亦有案例是人大代表主動要求看守所安排視察。太和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縣政協副主席、縣政協秘書長在 2018 年,曾到拘留所及看守所進行「調研」,於監所長引導下參觀被拘留人員集體教育室、巡控室、拘留室、管教室、被拘留人員食堂、浴室等拘留所房間的建設和使用情況,並詢問被拘留人員的學習、生活和教育情況;2019 年,安義縣人大常委會主任帶領縣人大代表視察安義縣看守所對監區監室、詢問室、律師會見室的監控和對講系統進行現場視察。

廣告

港區人大代表,理論上除了可以好像香港太平紳士巡視香港羈押院所一樣,條文也容許人大代表要求相關部門「通報工作情況」。根據《代表法》 ,人大常委會可要求「各級人民政府和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應當及時向本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通報工作情況,提供信息資料,保障代表的知情權」,即可以要求人民政府下的公安局交代看守所狀況。甚至人大開會也有「質詢權」,向本級人民政府及其所屬工作部門,本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提出質詢,要求必須予以答覆。

有意見指出,若然家屬向要求港區人大提出有關訴求,有可能不慎確立人大正當性,以及作為土共一員的港區人大,也不見得會答允任何提議,因為若然巡視看守所也要獲得人大常委批准,根本獲批的機會也不大。不過我認為,若傳媒能聯絡三十多位港區人大代表,逐一詢問這群土共會否願意前往鹽田看守所作視察並會見十二港人,絕對有助維持公眾對事件的關注,從而突顯土共何等冷血,置港人生死安危於不顧,為爭取國際關注再儲彈藥。

說實話,即使傳媒報導「聲稱」十二港人身處鹽田看守所,事發 83 天至今根本沒人能夠證實此事,到底他們是否被秘密關押在鹽田以外的地方,根本是誰也說不準的事情,也說明作核實的當務之急。況且,即使《代表法》提到「人大代表受原選區選民或者原選舉單位的監督」,其義務列明「與人民群眾保持密切聯繫,聽取和反映他們的意見和要求,努力為人民服務」明顯與現實不符,但總算是其中一個施壓和增加關注的渠道。

總括來說,三十六位港區人大代表包括王庭聰、田北辰、朱葉玉如、李引泉、李君豪、李應生、吳秋北、吳亮星、林順潮、林龍安、胡曉明、洪為民、姚祖輝、馬逢國、馬豪輝、陳亨利、陳勇、陳振彬、陳曼琪、陳智思、黃友嘉、黃玉山、葉國謙、雷添良、廖長江、鄭耀棠、蔡素玉、蔡毅、霍震寰、盧瑞安、鄺美雲、顏寶鈴、譚志源、譚耀宗、陳曉峰和黃均瑜,歡迎記者朋友作此查詢。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