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ound the Bugle

2020/4/10 — 18:35

近日幾單新聞,筆者認為值得放在一起解讀。

第一單是中大民意調查中心近日公佈 3 月 19-27 日之間的民調。值得留意的有兩點:第一點是政府及警隊的民望開始谷底輕微反彈。另一點則有兩條問題問受訪者支持與反對延續反修例運動。民調結果顯示,沒有前設下,支持與反對者基本相約。但第二條問題加入「當疫情消退後」的話,結果卻是一面倒的支持。

這裏反映,是港人抗爭意識不退,但短期內因面對疫情而被逼中場休息,為當權者提供了時間空間去挽回民望,凝聚支持。可以預料,休息期越長,民意中的游離份子對抗爭的支持度會越弱,結果會反映在立法會選舉中。

廣告

第二單,是民建聯新民黨俱就選管會近日的指引刹停黨内初選,避免黨内有意角逐立法會選舉者過早符合「候選人」定義。當兩大親共政黨都對選管會的指引避重就輕的時候,在野民主派不可能不考慮一旦舉行初選的話是否會對參與者不利。

第三單,則是較早前,HK01 訪問譚耀宗,後者就民主派一旦奪得立法會過半議席,可能因引發憲政危機而逼中央出手等的言論。這番言論,容易被解讀為,一旦親共派失去議會的控制權,當權者會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索性廢除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力量,變相提早撕爛人所共識的基本法,曲綫宣佈一國兩制提早終結。黃之鋒將這個實在的危機,簡稱 DQ70。

廣告

這三單新聞,如果放在一起解讀的話,筆者得出的結論是:2020 立法會選舉可能是終極一戰,民主派需要為香港所有的自由人提早響起集結號備戰。

筆者認為備戰的方向有三:

1. 對內:

我們需要提早教育選民,為選民做好思想準備,解釋這場選舉的重要性。坊間不少輿論領袖過去半年以來,發起各項針對立法會選舉的運動,如選民登記,進攻功能組別,立法會 35+ 等。但我們需要進入下一階段的輿論攻勢,開始就民主派選舉策略,以及選舉之後出現不同結果的後續應對方案,有更深入更廣汎的研討,論述,宣傳,務求使其入屋。這絕對有助凝聚開始冷卻的抗爭熱度,搶奪選舉的話語權,提早固化游離選民的支持。

2. 對參與選舉的政治人:

針對選管會對「候選人」的定義,民主派需要變陣出擊。筆者認為拙作「水神計劃」中的「加持」及「協作宣傳」元素,可以抗衡選管會這個新指引。民主派應提早落實協調方案,最後出選者獲協調計劃加持,各候選人就會背著共同的「品牌」參選。好處是,民主派在未有任何候選人名字出現前就可提早宣傳協調方案,教育選民,為選舉造勢。例如假設民主派明天決定以「水神計劃」為藍本,成立一個叫「過半聯盟」的平台,那麽從明天起至民調期開展的六月中,民主派集中宣傳「過半聯盟」這個平台的理念及制度,這樣就可以在未有任何候選人出現的情況下,提早為所有未來替「過半聯盟」出選的人提早 2 個月宣傳,以此合法避開選管會的新指引。另外「水神計劃」中的協作宣傳方案能有效為參選人省下的選舉開支,可抵消其因參與計劃而在民調期就開始累計的選舉費用。

3. 對外:

港人面對的是人類史上最強最大的暴政,多年來一直抱以卵擊石的決心抗暴。35+ 之所以令中共及其黨羽恐懼,正是因為一旦成功的話,將會逼中央撕毀其合法管治香港的契約,否則就要喪失其賴以維生的權力營養。由此可見,當權者的反撲必然會是前所未有的凌厲。我們從來勢孤力弱,要抗衡 DQ70 的唯一方法,就只有在體制以外尋找 — 簡單來説就是靠國際綫的手足。

但如今眼前的是一個抗疫為上的國際輿論舞臺,要誘導國際社會重新關注香港政治,我們需要將香港前途與抗衡中共畫上等號。筆者不是這方面專家,但知道在國際社會要推動任何事情,任何論述,吸引眼球都需要更長時間。尤幸中共在這方面進退失據,戰狼及恩主心態令自己成為天下公敵。如果香港人能提早引起國際社會對香港立法會選舉的關注,及執政者對結果的恰當性與一國兩制存亡掛鈎,將會逼專制在應對 35+ 成真時多一重慎重的考慮,避免 DQ70 發生。

這場不是由香港人發起的内戰,事到如今,已經波及這個城市的每一個來自各行各業的自由人。我們不是要奪權 — 我們最基本的要求,只是要求專政者遵守自己與人民定下的契約,以及每個人都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自由與專制,是否勢不兩立,這個答案,從來應由專制去作答。

而自由人無槍無炮,除了筆杆之外,就只有集結號。

Time to sound the Bugle now.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