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tephen and Stitt — 是誰傷害了獅子與香港人?

2020/1/8 — 15:44

2020年1月2日,中環匯豐銀行總行獅子銅像(攝:Nasha Chan)

2020年1月2日,中環匯豐銀行總行獅子銅像(攝:Nasha Chan)

【文:OOC @ 思言財雋】

作為一個在中環上班的金融人,我每日都要經過銅獅子兩次,有時需要出外見客,見面次數就更多。雖然我不像林鄭是一個戀物狂,但二十多年來風雨不改,對一對獅子始終有感情。見到它們被潑漆及火燒,心裏感到惻惻然。

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已經分不清究竟是前線手足不滿匯豐處理星火的手法,憤而破壞,不再認同一對獅子背後所代表的歷史和文化價值;還是又有蒙面臥底警察,製造事端誣蔑抗爭者,心裏感到迷惘。

廣告

作為一個 5 號仔的小股東,還記得 2009 年,金融海嘯期間病重的大笨象血淚史:40 元那條血肉長城、競價時段 U 盤跌剩 33 元、之後 3 月中的世紀大供股在風雨飄搖的情況下超額完成,時任舵手霍嘉治,更公開感謝香港人、香港股東及香港員工。當年全城上下一心,幫助匯豐走出困局,靠的是香港人;而不是港共政權,更不是香港警隊。對匯豐的知恩不報,心裏感到憤憤不平。

作為一個機構投資者,香港巿場對整個匯豐集團的税前盈利,佔有一個極之重要的比重;集團必須妥善處理與香港市場內每一個持份者的關係。內地中央政府固然重要,香港市場的數以百萬計客戶亦然。在過往七個月的敏感時期,更需要保持各方平衡。

廣告

星火事件,在向有關機構呈報之前,負責該戶口的客戶經理及銷售管理層有否接觸客戶,向其了解最新近的業務及戶口情況,以進行詳盡的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如客戶的業務及戶口有所變更,有否向客戶提供專業合規的建議?事件發酵至此,令匯豐品牌形象遭受嚴重的負面影響,甚至令其位於旺角的旗艦大樓,需要停止營業,對全香港的個人及商業戶口影響尤大。事件牽連之廣,心裏感到有人為失職,並必須承擔責任。

作為一個和理非,在剛過去的一月一號元旦遊行(有不反對通知書,即合法遊行),見著整隊蒙面並手持武器的「警員」,由匯豐灣仔分行內衝出,感官上很震驚,不期然閃出省港旗兵的畫面。匯豐是否仍然重視客戶體驗(Customer Experience)?匯豐對風險的評估、管制及管理(Risk Assessment, Control and Management)是否有需要作全面的檢討並更新,令其與時並進?另外,就今次的軒然大波,匯豐應該嚴格執行其 Consequence Management 政策,對各持份者作出交代。

作為一個黃色經濟圈的銀行服務使用者,選擇真的越來越少。最初要從中資銀行調走資金,到現在連匯豐及恆生亦被波及。餘下的港資銀行,又擔心其在內地的借貸會影響在港存款的安全性,結果只餘下美資及星資。連使用銀行服務都這樣難,心裏感到很無奈。

作為一個商科畢業生,畢業多年但仍然記得,商業道德(Business Ethics)是必修科。如果香港人能堅持底線,心裏感到依然有希望。

 

思言財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