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ear Gas 的前世今生 (一):簡介

2020/4/12 — 14:4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范樂兒】

反送中運動以前,催淚彈對香港人是非常陌生的。對七十年代以後出生的人,首次挨催淚彈的經驗應該是二零零五年的反世貿運動,然後就是雨傘的「九二八」事件。那時不過「區區」87 枚已經令人十分震憾,誰也不會料到反送中至今警察竟然瘋狂地射了超過一萬六千枚催淚彈。香港人苦中作樂,為此而創作了充滿黑色幽默和本土色彩的說法:「TG 放題」;更有人做了幅全港十九區 TG 的 Bingo 遊戲圖。 TG 已經由新聞片段和歷史圖片走入尋常百姓家,成為我們的日常生活經驗。對於 TG,我們需要有更深入及全面的認識。

任教於英國 Bournemouth University 的 Anna Feigenbaum 博士由 2013 年開始與團隊對催淚彈進行全面而深入的調查,並於 2017 年寫成《TEAR GAS》 一書。該書副題是:「From the Battlefields of World War I to the Streets of Today」,揭示催淚彈怎樣由戰爭武器變為鎮壓群眾的工具。

廣告

Feigenbaum全書最重要的訊息有三:

  1. Tear Gas是化學武器,絕非甚麼安全、無害、有效的人群控制工具。
  2. 催淚武器並非邪惡極權的獨門武器,而是一門超過 100 億美金的跨國大生意,一條涉及由科研、生產,以致物流、銷售、宣傳、公關的龐大產業鏈;
  3. 應該全面反思催淚武器,以規管、抵制、(禁絕?) 催淚武器的生產、銷售和使用。

本文將以連載方式,轉述書中的重要內容和觀點,在有需要的地方也會加註其他資料。

廣告

香港人需要認識TG,抵制TG也需要有香港人的聲音。當一個人口密集的城市半年內挨了過萬枚催淚彈和不計其數的胡椒噴劑,大概我們都是專家。

甚麼是Tear Gas?

Tear Gas,我們慣常叫作催淚彈 (或者干脆簡稱 TG),腦海裡即時浮現一幅煙霧彌漫,群眾四散的畫面。但其實 Tear Gas 不是氣體,而是一些化學合成物 (compound),一些導致催淚效果的中介物質 (lachrymatory agents)。它可以極微細的粒子、蒸氣、或者液態形式出現。應用上,它可以是一枚一枚 (canister) 用槍械發射的催淚彈或者是grenade (類似手榴彈,香港警察的胡椒球即屬此類),胡椒噴劑亦屬於 Tear Gas 的一種。無論哪一種形式,這些物質都會附在皮膚、泥土、衣服、建築物等物件上,對人體和環境做成長久傷害。

Tear Gas 對人做成物理和心理的傷害。物理傷害有三類:一、當中的化學物質直接損害人體不同器官,引致流淚、灼痛、視力模糊、紅腫、流鼻水、嗆口嗆鼻、吞嚥困難、流口水、胸悶、咳嗽、氣喘、呼吸困難、皮膚刺痛發炎、噁心、嘔吐等短期徵狀;亦會導致小產,甚至長久破壞身體器官,特別是呼吸系統。二、催淚彈由槍械發射,直接打擊人身。長久以來,已有無數受害人因而盲眼、頭骨受損,甚至死亡。三、Tear Gas 要發熱和擴散,必須附帶一些易燃物質,因而引發火災,毁人財產,奪人性命。

心理傷害方面,受 Tear Gas 襲擊的人會出現恐慌、焦慮等情緒,若襲擊在人多密集,通風不足的地方發生,更可能因恐慌導致人踩人的慘劇,或者做成長久的情緒創傷。 2014 年美國密蘇里州發生大規模示威,一個名叫 Tory Russell 的抗爭者接受英國 BBC 訪問時說:「(催淚彈) 擊中人身前已經對你做成精神傷害…… 它令人不知所措…… 除了驚恐,你甚麼都不知道。然後你嘗試尖叫,無法呼吸。它入侵你的肺部和胸部….. 你呼吸不到…… 所有事像在十秒之內發生…… 你開始哭…… 打噴嚏、咳嗽……」  2013 年土耳其爆發「佔領 Gezi Park」運動,警察在首二十天內發射十三萬枚催淚彈,當中一位名叫 Lobna Allami 的抗爭者被擊中頭部,頭骨破裂,腦部受創,昏迷達二十五日。最後她雖然活下來,但身心嚴重受創,接受記者訪問時說:「我常常哭,因為我已經失去我的能力和知識。我再也無法閱讀、無法寫作,也無法再像往常一樣說話。」Lobna 本來是個碩士,無蹈家、能講四種語言,常常參與動保和執垃圾等義工活動。全世界因 Tear Gas 而傷亡的人不計其數,但跟香港一樣,從來沒有相關的確切統計。

在這些創傷背後,卻是天文數字的利益糾結。Feigenbaum 説 2011 年既是全球抗爭運動風起雲湧的一年,但同時也是 Tear Gas 之年。當時全球 TG 銷量激增三倍,用以鎮壓此後由美國華爾街到拉美、非洲、中東、印度、巴基斯坦、泰國、以致香港的抗爭。美國以外,印度、巴基斯坦、南韓、中國都染指  Tear Gas 的生產,意圖在龐大市場裡分一杯羮。參與整個產業的人不只獨裁政府,還有軍工企業、毒物專家、病理學家、醫生、化學家、律師、發明家、市場營銷專家、物流商、聯合國代表等不同人士,他們把 Tear Gas 由戰爭武器轉化成日常鎮壓工具,甚至以「正常、無害、安全、有效」去包裝。我們慣說胡椒水,好像與平日食用的胡椒粉差不多,這當然非常誤導。2011年 Fox News 主播 Megyn Kelly 竟然在節目說:「胡椒噴劑本質上是食物產品。」但其實,它的熱度比我們日常食用的胡椒產品強一百三十萬倍!

整個 Tear Gas 的故事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本文第二篇將介紹 TG 的前世:一戰化學武器。

1. Anna Feigenbaum, Tear Gas – From the Battlefields of World War I to the Streets of Today, London, Verso, 2017

2. Feigenbaum 沒有明言全面禁絕 Tear Gas,但從全書脈絡看,若有人如此主張,她大概不會反對。

3. 書中提及 TG 的主要成份有三:CS (2-chlorobenzylidene malonitrile)、CN(chloroacetophenone)、CR (dibenzoxazepine)。胡椒噴劑的主要成份則是OC(oleoresin capsicum),同屬於 Tear Gas 家族。筆者是化學盲,此處從略。

4. 2011年11月Megyn Kelly與另一霍氏主持 Bill O’Reilly 在節目內談論早前 UC Davis 校園警察向示威學生反覆噴射胡椒噴劑的事件。當時 Kelly 雖然戴了頭盔,形容噴椒粗暴而且冒犯,但不斷為警察開脫,而一開始說「I mean it’s like a derivative of actual pepper, it’s a food product essentially….」更令觀眾嘩然。事後 New Yorker Nick Douglas 公開挑機,發起聯署要求Kelly上電視喝光一劑胡椒水,聯署只需一天就得到過 15,000 人簽名支持。詳見 Huffington post

(作者自我簡介:喜愛發夢,夢想成為陳綺貞+Serrini,遊移於香港和台北,在無聲的街角,感受城市的冷漠。終極偶像是Tiresias,觸碰每一寸細緻的愉悅與驚喜,書寫顛覆的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