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5,000

2019/11/30 — 14:35

市民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外聲援

市民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外聲援

記得反送中運動中段時,筆者與友人談起,擔心運動持續暴力化,最終會出現一個場面:被控告者多,控罪嚴重,大部份被告未必可以承擔高昂的訴訟費用。而支援被捕人士的基金無力承擔因為被控人數太多而造成的天價訟費,財力比較充裕的和理非卻因為勇武的武力昇華到他們難以接受的水平而拒絕再提供財政支援。最後導致運動後期的被捕者因為無法支付高昂訟費而被逼認罪或未能聘得適合的律師為自己辯護,造成大量冤案。

警方最近公佈被捕人數已超過 5,000 人。假設當中 10-20% 的人被告上法庭,而控罪俱為嚴重的暴動罪的話,案件在區域法院審訊連上訴所需的費用,估計每位被告需要幾十萬。簡單乘數,牽涉的訟費可高達數億。

筆者有捐助的 612 人道基金。不少抗爭者認為 612 的運作官僚,留的錢太多,未能有效支援「手足」。卻不知道後繼醫療以及法律開支驚人,612 手上 8,000 萬的儲備必然不夠用。筆者不清楚另一大型基金「星火」有多少儲備,但就算金額與 612 接近,兩者相加,即使當中有部份被告可獲法援資助,但估計扣除基金對其他人士其他方面的人道支援開支後,依然不足以支援所有被告。

廣告

大家可能覺得筆者「膠」,但我至今依然深信抗爭者需要面對公平司法審訊的結果。但我一直關心他們能否獲得公平審訊,尤其在當權者大規模濫權下,民間為他們提供最大的法律支援以確保他們能得到公平的對待,也是捍衛法治的一種體現。

隨著區議會落幕,和勇合一的投票率,我相信依然有不少和理非港人願意繼續財政上支援運動。但我們需要一個更常規化、更恆常化的融資計畫來確保抗爭者最終依舊能獲得公平審訊。就此筆者綜合幾個各方收集的簡單建議:

廣告
  1. 非建制區議員,以及每位其招聘的議員助理都將每月薪金一小部份捐出。我當議員 $2,000,助理每位 $1,000,加起來就是每席可捐出 $5,000 作專屬用途(金額當然還有上調空間!)。綜合起來就是每年差不多 1,000 萬的收入。如果被捕人士司法程序要走幾年,應該有足夠時間籌得數千萬支援被檢控人士;
  2. 黃色經濟圈:這個未有「平靚正」的方案,但就算最 low tech 的方式:「黃店收費台前面放個募捐箱」。條數這樣計算,當每週有 1 萬人次參與黃色消費(就當食飯),每人每次賣單之後「打散廿蚊紙」,將 $20 入箱,加起來就是每年另一 1,000 萬的進帳;
  3. 老調重彈:靠民陣遊行募捐,估計應該可以籌得 1-2,000 萬。

三管齊下,加起來就是個一億的支援基金,可以確保抗爭者能獲得足夠的法律支援。

畢竟捍衛法治,人人有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