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Day We All Died

2020/12/3 — 13:36

黎智英

黎智英

黎智英案三人被控同一控罪,第二第三被告俱可保釋,唯獨黎不允許保釋。

唯一可解釋原因係,保釋與控罪嚴重與否無關,而是擔心黎智英會棄保潛逃。

但全宇宙最諷刺的事是,他如果要逃的話,多年前已經可以逃。而他就算要逃的原因,都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被政治逼害,及對司法制度失去信心。

廣告

如今因為這個原因而拒絕他的保釋,正是倒果為因!

更甚的是,他的控罪相對輕微,即使罪成,判刑也未必很重,卻需要還押四個多月!

廣告

自問絕對不算蘋粉或黎粉,但這是我二十多年來,看到最不公義的司法決定,沒有之一!

我知道很多朋友會笑我為何還相信這個制度,但自問一個從制度中走出來的人,心裏面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清楚制度哪一部份在守住,哪一部份已淪陷。但正如一個醫生看著一個患了三期癌症的病人,癌細胞一天沒有發現已擴散,一天你都不會叫病人回家辦理身後事多陪家人,一天你都會努力一盡己力去醫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