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Fallacy of Hope

2019/9/30 — 20:39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Pixabay

今年 6 月時份,本來打算為香港社運寫下「希望三部曲」打打氣。無奈時勢發展比我行文更快,本來寫好一半的,很快就與現實脫節,三部曲的最終回只好暫時擱下。

所以這篇文,我會定位為「最終回前傳」。

筆者天生樂觀,但也是現實主義者。這三個月下來,我看到的令我不得不悲觀的拋下以下預言:

廣告

「我們這一代熟悉的香港已死。」

我們這一代熟悉的香港,是個依靠一國兩制,背靠大陸面向世界,匯天下財富人才的地方,管治良好,法制成熟,是片福地。

廣告

但一條送中條例、一場逆權風暴,筆者即使作最樂觀推算,政府竟能奇蹟地收拾這場風波,餘下卻是一個個不可能化解的死結。

這場運動對香港最大的破壞,不是制度的破壞,而是直接將當權者的面具及手套撕下。一個人或組織的核心價值會在大危機前暴露,不再假裝公平守法、不再刻意克制、不再強扮公正持平、不再歡迎理性,實實在在告訴大家舊有的優良制度已經不復再,大家不用心存僥倖。

對港人來說,二百萬人的醒覺,睡醒了不可能再沉睡。有能力離開的已經開始用腳向政府投下不信任的一票;餘下無力離開的將會困獸鬥。不受制衡的權力不會罷手,就算你可以換特首也換不了他背後的一群群逐利者。只需要政府一踏錯步,萬人空巷的場面再次出現,怒火街頭也重新發生。即使今日在街上的年輕人回家後自強不息,修身齊家,長遠他們還是需要活在一個隨時回復動盪的城市,而他們的下一代只會比他們更躁動。而這二百萬人的最大力量將會是在選舉時一舉攻下議會,令政府施政舉步維艱。

即使當權者奇蹟地肯妥協換取短中長期的平靜,與民生息,這不會是因為在北京的當權者退讓下來。香港對中國有太重要的戰略地位,短期內中央會妥協以讓這個城市繼續為國家效力,作為資金及財產進出口的安全港。但即使從最合理的想法,中央已經視香港為一大隱患,必然部署淡化香港的功能,分散因香港出現動盪而衝擊國家體制的政策風險,是最自然不過的結果。但中央如何擺平那躁動的二百萬人呢?

筆者估計中央會加快殖民香港。每日 150 位的單程證額度可能會提高。如果中央真的決定與民生息的話,未來的新移民質素會提高,大學碩士博士生,來自內地的專業才俊,成功的中小企業老闆等會成為移民新貴。他們可能很多教育水平會較高,意識形態與港人有別但卻更能融入這片土地。平日他們會親經濟而遠政治,但一到選舉時就發揮力量溝淡二百萬醒覺的選民,確保立法會繼續為港府護航。議會抗爭應該繼續,但即使短期內能借反送中重奪議會優勢,但這優勢長遠難守。

而外國政商界也從此對香港產生戒心,加上中央逐步淡化香港的優勢,外國投資者難免會開始減少對香港的投資及依賴。放眼亞洲的企業會選擇落戶新加坡;北望神州的可能會選擇接受內地的遊戲規則,乾脆進駐內地其他一線城市。而隨著外國越來越將香港與內地的看待一體化,紅色資本利用香港走出去將會越來越難。當然這種種不代表會出現大規模的企業逃亡潮,但肯定是香港最輝煌的已經一去不返。至於對外國專才來說,香港肯定不再是一流人才的落腳地,反而是在其他地方失意的外國人才希望來港翻身。

前人遺落的根基被毀,取而代之的政權無心為香港重新定位,香港將失去制度優勢。人才供應短缺,資金撤離,都印證香港難以翻身。

This City will die if it’s not already dead。

香港人,準備迎接黑暗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