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ikTok 退出香港市場 學者指《國安法》條文詮釋空間寬闊 憂港行內地式網絡審查 

2020/7/7 — 19:31

中資社交平台公司 TikTok 今日突然宣布退出香港市場,TikTok 香港公關回覆查詢時確認,公司因「近期事件」而撤出香港,未有說明所指是否《港區國安法》。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接受《立場》訪問時表示,近日 TikTok、Facebook、Twitter 等家資訊科技公司相繼宣布撤出或暫拒港府索取用戶資料要求,顯示國際社會對此有很大關注。傅景華憂慮,《國安法》賦予港府及執法機關極大權力,憂慮法例會將內地互聯網審查搬到香港實施。

傅景華認為,《港區國安法》條文所用的字眼非為普通法系熟知,條文詮釋空間寬闊,例如法例第 9 條訂明,政府應對媒體、網絡等牽涉國家安全的事宜,加強「監督」和「管理」,但未知具體如何執行。傅又認為,《國安法》條文賦政府及執法機關極大權力,「嚴格嚟講,係可以將國內的互聯網審查完全搬嚟香港」,為香港資訊自由帶來不明朗因素,或連帶影響香港金融市場資訊流通及運作。

不過傅指出,不少國際資訊科技公司有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經營的經驗,Facebook 、Twitter 等公司通常都願意配合當地法律要求,或例如 Linkedin,則透過合資公司「領英」進入中國市場,以同時符合中國及海外市場法律要求。傅景華指,相信多家國際資訊科技公司都需要「過渡期」,以權衡對人權保障及公司可承受的法律風險。

廣告

TikTok 是內地知名社交平台「抖音」的國際版,其下載和安裝量曾在美國市場躍居第一位,而在日本、泰國、印尼、德國、法國和俄羅斯等地,多次登上當地App Store或Google Play 總榜的首位。《明報》引述最新數字,指 TikTok 去年 8 月在香港擁有 15 萬用戶,業內一直認為,TikTok 在香港市場不大,在港業務更錄得虧損。所有亦有意見認為,TikTok 退出香港市場的決定,有其商業實際考慮。

莫乃光:相信 TikTok 決定僅商業問題

廣告

不過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認為,業內之前一直有傳 TikTok 打算在港擴充業務,惟一直未見大動作,香港年輕人對使用中資 TikTok 興趣不大。莫乃光估計,TikTok 此舉更可能是因應面臨美國及印度兩大市場封鎖的商業決定,「但就順水推舟,講多句話自己係獨立嘅,唔會俾資料中共政府 —— 其實係講俾美國同印度聽」,「呢個係商業問題,唔需要諗到太政治。」

不過莫乃光指,相信 Twitter、Facebook 等有在港開設辦事處的公司日後會面臨不少壓力,例如若公司選擇遵守香港《國安法》規例,應政府要求提供提供用戶資料,同時可能會違反其他國家法例。莫乃光指,今日多家社交媒體公司表示暫拒香港官方索取用戶資料請求,相信他們會檢視各項可能性,無法排除有部分公司最終可能會撤走。

網站可設 Geo-blocking 配合法例要求 不排除部分公司最終因壓力撤出

莫乃光指,相信目前多家公司正在觀望政府反應,及視乎科技公司有無抗辯理由、拒絕向政府提供用戶資料。莫又指,有資訊科技公司在某些地區例如中東國家、緬甸、巴基斯坦等,會就網頁資訊進行地區性封鎖(Geo-Blocking),以符合個別管轄區法律。

不過莫乃光又指,雖然《國安法》條文訂定政府對在香港境外危害中國國安的人士擁有域外法權,但相信實際執行上有一定困難,只要相關國際資訊科技公司的數據及用戶資料儲存於海外,港府未必能夠容易索取。

方保僑:TikTok 壯士斷臂 業界憂慮誤墮法網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則認為,現時難以判斷 TikTok 撤出,是否社交媒體撤出香港的前奏,但他估計因 TikTok 在港市場不大,放棄的成本不高,相反如果因此得罪印度或美國這兩大市場,將會血本無歸,「所以寧願壯士斷臂,走咗先。」

方保僑又透露,自從公佈《國安法》,業內不少企業憂慮會誤墮法網,他認為,如果港府想挽留國際資訊科技公司,有必要作更詳細解說。

朱凱迪:逼走 Facebook 前奏

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在社交平台撰文指,《國安法》實施細則授權警務處長可令電子平台提供用戶資料,違者可處罰款 10 萬元及監禁 1 年,這道命令將與多個國際電子平台直接衝突。朱凱迪認為,TikTok 的撤出是「逼走Facebook前奏」,國安法似乎是中國控制香港互聯網的策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