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o 選 or not to 選,what is the real question?

2020/3/2 — 10:55

呢篇係回應「好青年荼毒室」文章〈To 選 or not to 選〉提出對參選功能組別的三點質疑,哲學思辯,真理越辯越明,所以特別撰文回應。

討論之初,首先要有共識或者假設,就係同路人嘅最大公因數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落實真雙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係其中一個訴求,亦都係為香港落實民主政制最核心嘅一個。因此討論應否全面參與功能組別選舉係離呢個最終目標遠咗定近咗,就係個討論重點。

1. 資源分配問題

廣告

文中提出參選要消耗人力物力,議席嘅實質意義不足以補償所付出嘅資源,就唔值得投放。呢個論點係假設資源有限,而參選會分薄咗投放喺運動其他方面嘅資源,所以不值得鼓勵。

宜家講緊嘅係進攻一啲有機會光復嘅功能組別,例如飲食界、勞工界、進出口界等界別,而第一步就係要做選民登記。有資格登記做飲食界別嘅選民係現時嘅食肆經營者,宜家嘅情況係當中有九成食肆都未登記做飲食界選民,所以「廿蚊張」可以多年嚟喺飲食界低票當選,香港有幾萬個持牌食肆,「廿蚊張」以千幾票當選。早喺反送中運動時形成嘅「黃色經濟圈」已經將大量黃色食肆連繫埋一齊,要搶佔呢個界別就係要每一間食肆都交張表登記番做選民,到九月嘅時候去票站投票,機會成本極低。

廣告

論成本最高嘅係搵一個有意參選嘅侯選人代表「黃色經濟圈」食肆同「廿蚊張」對壘。面對一萬幾千人選民基礎嘅競選活動,比起地區直選要投放嘅資源細得多,但係功能組別嘅一席同地區直選獲得嘅一席喺立法會嘅重量相同,如果計資源分配值得與否嘅問題,功能組別嘅 CP 值高好多。

2. 目標和手段問題

參選地區直選又好,功能組別又好,甚至係區議會選舉都好,都只係一個手段,為達成「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為最高政綱而參選。關於能否確保代議士唔係食人血饅頭而係為落實真雙普選,呢個會留番喺第三點議員表現再解說。反而係呢點上面最緊要係回應番第一個問題:參選功能組別作為手段,離五大訴求係近咗定遠咗?

支持攻佔功能組別嘅論述好簡單直接:就係要立法會簡單過半,取得憲制上嘅否決權,可以否定政府嘅所有法案,包括廿三條、財政預算案,唔批警謊加薪等等,逼使政府讓步,否則整個政府停擺,實行終極攬炒。

相反,如果唔支持進攻功能組別者,個論述係點?行動路線圖係點樣可以爭取到「五大訴求」?上述講嘅資源分配究竟係分配去邊?反對者其實係有責任去提出另一條路線同論述,比進攻功能組別更有效、更有可能去達至五大訴求。國際遊說、白宮聯署,呢幾個月以嚟一直咁做,但係成果如何?警暴有無減低過?即使美國通過咗《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其中一條款係支持香港落實 2020 雙普選,但係作為香港人可以點樣 enforce 呢條美國嘅法例喺香港實施?美國自己都要處理自己嘅疫情、經濟、年尾總統大選問題,就算佢按照《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向中共及港共官員實施制裁,包括凍結在美資產,禁止有關官員黑警訪美,但係九月嘅立法會選舉同功能組別仍然會如期進行。

如果單單杯葛功能組別就可以令到九月嘅立法會選舉唔會發生,令到香港陷入憲制危機嘅話,我絕對支持全面杯葛功能組別。但係事實上你杯唔杯葛佢,功能組別選舉喺九月仍然會如期進行,佢構成不公義嘅立法會喺香港仍然有憲制地位,呢個係殘酷嘅事實。唔去進佔功能組別務求立法會過半,其實等同 status quo,等同延續不公義政權,所以抗爭者係要全方位去求變以衝擊現有體制。

3. 泛民議員表現問題

歷史上泛民議員的而且確做咗好多出賣選民嘅舉動,包括民主黨走入中聯辦秘密談判,包括認為法治仲係有險可守、「over my dead body」、七千幾人俾人濫捕濫告但係到宜家都未死嘅大狀議員,罄竹難書。即使無人可以改變歷史,但係我哋唔可以一次過抹殺泛民議員喺上年反送中以來嘅表現:民主黨嘅鄺俊宇都可以變成「鄺神」,許智峯三番四次出現喺衝突嘅最前線,連「老鬼」主席胡志偉都喺催淚煙霧中無退縮堅持要見指揮官。呢啲都係發生咗嘅事實。唔係話佢哋可能彌補到之前犯嘅錯,但係的而且確喺反送中運動入面,佢哋係其中一部份嘅抗衡力量,我哋面對更加大嘅共同敵人,並無分化嘅空間。

況且,進佔功能組別唔等同永續泛民議席,區議會選舉大量政治素人當選就代表咗人民求變嘅心態,進佔功能組別嘅議員可以唔係泛民,可以係光榮冰室嘅老闆,可以係一間小咖啡店嘅東主,新嘅戰場正正提供咗新嘅空間俾新人發展。比起需要地方椿腳嘅地方直選,功能組別嘅發揮空間同成本更低,更加適合素人參政。睇唔過眼泛民一貫以嚟嘅所為,有志之士應該挺身而出取而代之,當年梁天琦輸咗都受人尊敬,係因為佢肯企出嚟挑戰巨人。

另一個問題係點樣可以確保拿到議席嘅人唔係只係食人血饅頭,當選後忘記初衷。其實呢個係所有代議政制都存在嘅問題:點樣確保候選人會兌現競選承諾。所以所有選舉都會輪替而唔係終身制,更加重要嘅係,作為選民我哋有無盡到監察議員或者當選官員施政嘅責任,定係淨係選完就完結?呢方面反映咗一個地方嘅民主成熟程度。我哋唔會因噎而廢食,同樣,我哋亦都唔應該驚「當選者會唔會違反承諾」而唔支持民主政制一樣。

功能組別嘅不公義本身帶有原罪,但係單單因為佢嘅原罪就放棄呢個戰場,係中共最想見到嘅結果,我哋嘅敵人從來都無原則,無底線,只在乎結果。今日林奠可以講香港確診武漢肺炎嘅人數比較係歸功於港共政府,他日立法會過半、通過廿三條就講成係香港廣大市民嘅共識同願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