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0/20 - 18:54

【We Connect 一年・上】清真寺外遭藍水射傷 毛漢覺醒追究警暴之路

去年今日(10 月 20 日),下午四點左右,九龍清真寺門外無示威者,水炮車駛經時,卻無故向大門及途人噴射藍色水 ,引起少數族裔及伊斯蘭社群震怒,警方高層當晚就前往清真寺清潔及解釋,特首林鄭月娥翌日急急親身前往道歉。

回首過去一年,反送中眾多警暴事件中,惟獨此事,破天荒獲政府公開道歉。

全身染藍的受害者之一,正是今年 74 歲的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Mohan Chugani)。那幾天,特首林鄭、時任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現任處長)、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均直接以電話或電郵問候,向他致歉。

廣告

那一刻,毛漢看似離公義很近,比任何香港人都近,不過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一年之後,今年八月他收到該課信函,指調查報告已呈交監警會,卻仍未有結果。事件像一記當頭棒喝,令他改變。

警方投訴內容中,就當日照片,要求毛漢標示自己所在。

警方投訴內容中,就當日照片,要求毛漢標示自己所在。

少數族裔領袖被標籤為「暴徒」:追討公義之路

政府低頭,事出必有因。《立場》翻查資料,九龍清真寺曾因地鐵工程出現結構危機,由海內外穆斯林募資共 2500 萬港幣,在 1984 年完成重建 — 當中沙地阿拉伯政府捐款約 230 萬港幣,佔近十分一。「一旦(清真寺)受到任何形式的破壞,就唔係林鄭嘅事了,我認為伊斯蘭各國會直接同習主席交涉。」毛漢說。

「點解同我道歉?因為佢哋知道我係邊個,我係印度協會前主席,我土生土長,亦同好多官員開過會,佢哋知我唔係搞事,亦唔係示威者。」他指,七十年代,印度協會曾控制香港出口額約一成,「當然現在少咗」。

跟記者重回當日現場,毛漢抓住欄杆,憶述當日前往去會所途中,見到朋友在場,包括融樂會總幹事張鳳美及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才去寺外聊天。水炮車駛過,不料直接噴射藍色水,瞄準了他,他走避不及,被水柱淋個正着,足足兩次。他想起水炮車力度達三百磅,背對緊抓寺外鐵柱。「醫生話如果射到眼,眼珠都打爆。」全身像被火燒,沖澡後仍需送院,家人急急帶來衣服後卻漏了鞋,導致腳醃在成份不明的藍色水中約三小時。

2019 年 10 月 20 日,警方水炮車射中尖沙咀清真寺,毛漢全身「染藍」受傷。

2019 年 10 月 20 日,警方水炮車射中尖沙咀清真寺,毛漢全身「染藍」受傷。

長達十天,他身體灼痛,痛至無法入眠,最痛就是腳。年逾七旬,他有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仍持續覆診,現時雙眼視物清晰度受影響,腳不痛,但皮膚脫色,留下淺淺一絲藍色,仍需天天抹處方藥膏。

他親眼見到現場沒有示威者,但當日稍後,警方在 Facebook 發帖時,稱調派水炮車「驅散彌敦道一帶的暴徒」,顏色水誤中清真寺正門。事後警方記者會又稱行動目的為「保護清真寺」。

「如果警方係啱嘅,冇錯,咁點解特首、張建宗同鄧炳強都同我 say sorry?」毛漢不忿被標籤為暴徒,遂往投訴警察課投訴,還被警員問:「係咪想人道歉(looking for apology)?」他只有一個訴求,想警方改正紀錄。「我淨係想佢澄清紀錄(set the record straight),我唔係一個暴徒(rioter),唔係一個示威者(demonstrator),我係一個無辜旁觀者(innocent bystander),就係咁簡單。」他指若果派出一至兩名少數族裔警員駐守,保護清真寺,事件未必會發生。

去年 10月 22 日,毛漢投訴清真寺射藍水事件的內容摘要。

去年 10月 22 日,毛漢投訴清真寺射藍水事件的內容摘要。

他引述,事後有政府高層告知,前線警員不受控,亦有警隊高層解釋,水炮車是新的,駕駛警員缺乏經驗,他當面問:「既然係咁,點解會畀佢揸㗎。」他形容水炮車射中清真寺是一個「愚蠢的錯誤(silly mistake)」,即使沒法進行全港性獨立調查,至少警隊應就此一事件,進行內部獨立調查,他認為好簡單,「如果嗰個差人做錯咗,咪淨係處罰(sanction) 佢一個咪算數囉,至少我哋知道錯處何在(at least we know where the fault lies)。」

他說:「人係可以錯㗎嘛, 差人唔錯得嘅咩?」

向高官發聲:我 speak up 唔係等於我係黃

被藍色水射中,毛漢沒有變黃,強調自己沒有顏色:「我 speak up 唔係等於我係黃。」在毛漢口中,當日被水炮車擊中,是「啟發(inspiration)」,也是「覺醒(awakening)」。多了發聲,多了關心政治,只因毛漢從未見過香港如此動盪。

不過,普通市民走上街頭、或在社交媒體發聲,毛漢則向高官發聲。

去年十月末,過印度新年「排燈節」時,他與孫兒坐在車中,往家中拜神路上,在何文田看見身穿校服的學生,被數十名警察追趕,最終被三四人撲到地上壓住拘捕,教他心痛。他曾多次和鄧炳強說:「阿鄧Sir,你啲差人重唔重手啲?After all they’re children,唔係黑社會。」鄧炳強反駁說:「一定要咁多人先㩒得到低。」對話就此打住。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每年十一國慶,政府均邀請他出席升旗禮。在路上,他看見街上警方嚴密佈防,像打仗,但沒人示威,他心不舒服,回想起遭水炮車射擊畫面,又跟警隊高層說:「需唔需要咁重手啊?而家好和平喎(It’s peaceful and quiet now)。」對方指聽聞有人示威,他直指警方應做好情報工作,浪費警力,即浪費納稅人金錢。

有次和鄧炳強見面吃飯,毛漢問他:「你(警隊)以前係全亞洲最佳,而家發生咩事?」對方沒有正面回答,僅指警隊會變好。

每一次與高官見面,他均耳提面命:「你要同香港青年多啲溝通。」即使對方聽了就算,也「睇唔到政府做緊啲乜嘢」,但他還是說了。

建制友好中,不是沒有人勸他小心發言,他自知發聲舉措是「不受歡迎」,眼見香港急劇走下坡,基本權利被侵蝕,經濟變差,政治收緊,他想香港變回十年前的模樣,這是他的夢想。「誰願意發聲呢?我不明白,董建華、曾蔭權做特首時,香港唔係咁,即使係梁振英嗰陣,香港都可以話事(Hong Kong has its own say)。」

「而家香港邊個話事,你同我都知,係林鄭話緊事,抑係西環話緊事?」毛漢又說:「來到現在,香港係需要一個新政府,新領袖(a new governemnt, a new leader)去重新開始。」

連更敢言的親弟弟傳媒人禇簡寧,亦著他小心再小心,不要牽扯進更深的政治,因「冇嘢會發生(nothing is gonna happen)」。對此他有所保留,說:「至少我可以嘗試。」但又不忘加一句:「所以我而家同你講嘢都好小心。」

尖沙咀清真寺 10 月 20 日下午被警察水炮車的藍色水炮射中,特首林鄭月娥翌日(21 日)上午到訪清真寺與穆斯林社群領袖會面。(政府新聞處圖片)

尖沙咀清真寺 10 月 20 日下午被警察水炮車的藍色水炮射中,特首林鄭月娥翌日(21 日)上午到訪清真寺與穆斯林社群領袖會面。(政府新聞處圖片)

親建制族裔領袖的異數:中立的覺醒

不論在建制友好眼中,還是少數族裔領袖中,毛漢都因發聲成為異數。

2005 年民建聯創立少數族裔委員會,是政黨中首個,奠下族裔領袖親建制的政治基礎。毛漢亦是委員之一,會內不討論社會事件,包括清真寺事件,因已向警方投訴。他坦承,「我不認為任何親政府政黨會突然批評政府,特別是香港警隊。」

建制不變,毛漢卻變了。以往每逢選舉,建制友好會請毛漢幫忙拉票,包括與他相熟的民建聯少數族裔委員會主席孔昭華。到了去年 11 月區議會選舉,印度廟內一度只貼建制派候選人的照片,他就向負責人要求「一係個個都唔擺得,一係個個擺得」,也得放上民主派候選人的照片。他說,因為這是宗教場所,公共地方,並非政治機構,「啲人鍾意邊個就投邊個(the person votes who he wants to)」。往後選舉,他稱會保持不偏不倚(impartial),不再偏幫民建聯拉票,「因為兩方面都係朋友,我覺得咁樣唔公道。」

在少數族裔領袖中,幾乎沒有人會就政治問題向政府進言,除了他。「我不明白,我不想批評我嘅社群,但真相如此,」他以英文謹慎地說:「佢哋不喜歡惹麻煩(rock the boat),唔係我鍾意惹麻煩,但我想說出心聲(speak my mind),如果佢哋(政府高官)聽部份我講嘅嘢,至少香港制度會改善。」他冀望有更多人加入他的行列。

他說,國安法生效後,圈中約四五十歲的印度商人已開始減持香港房產,轉往外國買樓,轉移資產,更認真考慮移民至新加坡,「任何唔係香港嘅地方(any other places but not Hong Kong)」。香港繁榮是多個種族共同建成,「如果香港得返中國人,冇外國人,生存唔到」。如此局面非他所願,才願意發聲促進改變。毛漢家族紮根香港百年,到他已是第三四代,他不會移民,「我無處可去,香港就係我屋企。」

2019 年 10 月 21 日,特首林鄭月娥造訪清真寺,與相關領袖見面。(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2019 年 10 月 21 日,特首林鄭月娥造訪清真寺,與相關領袖見面。(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香港沉淪 得不到公義

家人間中提起當日事件,仍著他小心,見警察要避開,他說:「我根本冇犯法,點解要避開得㗎?」不過,他以往回家會在清真寺門外等巴士,現在則刻意走前一個站。

相對其他遭受警暴的人,僅毛漢能獲政府高官紛紛道歉,他認獲特別待遇(privileged)。與此同時,他也心知肚明,得不到公義,不是一架水炮車的問題,而是事件涉政治考量,一旦向他解釋,警方就開了先例。

向監警會投訴,亦未必有結果。由去年 9 月至今年 4 月,1895 宗與反送中有關的投訴警察個案中,僅 308 宗已完成調查報告,僅 98 宗獲監警會通過,其中 6 宗有結果 — 3 宗證明屬實,而 3 宗調查後無過錯。

若果調查結果不公道,毛漢仍會持續上訴。若有地位如他,也追不回公道呢?「好簡單,如果冇嘢做到,咁我哋就明白一件事:香港沉淪成為警察國家(police state) — 呢個係唯一一個結論。」

毛漢褚簡寧(Mohan Chugani)去年因清真寺被水炮車擊中,全身染藍後,就警暴發聲。

毛漢褚簡寧(Mohan Chugani)去年因清真寺被水炮車擊中,全身染藍後,就警暴發聲。

文/鄭祉愉
攝/Sheryl Wong

影片部分片段來源: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