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係肥仔 K】肥仔遊紐西蘭 越野賽要俾啲掙扎 目標跑畢全程

2020/9/14 — 18:54

Tarawera Ultramarathon 木製的完成牌(作者提供圖片)

Tarawera Ultramarathon 木製的完成牌(作者提供圖片)

【文:肥仔 K @ Weak Ends Here】

2020 是跑友始料不及的一年,比賽無期,但也是好時機讓人慢下來,整理以往經歷。上回提到,肥仔 K 在年初的 HK100 出師不利,於 50 公里退賽。今次就分享在疫情於香港爆發前,肥仔 K 登上往南的客機,參加紐西蘭羅托路亞的 100 公里賽 — Tarawera Ultramarathon。

102 公里的比賽在清晨出發(Tarawera Ultramarathon Facebook 圖片)

102 公里的比賽在清晨出發(Tarawera Ultramarathon Facebook 圖片)

廣告

每年的 2 月 6 日是紐西蘭的國慶日,而 Ultra Trail World Tour(UTWT)第二站的 Tarawera,也會在此星期的周末舉行。兩年前,賽會首次增加了 100 英哩組別,今年則新增適合新手參加的 21 公里組別, 另外有 50 公里組別和肥仔 K 參加 102 公里賽事,這組別有超過 600 人參賽。

廣告

賽事較親民 Haka 戰舞提升士氣

挾著 UTWT 計分賽之名,加上過去多年,賽會與羅托路亞的毛利族建立良好關係,所以比賽吸引來自 59 個地區及國家,共 3,000 多名跑手參加。紐西蘭的地點及氣候很適合舉辦戶外體育運動,不過比起人民對國技欖球的狂熱和三項鐵人的普及,越野跑在紐西蘭不算熱門項目。

肥仔 K 來到南半球,那麼遠,總不想再帶住遺憾,DNF 回去。若要完成,必先盡量熟悉比賽地形,比較 HK100 的總爬升(+4,300 m),Tarawera 的總爬升(+3,600 m)確算「較親民」,今次不用爬大級樓梯,取而代之是變得很長的斜坡,常常看不到盡頭。對於拉動接近 80 公斤的身軀,拉牛上樹的肥仔來說,斜坡比梯級算是利多於弊。

比賽前兩天的天氣預報顯示,當地已 10 天沒有下雨,等待我們該是酷熱及乾燥天氣。當時氣溫攝氏 28 度,對當地人來說是熱浪,但對香港人而言,乾熱總比濕熱好一些,肥仔 K 如此安慰自己。

首 42 公里的越野車道(Tarawera Ultramarathon Facebook 圖片)

首 42 公里的越野車道(Tarawera Ultramarathon Facebook 圖片)

我參加的 102 公里賽事於早上 7 時在郊區開始,參加者需 5 時多於市區乘坐大會巴士前往起點,起點的大草地是個高爾夫球場。起步前 2 小時,突然下起大雨,原本乾燥的草地突變了,走上去,每步都會讓鞋子沾上泥漿。起步前 10 分鐘,大雨漸漸減弱,傳統毛利族在細雨下表演著 Haka 戰舞,提升參加者士氣。

最初的全馬距離 「可跑性」很高

比賽路段,頭段的 42 公里「可跑性」很高,首 2 公里是高爾夫球場草地,之後進入森林間的越野車路,兩旁巨木參天,非常宏偉。說頭段「可跑性」高,皆因路面大多可平排容納四至五人或以上,選手完全可因應自己的速度前進,不怕阻礙他人。

天氣因早前的大雨變得清涼,很多跑手也起勁地跑起來,首 40 多公里地勢是緩緩向上,沒有明顯急斜,最高點只為 300 米左右,在越野賽而言是基礎程度吧。唯一的挑戰是 42 公里,只有三個補給點,當中兩個更分別相隔 14 及 16 公里,選手要帶備的補給也要相應增加,但我為減輕負擔,原本帶上 1.5 公升飲料,最後決定起步前大口喝了半升,只帶 1 公升水起跑。

42 至 60 公里, 狹窄小徑樹根路(Tarawera Ultramarathon Facebook 圖片)

42 至 60 公里, 狹窄小徑樹根路(Tarawera Ultramarathon Facebook 圖片)

跑完馬拉松距離,我離開補給點,路況由越野車路變成林間山徑小路,經過之前的路段,500 多名選手已分散起來,道路只能容納一人,時而旁邊是山崖的狹窄小路,過人並不容易。幸運地,肥仔 K 找到兩至三名配速相近的選手,邊跑邊聊天,時間也過得充實,但眼前看來這段路其實是最難的,有些樹根路非常難走,我不下三次差點在平地拗柴,而且最大的爬升在也在這段。同時,原先預計出現的熱浪終於來到,所以這段路,已不能像之前一樣慢跑,很多時候都只是快步行。

小便出血 要有對策

選手可於賽前一天登記,把需要的個人物品放在 42、60 及 80 公里的存包點。安全起見,在關站的時間以外,大會規定如選手在特定時間未能到達 60 或 80 公里的存包點,離開時,就要帶備多三項裝備(衫、褲及頭燈)才可起行。安全起見,肥仔 K 當然選擇放在 60 公里的存包點,以防被 DQ。我離開 60 公里時,距離 cut off 時間還有 2 小時之多,但酷熱天氣、喝水稍為不足,及更重要的是,硬水樽袋在腰包前方跑步時不斷撞擊肚腩,上洗手間時發現身體出了狀況,就是小便出血,唯有作出了一些調整:

  • 預定補給之外,再喝半升清水,之後的補水量也要提升。
  • 往後路段跑步慢一點。
  • 把撞擊內臟引起小便出血的水樽放落背包(不方便但沒辦法)。

60 至 80 公里是下坡較多的一段,80 公里前更有長達 4 公里的環湖平坦路段,但走過 70 多公里後要跑起來,談何容易!當我走到 72 公里左右,有這「談何容易」的想法時,後方就趕上一名參加 100 英哩的澳洲選手。

遊走於參天巨木間, 感受自己的渺小(Tarawera Ultramarathon Facebook 圖片)

遊走於參天巨木間, 感受自己的渺小(Tarawera Ultramarathon Facebook 圖片)

100 英哩及 102 公里的選手,在最後 60 公里的路段是重疊的,他比我們早 3 小時起步,我們遇上時,他已跑了 130 公里,而他仍然在跑(理所當然地,最後他成為該距離的總冠軍)。那一刻,肥仔 K 被磨光大半的鬥志再次被燃起,盡力在身體承受的範圍努力「掙扎」。

好消息與壞消息 歡喜亦遺憾

離開最後一個存包點,只剩下一個半馬拉松的距離了。好消息是最後 7 公里是城市附近的平坦路段,壞消息是在此之前有五座小山要連續挑戰,而身體已不斷發出訊號「真的跑不動了,可以慢下來嗎」,身體持續響起罷工信息,肥仔 K 盡力走完那些小山後,最終放棄原先的時間目標,於最後 6 公里步行回終點。

最後的城鄉路段,看著月光引路,心情既歡喜亦充滿遺憾。喜是知道完成比賽已無懸念,遺憾是盡了力,但未能做到理想的目標時間。想起用了八個月時間訓練及準備比賽,付出近一百個早上晨跑打好基礎(肥是饞嘴之過,不是沒有運動),隨着通過終點,一切終於暫告一段落。 

現在回想,哪會想得到 2 月的紐西蘭比賽,竟可能是 2020 年最後參加的比賽?

終於完成,不用 DNF!(作者提供圖片)

終於完成,不用 DNF!(作者提供圖片)

羅托路亞的日落,晚上 8 時半的光輝,無任何濾鏡或後製(作者提供圖片)

羅托路亞的日落,晚上 8 時半的光輝,無任何濾鏡或後製(作者提供圖片)

後記:

  • 比賽在國慶周的周末舉行,賽會此前於星期四會舉行免費的野外定向比賽,供當地居民(包括中小學生)及比賽選手自由組隊參加,充分體現賽會回餽社區,視社區為比賽一部分的精神。
  • 賽前的 expo 規模也不少,足夠讓選手滿載而歸,部分商品是去年款式,屬「outlet 清貨價」,而新款式的價格也比外面稍稍便宜。
  • 羅托路亞距離奧克蘭巴士車程為 4 小時,每日有多班不同班次,但必需提早預訂。巴士途經北島多個著名旅遊點如螢火蟲洞、哈比人村,可多預留半天參觀。如節省時間則可直接由奧克蘭轉內陸機,只需 40 分鐘便到達。
  • 羅托路亞是著名溫泉區,也是紐西蘭人的旅遊城市,建議比賽後要預留一至兩天,享受著名的 Polynesian Spa。

賽前一天到溫泉地熱公園晨跑(作者提供圖片)

賽前一天到溫泉地熱公園晨跑(作者提供圖片)

取選手包安排尚算迅速,只花 15 分鐘左右(作者提供圖片)

取選手包安排尚算迅速,只花 15 分鐘左右(作者提供圖片)

Expo 設有比賽限定商品專區(作者提供圖片)

Expo 設有比賽限定商品專區(作者提供圖片)

 

Facebook 群組:Weak Ends Here 跑步 其實唔難
Facebook 專頁:Weak Ends Here
Instagram:Weak.Ends.He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