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中大醫科生的建言:亡羊補牢 未為遲也 本土抗疫 刻不容緩

2020/1/30 — 17:5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Henry Law,中大醫學院醫科生】

早在數日前,衛生署宣佈符合呈報機制的病人能獲得免費隔離和治療。消息一出馬上獲得市民 大力抨擊,只因在政府遲遲不宣佈封關下,免費醫治意味公立醫療系統中門大開,「無險可守」。更甚者是,負壓隔離病房亦不一定優先為香港人使用,更是令人瞋目扼腕。直至28號記者會,林鄭才宣佈恢復非合資格人士求診收費。一次又一次的施政失誤,不但反映政府完全漠視市民訴求,對「本土優先」嗤之以鼻,而且完全慢板的防疫措施已把香港人的生命和健康當作政治賭注,莫說民主自由等政治權利,香港政府已經連保障市民健康安全的責任也置之度外。 

莫把香港人當愚民

廣告

免費醫治原則本引用香港法例第599章 《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源自世衛2005年所頒布的國際衛生條例 (Article 40,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原意希望患者或懷疑染病人士,不會因為醫療費用原因而延誤求醫,導致疫症更容易在社區散播,增加社區爆發風險。然而,當政府遲遲不 加強邊境管制、徹底封關的時候,我們怎能避免立意良好的制度被內地湧港人士濫用?政府推行前又是否有思考過可能帶來的unintended consequences?香港公立醫療系統快將不勝負荷下,政府又能否確保本地香港人能優先獲得醫治,確保納稅人資源當真能用於本地人身上,而非外來湧港求醫人士?一次又一次的錯誤訊息,一次又一次的延遲措施,已經令香港人對政府完全失去信心;「沒有病徵時不用戴口罩」、「封關不切實際」、「醫護不應激進爭取訴求」,一句又一句比粗口更難聽,只是把香港人當愚民般看待,根本沒有意識到一個全球級數的大疫症當前,如何切實地保障香港人的健康。政府口口聲聲指封關並不「可行」,那麼又能否提出反建議,馬上推行真真正正「切實可行」的邊境防疫措施,堵截源源不絕的內地人到港,防止香港社區爆發?如果沒有,又怎樣叫香港人能繼續相信一個不但漠視市民訴求,更已經管治失效的瘸腳政府? 

但即使恢復收費,政府在封關立場上仍是吞吞吐吐,28號所宣布的「局部」封關措施只能堵截小部分病毒源頭。所關閉的西九高鐵站、紅磡站、沙頭角及文錦渡口岸,總共佔佔總入口人次約10%,但其餘主要口岸如羅湖、落馬洲、皇崗、深圳灣仍是中門大開。再者,縱使內地暫停簽發自由行,但內地居民仍可申請其他簽證到港,如商務、探親、或其他原因,意味或有部分原先自由行人士或會 選擇其他簽證入境。封關政策偷換概念,達不到源頭堵截病毒來源的目的,再加上恢復非合資格人士求診收費,若果懷疑確診人士今後真的因為不願意付費而不求診,試問政府可以如何真正防疫?如何讓廣大市民放心? 

廣告

讓廣大市民放心,唯有本土優先

本土優先,公共資源用得其所,並非甚麼艱深難懂的訴求。市民納稅人的辛苦金錢,不但花在 屢屢超支的機場三跑、人車疏落的港珠澳大橋,而造價近千億的高鐵,不但帶來一地兩檢風波,更加成為病毒溫床,香港所確診新型冠狀病毒個案有不少都是經高鐵傳入。回想2009年香港確診第一宗H1N1豬流感時,政府反應迅速,不但封鎖患者入住的灣仔維景酒店,切斷初步傳播,更馬上把流感應變級別由嚴重提升至最高的緊急,毫不怠慢,全力應對。十年過後,政府不但掉以輕心,防疫意識鬆懈,早前張建宗更以「擔心人流聚集」為由遲遲不推行高鐵健康申報,其離地之狀更是令人側目。昨日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教授更指是次新型冠狀病毒有機會發展成全球大瘟疫,更不禁讓人聯想到2003年香港沙士爆發情形;但令人心痛的是,17年過去後,政府依然沒有學到教訓,如果香港當真出現社區爆發或死亡個案,港府確是責無旁貸。 

必須重新思考公私醫療系統規劃

筆者有醫生朋友,已經抽了生死籤進入Dirty Team工作。可是這一刻,你只能眼白白看著前線醫護成為整場人禍的犧牲者,大年初一時更有武漢醫生因新型肺炎逝世,看著每天公布的確診個案和死亡數字只會徒增無力感。讓人慨嘆的是,沙士的時候絕對沒有出現醫護罷工之論,因為大家共同敵人都是疫症,團結一致方能讓香港早日康復。然而十多年來所累積的公立醫療系統規劃失策,已經讓整個制度危在旦夕,內科病房繼續爆滿,專科門診繼續排長龍,但政府和醫管局卻用得過且過、「隻眼開隻眼閉」的心態,結果面臨大考驗時,醫療系統崩潰只是可預知的結局。我支持醫護罷工,因為多年來的施政失誤都是由前線醫護默默承受,流感高峰期內科病房佔用率超過100%時高層卻毫無反應,更離地至用魚蛋燒賣等小食為前線打氣,卻對根深蒂固的醫療規劃問題視而不見。除非政府和醫管局高層能切實推動改革,重新思考公私醫療系統規劃,減低前線壓力,否則即使香港可以有幸平安度過這場瘟疫,下一次更大型的公共衛生危機來臨時,受害的不但是前線醫護,更加是各位香港市民。 

馬謖帶兵的故事相信不用多說,亡羊補牢下一句,是「未為遲也」。筆者只是一介草民,所能做的只是呼籲政府能懸崖勒馬,不要再剛愎自用,而應採賢納諫,切實推行防疫措施,不要再把前線醫護和各位香港市民的健康作為賭注。醫學院的醫學倫理課程中,也不斷強調四大原則:尊重自主原則 (Autonomy)、不傷害原則 (Non-maleficence)、行善原則 (Beneficence) 和正義原則 (Justice),當中 Do No Harm 更是要一眾醫學生銘記於心。所以在此我也懇請香港兩間醫學院各位教授和醫生,能真正將市民健康放在第一位,即使政府不作為,也要有作為醫生的專業風骨,呼籲市民提高健康意識,及切實建議政府貫徹防疫措施,長遠更需要解決香港詬病甚久的醫療問題。 

除馬謖帶兵外,三國演義也有關羽大意失荊州的故事,不但招致眾叛親離的下場,更側面加速蜀國殞落。香港的基石有賴一代代香港人共同努力,年輕人每一次的上街抗爭,都是源自對這篇土地的熱愛,不願眼白白看著心愛的地方日漸墮落。香港已經輸了一整代人,已經再輸不起這場瘟疫。市民的健康和生命,正正只靠在位者的一念之間。每年農曆新年,賀年說話總離不開「新年快樂,身體健康」,但在今天的香港,快樂和健康卻是如此的遙遠和陌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