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認同 metoo 運動的法官,在判決時說明了什麼

2018/11/17 — 14:48

一個網友來我 post 下面留言質疑「唔通有疑點仲判有罪就叫公義?」之後又在另一個留言中數落呂麗瑤「有勇氣向全世界唱衰教練卻冇勇氣將事實全部講出來支持自己講嘅嘢」,我去她主頁一看,供職於律師事務所……

這實在是一個令人悲嘆的現象。縱使有相關專業背景知識,已經內化的偏見和扭曲的觀念仍然會繼續主宰人的思維習慣,更糟的是,原本應該啟蒙人心的知識,在換取專業身份後,卻彷彿為這種偏見加上了專業認證,使其更為強化了。

我沒有說有疑點硬判有罪就叫公義,除了寧縱毋枉和強行判罪之外,還有個東西叫修例,更不要說還有「修復式正義」等針對罪罰式正義的侷限而提出的其他概念。我一直沒說法官荒唐而強調是判詞,因為判詞反映的是法律條文背後的邏輯和價值觀。一個認同受害者行動與 metoo 運動的法官也不得不依據有缺陷的條文宣判被告脫罪,還要特地提醒大家,有罪無罪的判決並非反映事實本身,說明什麼?

廣告

說明一個中年男教練脫下 14 歲女學員內褲並按摩其下身的做法是出於真誠關心?說明同一場景只要內褲穿著就絕對沒有問題?說明原告沒有勇氣承認內褲是她自願脫的?

不!說明我們的法律有嚴重缺陷以致法不達義。說明我們需要找出這些缺陷,討論它,修正它。也說明公義並非都能靠報警、訴訟來輕鬆實現。法庭並沒有宣稱教練涉嫌行徑不存在,而是在事實基礎上,有些供述在現行法例中會被視為疑點。如果這是一個因被告脫罪就堅信教練如此是合理之舉的社會,還要堅信這就是公義的全貌,卻一點也不擔心類似行徑有機會施加在其他未成年人身上,甚至還要跑去受害者傷口上撒鹽,那這個社會實在將「公義」扭曲得令人髮指。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