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強逼接受疫苗的倫理根基 — 自衛權

2020/8/24 — 10:51

資料圖片,來源:Morning Brew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Morning Brew @ Unsplash

為了對付 Covid-19,在澳洲的賴天恆博士寫了一篇文章,分析強制打疫苗的合理性。我大致認同他的分析。但是,有一個重要的論點,他在文章中只稍為帶過,未有正式討論,而這論點非常重要,所以我想用這文來跟進。

這論點就是用「自衛」的角度來支持強逼疫苗注射。「自衛權」是最基本的人權,當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就算殺人也可以。而這威脅,只需要符合主觀和客觀的條件,就算最後是判斷錯誤,在道德和法律上都可以接受。(賴博士談過拒絕打疫苗引致他人感染的道德責任,但是沒有用「自衛權」這角度來討論。)

一個例子:你見到一個一向與你不和的大漢,拿著刀向你衝過來,你馬上拿起身邊的鐵枝打過去,將這大漢打倒地上,怎知他頭撞在地上,死了。你這行為,在普通法地區,應符合自衛的標準。因為你有理由感到威脅(主觀),而任何普通人見到有人拿刀衝過來,也有理由覺得受到威脅(客觀)。其實,原來他剛在劏雞,而雞走了,他拿著刀在追雞,不是對你有惡意。但是,這不會影響你這自衛行動的合法和合理性。

廣告

在處理傳染病上,「自衛權」是非常重要的原則。強制治療和隔離(Quarantine)的理據就是基於社會的「自衛權」而來的。一般疾病,我們不能/不應強逼病人接受治療。但是對付傳染病,例如肺結核,為了保護社會上的群眾,我們有權強逼治療和隔離,隔離痲瘋病人也是一樣。

對 Covid-19 和類似的傳染病,當有疫苗出現的時候,有另一些考慮,就是疫苗的有效性(Efficacy)-- 有幾多病人接受疫苗後,真的有保護?和有沒有病人因為過敏或者其他身體原因,不能接受疫苗?

廣告

如果 100% 的人都可以接受疫苗,而疫苗又 100% 有效,那麼,強制注射就未必有需要。因為你拒絕疫苗,只會影響你自己感染的風險,不會影響其他人。(這裡暫時不討論如果拒絕疫苗而染病,使用了大量公共資源這問題,假設病人需要完全為自己治療的費用負責。)

但是,沒有疫苗是 100% 有效的(例如在有免疫系統病的病人身上,效力就很可能打折扣),而也一定有人因為不同的原因,不能接受注射。所以,拒絕接受疫苗的,就是將風險強加於這些人身上。這時,政府就有理由和責任,為這些不能保護自己的人士行使「自衛權」,讓他們免受傷害。就算這些反疫苗人士,對他人完全沒有惡意,他們的行動,已經達到主觀和客觀令人覺得受威脅的標準。

應否行使這「自衛權」,還有一個考慮,就是疾病帶來的傷害有幾嚴重。如果發展出有效治療 Covid-19 等傳染病的方法,受感染多數只會有少少不適,那麼,強逼接受疫苗對個人自由的侵犯,就變得太高了。(所以,強逼每年接受流行性感冒疫苗,還是普遍不被接受。)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強制 Covid-19 疫苗在法律和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

吊詭的,是最強調個人自由的 Libertarians,也是基於「自衛權」而支持至少在某些情況下,可以強制接受疫苗。可參考

Singer, Jeffrey "What Is the Libertarian Response to Ebola?" Cato Institute (2014), available at https://www.cato.org/publications/commentary/what-libertarian-response-ebola (retrieved August 23, 2020)

Brennan, Jason. "A libertarian case for mandatory vaccination."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44, no. 1 (2018): 37-43.

Blunden, Charlie T. "Libertarianism and collective action: is there a libertarian case for mandatory vaccination?."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45, no. 1 (2019): 71-74.

原文刊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