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普通的醫生:全民病毒檢測計畫的效益

2020/9/15 — 22:44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

【文:一個普通的醫生】

特區政府終於交代香港人需要負擔全民病毒檢測計劃的金額,比起之前部分傳媒估計的金額竟然多出一截,高達五億三千萬元。林鄭月娥在檢測計畫後一日選擇「跌落地揦番拃沙」,表示普及檢測計畫難以用開支計算效益,更加表示效益遠多於幾億元。但其實林鄭月娥的手下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總也算是公共衞生碩士,應該對於公共衞生的其中一個範疇有一定的認識。要不是的話,也可以找梁卓偉教授幫手計算一下整個計劃的成本效益。

在公共衛生學當中,成本效益計算絕對重要,因為可以決定怎樣將有效的醫療資源分配到恰當的範疇上。而醫管局選擇引入不同藥物到藥物名冊的時候也會考慮相關因素,並不是有新藥物在市場面世,就會貿貿然加入藥物名冊,讓病人可以免費取得。甚至可以說,醫管局在這方面的計算非常非常嚴謹,寧可繼續刻薄病人,讓病人自費購買藥物或者繼續選用舊式藥物,也不願意病人輕易取得新式藥物,那怕新的藥物不一定昂貴。在公共衞生學角度,有個非常出名的名詞叫做 number needed to treat 和 number needed to screen,分別代表究竟治療多少人才能夠拯救一個病人,或者為多少人檢查才能預防一個死亡或者不良後果發生。如果一個檢查 number needed to screen 很低,就代表一個檢測有成本效益。相反,一個 number needed to screen 很大的檢測計畫,就等同大海撈針,就算做成千上萬個檢測也不能預防一個病症。如果想知道普及社區檢測計畫有沒有用,林鄭月娥不需要勞氣的,只需要要求陳肇始計算就好。陳肇始不懂得嗎?也可以交由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系代為計算,究竟這個計劃效益有多大,交由科學家決定,一目了然。

廣告

本人絕對不是公共衞生學專家,雖然學過相關的概念,但已經忘記了怎樣計算,也不希望計算出一個錯誤的數字誤導大家。陳局長,是時候發揮你僅有的能力,動用你當年在哈佛大學學習的公共衞生學知識計算今次全免病毒檢測計畫的 number needed to screen,用數據證明給我們看這個計劃效益有多大。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