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4/7 - 18:05

一則新聞報導的深入研究

資料圖片,來源:Wherda Arsianto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Wherda Arsianto @ Unsplash

剛睡醒,讀到了文員被撤控(鄧案)的消息,正好讀過區家麟的《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試試找這篇新聞會如何被不同的媒體演繹。

在 Google 新聞中用了 "企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文員",找到了兩單同樣不成立的類似案件,然後再找一下偏黃藍兩邊媒體分別如何報導。偏黃是蘋果,偏藍是HK01。兩個案件分別是趙案(未完結,有其他相關控罪)和鄧案(已完結)。

首先看看 Coverage:

廣告

鄧案(已完結)  

鄧案(黃媒)(開始的報導)- 【抗暴之戰】警喬裝速遞員送鋼珠丫叉郵包 收件人拒收仍被控企圖管有攻擊性武器
鄧案(黃媒)(結束的報導)- 【抗暴之戰】警喬裝速遞員送鋼珠丫叉 收件人拒收仍被控 律政司終撤控兼輸訟費

鄧案(藍媒)(開始的報導) - 【逃犯條例】警喬裝速遞員送投射器包裹 取件文員被控藏武器罪
鄧案(藍媒)(結束的報導) -  N/A (HK01沒有報導,我真的找了好久)

趙案(未完結,有其他相關控罪)  

趙案(黃媒)(開始的報導)- 【抗暴之戰】海關發現包裹內有丫叉 警扮送貨員上門拘捕 大學生被控不准保釋
趙案(黃媒)(中段的報導)- 【抗暴之戰】黎明行動當日被捕 工程師獲撤控 學生遭加控

趙案(藍媒)(開始的報導)-   海關發現有包裹藏丫叉鋼珠 收件人被控企圖藏攻擊性武器
趙案(藍媒)(中段的報導)- 【逃犯條例】丫叉鋼珠郵包收件人 獲撤銷企圖藏攻擊性武器罪

趙案

首先,在趙案可以看到的是HK01認為控罪已撤,但點擊了之後就會發覺原來還有其他的控罪。

被告趙駿賢(22歲),原被控於去年11月27日在秀茂坪某單位,企圖管有3支丫叉及6包鋼珠,今獲撤銷控罪。

另涉去年11月襲擊警長

趙另涉於去年11月11日在灣仔襲擊警長,並疑攜有胡椒噴劑、伸縮警棍、對講機等,被控襲警、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等罪。該案於下月3日再訊。

蘋果則寫得更深入,讀者才知道不是撤控,而是改(或者說「加」)控一條則重的罪。

控方今將原本的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改控刑罰較重的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並加控一項相同罪名及一項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新增控罪指趙於同日在伊利沙伯體育館外,無合理辯解而管有內含煙火物質的圓柱形物體,以及沒有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或電訊管理局批出或設立的適當牌照下,管有一部無線對講機。

按常理,如果是改控的話,根本就不應說寫撤控。當然HK01有在內文寫明,但是這是低級的標題黨所為(吸引中立人士/黃?),就是「這筆帳其實沒有完」。蘋果寫加控,整件事的連續性就更強,而邏輯上也更貼近事實。你在司法機構的網頁用相關案件編號找,就可以知道其實整件事完全未有完結。

寫到這裡,你會問為什麼要找趙案,你不是先在讀鄧案嗎?對的,但是你看見了鄧案在有裁決之後HK01沒有報導過,所以我想找找HK01到底是不是偏頗報導,只報對當事人的憂而不報喜。發覺其實HK01在平衡曝光上(趙案)也算公平,而不過是文筆思維有問題。寫了差報導可以偏頗或水平問題,所以從曝光看來應該是水平問題居多。至於藍黃則歸類為政見之分。

鄧案

我們讀HK01寫標題是:

【逃犯條例】警喬裝速遞員送投射器包裹 取件文員被控藏武器罪

就這樣讀標題,讀者不可能知道細節,你又要點進去才知道原來HK01的內文有提及被告拒絕取件:

海關在機場發現內藏投射器及彈珠的包裹,轉告警方。警方其後派員喬裝速遞員,相約疑為買家的文員交收。該文員拒絕簽收,但仍遭警員拘捕,並被控企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今(11日)被押至粉嶺裁判法院提堂。庭上透露被告曾表示有人叫他代為簽收,他暫毋須答辯,押後至下月22日再訊。被告獲准以一萬元保釋,期間不可離境,須守宵禁令、每天報到及居於報稱地址。

對於被告有沒有取件,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就像警員放蛇必需以身執法來完成整套性交易才可以進行拘捕,這一點關鍵的地方有在蘋果的標題出現:

【抗暴之戰】警喬裝速遞員送鋼珠丫叉郵包 收件人拒收仍被控企圖管有攻擊性武器

再看看內文,你會發覺原來HK01的確有繼續報導案件結果的需要,這一些資料蘋果都有寫出來,我們先讀讀內容,再看看HK01用戶評論,寫點感想:

雖然控方主動撤控,但反對辯方的訟費申請,揚言涉案包裹上有被告的個人資料;而被告獲通知簽收時,亦有依約現身。辯方則認為,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被告知道包裹內藏甚麼物品,被告亦不知道寄件者的身份,更沒有簽收,因而沒有任何自招嫌疑的行為。

署理主任裁判官蘇文隆一度查問,警方拘捕被告後,有否考慮先讓他保釋並繼續調查。控方表示,當時警方認為要先落案起訴,惟其後檢閱過被告手機等證物後,未能發現有利案情的證據,遂決定撤控。裁判官聽取陳詞後,批准被告的訟費申請,涉款約2.8萬元。

他憶述事發當天,交收氣氛奇怪,因UPS一般只會安排收件人到自助站取貨,或者直接送貨上門,但「速遞員」卻相約他在快餐店交收。而當他要求對方出示職員證時,對方諸多推搪,令他再起疑心,遂拒絕簽收包裹,惟仍遭檢控。他又自言戒心強,與「速遞員」見面期間曾拍片自保,有警員事後對他說:「你幾醒喎!錄住影過嚟!」

香港01用戶評論:

警,差人真聰明,扮速遞員拉人,繼續扮其他工種拉九晒啲黑衣廢青暴徒。可扮黑記、黑教師、黑教授、黑醫䕶、黑社工、黑學生⋯⋯,總之可以拉九晒佢哋扮乜都支持 👍👍👍

心有屎才會要求速遞員出示職員證,你哋收件有沒有要求過啊?

收件人同收件者係同一人嘅,咁點都走唔甩。。。

思考如下:

1.速遞一般到家,樓下管理員會查看職員證,沒證別人會報警,就會出現警叫捉警的情況。

2.速遞員要求在麥記交收,一般人都應覺有可疑,原來拍片前往交收在警眼中算幾醒,可想而知警方的水平。

3.警方還連對一般人應有的警覺性都沒有警覺,約麥記,又習慣(!?)不出示或准備證件,不想而知警方的警覺性。這樣的話你扮什麼都不行,不如先入TVB訓練班。

4.例如有外國勢力看不順眼我們特首,利用她早前外洩的個人信貸資料給她寄禮物,收件人她有你資料,會不會造成相同問題?可不可行?如果你不是特首,這種情況如何證明自己清白?

5.先拘捕,後找證據,原來這是慣常做法。所以先立法,後諮詢;先炒人,後給理由,這些都行得通。先做了,之後再慢慢找原因。

6.有這般水平的執法人員,突為香港未來感到有點忐忑。

到最後,我發覺的一件事是其實所謂藍黃政見之爭,其實都不及好文筆和思維;藍黃之分似是思考表達層次的分別多於政見之分。說來都好一段時間沒深入看過一單新聞,但是沒有辦法,實在太有趣了,因為居然連拒收都要被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