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1/1/18 - 17:49

一台獨大之禍害,談 Facebook 及 WhatsApp 之霸道

讀者被限制轉載文章之截圖,感謝一眾讀者發來的截圖。(作者提供圖片)

讀者被限制轉載文章之截圖,感謝一眾讀者發來的截圖。(作者提供圖片)

Facebook 的審查機制既霸道,亦令人不安,更應反思一台獨大的危機。

在 2021 年 1 月 17 日晚上,有人開始傳出在 Google Translate 輸入 China breaks promise,會翻譯成「中國信守諾言」,我親身試了,確是如此,於是截圖記下,並把相關翻譯的連結發到 Facebook。

沒想到,過了數分鐘,有朋友的朋友告知,想把這宗消息分享出去,卻居然不成功。原因是甚麼「為了防止濫用行為,我們暫時限制了你的帳戶。」然後有兩選項,分別是「好」或「不同意處置」,讀者按下「不同意處置」,Facebook 只用自動回覆道謝及會改善云云。

廣告

我在發出該帖文時,本著求真精神,親自去 Google Translate 做 fact check,確定 Google 真的翻譯錯誤,才截圖貼出來跟讀者分享,不是亂說。那麼這次為甚麼 Facebook 要禁止我的讀者轉載該帖文呢?無從得知。

但 Facebook 限制的是「讀者轉載」的功能,我當時可以正常發佈新文章,於是我把事件公開,並向讀者詢問有否遇到相關情況,後來有大概二百至三百名讀者把截圖發給我,證明確實是限制了轉載的功能。(注意時間序是:先是有讀者報告不能正常轉載文章,後來我有朋友再試,同樣不能,之後我才叫其他讀者去試。)

為何 Facebook 這次要限制轉載功能呢?實在不知道。還記得在 2020 年 10 月 19 日,我的 Facebook 忽然被禁言,但當時我貼出的文章只是一些跟泰國抗爭相關的消息,還有用泰文簡單介紹泰國人如何使用 VPN 來規避泰國政府的網絡禁制,至今也實在搞不清為何會被禁言。當時 Facebook 的香港、台灣、蒙古公共政策總監曾跟我聯絡,但語氣高高在上,還聲稱我公開事件是「自我炒作」,態度匪夷所思。

也許對於 Facebook 來說,一切就是以「算法」行先,一切均歸因於「算法」。這個「算法」就像高官背後的老婆一樣,儼然變成萬能的擋箭牌。說起來,我在 2021 年 1 月上半月最積極發佈的帖文題材,就是批評 Facebook 旗下的 WhatsApp 修改條款強逼用戶接受否則便會中止服務之事,並撰寫多篇文章建議用家轉用 Signal,因其更為安全可靠以及尊重客戶私隱及權益。

轉帖功能被限制,與此事有沒有關係?不知道,也無從稽考,但從這件事情看到,面對著 Facebook 這家跨主權式的社交媒體龍頭企業,用戶只能在完全不對等的關係中嘗試爭取自身對外及對內的發言權,這本身就是一個嚴重問題。

香港人不是沒有見證過當年無綫電視台「一台獨大」對演藝文化事業及社會公眾利益的禍害,換到社交媒體同樣如此,容讓 Facebook 或旗下平台諸如 WhatsApp 等持有壟斷霸權的地位,他就可以支配你的發言權,甚至支配你與朋友之間的溝通方式。

居安思危,任何有效打破 Facebook 及 WhatsApp 霸權,例如社交媒體登陸 MeWe,通訊軟件轉用 Signal 等,都是合理及關要之策。

 

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 Me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