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公立醫院前線醫生:所謂的保護主義與來自海外醫生的傲慢

2021/1/3 — 13:09

Photo by Luis Melendez on Unsplash

Photo by Luis Melendez on Unsplash

【文: 一名公立醫院前線醫生】

海外醫生註冊問題今年又在在香港掀起一番討論。作為在香港土生土長兼在香港受訓的醫生,只想說所謂的保護主義其實不過是部分有政治前設人士的口號 ,對我來說全部都可以嗤之以鼻、一笑置之。

首先談到有限度註冊。 有人說這個安排不公平,但不知道大家又是否清楚歐美國家怎樣對待香港的專科醫生呢?一名在公立醫院工作的專科醫生同事兩年前到美國接受深造,需要的首先就是美國的考試,亦接近香港海外醫生的執業試 。這位同事只打算在美國逗留一年,而且根據相關簽證,他根本不可能在美國逗留下來繼續執業。 但為何美國要求這位只是來短短一年深造的本港專科醫生考執業試呢?我 這位同事不像海外畢業醫生一樣大吵大鬧,說美國要求的考試不公平,只是靠自己的實力取得好成績,然後輕輕鬆鬆到美國繼續深造,並且學取了新技術,服務香港公立醫院病人 。

廣告

回到正題,有限度註冊有什麼問題?如果海外醫生一心一意來到香港,服務在公立醫院的貧苦大眾,肯定不會覺得這制度不妥。 能夠不需要通過執業考試就能夠獲得受聘,請問有什麼不好?除非有人一心打算離開公立醫院,到私營市場搵真銀。 否則,這個計劃一點也不差。 要是海外醫生有能力的話,可以成為下一個莫樹錦,在大學發光發亮,成為 臨床腫瘤科的翹楚。 個莫樹錦可以因為大學教授的身份,在養和醫院有限度執業,賺取更優厚的回報。 如果以上條件還不夠吸引,相關人士心中只在想一件事,就是錢。公立醫院專科醫生的薪酬比起歐洲公營醫療系統一點也不差,至少 薪俸稅低了一大截 。但每次談到這個年薪過百萬的有限度註冊,一定有人耍手擰頭,質疑為什麼自己要通過考試,卻從來沒有問過為何美國卻對香港畢業的專科醫生多加阻撓,就算是到美國深造,也要考一次執業試。 說到底,這全因是錢作怪,還有海外畢業醫生的傲慢。

作為一位公立醫院前線醫生,我必須再一次強調,香港醫療系統缺乏的就是在公立醫院工作的前線醫生。 私營市場擁有接近一半的醫生數目,但卻只服務香港 10% 的病人。 就算大規模放寬海外醫生執業條件,也對整件事於事無補。 如果相關放寬沒辦法將海外回流香港的醫生留在公營醫療系統,請問香港水深火熱的公立醫院病 由誰來打救?去到最後不是又要香港畢業的醫生擔當這個重任嗎?大家知道公立醫院工作環境很惡劣,但在香港畢業的醫生一直以來承擔著這個重任,從來沒要求其他人伸出援手。如果有海外畢業醫生願意協助,相信沒有一位本地畢業醫生會反對。 但如果海外畢業醫生只打算在香港得到所有著數,認為自己比起香港畢業的都要高人一等,來到香港不需要通過任何考試 就可以取得註冊資格;在私營市場不景氣的時候就逗留在公立醫院; 私營市場活躍就立即跳槽到私家醫院或診所,請問有關安排對什麼人會有得益?答案就是海外畢業醫生。在香港畢業的醫生最少要六至七年才能通過專科考試;部分專科 在私營市場更要專科後五年的公立醫院工作經驗,才獲得私家醫院的認可擁有在私家醫院掛牌執業的資格 。香港公營和私營市場對待香港畢業醫生一向以來都非常嚴謹,只可惜 大家一直以來都被某些人口中的所謂保護主義誤導,以為執業試和有限度註冊都是洪水猛獸. 卻看不到其實香港的制度比起外國更加寬鬆,也沒有看到香港醫療系統最缺乏的是什麼。就算私營市場醫生數目多一倍也於事無補,因為在香港這個醫療保險制度未成熟的地方,大部分病人依然依賴公營醫療系統,這個問題亦難以在未來五至十年內解決 。就算是政府提出的自願醫保計劃,其實也是杯水車薪,應付簡單的醫療問題還好,複雜一點的,金額已經遠遠不足。

廣告

筆者必須要再次重申一點,香港並不缺乏私家醫生,也非常歡迎海外畢業醫生回香港工作,但首要條件就是拯救水深火熱的公營醫療系統  。一面倒打算放寬註冊條件,只會適得其反,讓某些一心打算來香港搵真銀的海外畢業醫生,尤其是達官貴人的第二代賺盡紅利 ,透過這個計劃一窩蜂回到香港,靠家族的關係投身私營醫療市場;香港公立醫院繼續缺人,公立醫院病人輪候時間繼續不斷延長。 在談論放寬海外醫生註冊資格之前,必須要從正反兩面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只是為了增加醫生的數目,卻從來不去想公營和私營市場的分佈如何,最後整個計劃必然會失敗,對香港的病人來說丁點兒的好處也沒有。 香港畢業的醫生從來不反對來自五湖四海畢業又有心服務香港市民的海外醫生回來香港一同作戰,但請你們先放下你們的傲慢與偏見。 如果你們連有限度註冊這個安排也要妖魔化,恐怕你們心中想要的並非和你們口中所說的一樣。 究竟你們想要什麼,你們自己最清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