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公院醫生:有關引入海外醫生的 fact check

2021/2/13 — 20:11

資料圖片,來源: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 Unsplash

【文:公立醫院前線醫生】

政府宣佈計劃在今年內推動放寬非本地醫生註冊的草案,來自建制派的輿論攻勢從來沒有停止過。但大家在相關議題上不應該只看一班局外人的片面之詞,更需要從另一個角度理性地分析事件。現在就讓我為大家 fact check 一下這個極具爭議性的議題吧!

1) 只要多了醫生,所有醫療的問題也能夠迎刃而解?

廣告

政府和建制派在整件事件上嘗試將議題簡單化誤導市民,以為只要多了醫生,所有與醫療相關的問題也能夠迎刃而解。但其實香港缺乏的除了是前線醫護人員,還有各式各樣的硬件和軟件。相信都見過香港公立醫院病房的惡劣環境。香港公立醫院病房長時間佔用率超過 100%,這個問題能夠透過增加醫生人手來解決嗎?是不是香港突然之間多了一倍的醫生,病人就不需要睡在洗手盆底、電視機底、還有病房的走廊?除此以外門診房間的數目呢?手術室的數目呢?電腦素描、磁力共振和超聲波這些儀器的數目呢?藥房的儲存空間呢?醫療儀器儲存庫呢?還未計需要同時提供的配套設施,例如辦公室、會議室、醫生當值室、醫院飯堂等等。多了醫生,但所有的硬件和軟件不變,請問怎樣能夠讓香港的病人得益呢?就算今天香港的醫生數目一夜之間增加一倍,但病房數目不變、病床數目不變、門診房間數目不變、內窺鏡中心數目不變、手術室數目不變,病人還不是需要睡在洗手盆底、電視機底和病房的走廊,檢查和手術的輪候時間也不是因為硬件無法配合一樣要維持在高水平嗎?如果多了醫生,這些問題也能夠迎刃而解,豈不是應該叫這批醫生轉投發展局和房屋局,讓他們創造五餅二魚這個神蹟,完成個不可能的任務,創作更多空間出來。以後香港人也不需要擔心房屋問題了。

2) 香港醫生不歡迎海外醫生回香港工作?

廣告

我有不少同事也是來自海外,但我們一直以來相處融洽,因為我們實在沒有一個理由拒絕其他人伸出援手,如果他們是在協助我們的話。這些來自海外的同袍,有些是經過有限度註冊來到香港,有些就已經通過了執業試。其實我們也真的不會太關心對方來自哪裏還有現時的註冊狀態,反正我們最擔心的是有多少人在幫手,而不是對方的身份。但部分別有用心的政客一直以來抹黑我們這批前線醫護人員,說我們因為政治因素和保護主義,所以不歡迎海外醫生來到香港。這批立心不良的政客,從來沒有聆聽過我們這批前線醫生的意見,並強行將他們心中所想強加在我們的口中,不斷污名化前線醫護人員,實在非常卑鄙。其實我們非常歡迎海外醫生來香港執業,只要他們跟從相關規矩就可以了。因為香港有行之有效的制度審批,所有能夠通過這些考核的海外醫生,我們也十分歡迎。其他透過有限度註冊來香港助拳的,我們也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建制派請立即停止抹黑和污名化前線醫護人員!

3) 只要作出草案修訂自然會有大量海外醫生來到香港工作?

幾天之前一位在香港出生、在美國讀醫行醫的醫生寫了一篇非常值得閱讀的文章,詳細地分析了究竟香港公營醫療系統是否吸引。這篇文章就最客觀解答了不少人的幻想,認為只要放寬海外醫生在香港執業的條款,自然就會有大量海外醫生回香港工作。如果大家對相關問題依然有無謂的幻想的話,不如先行閱讀這篇文章吧!香港和外國的工作環境有多大分別,從一位香港出生、在美國執業的醫生口中說出最有說服力。與此同時,衛生署在過去三個月爆出逃亡潮,最少有十名醫生和十名牙醫辭職,當中最少四人表明是因為不想簽署聲明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政府。全體公務員宣誓這個安排已經嚇走了部分資深衛生署醫生,究竟這個安排會否延伸到醫管局仍然是未知之數。但肯定的是,如果醫生只想做好照顧病人的工作,但卻被特區政府拉入政治漩渦,請問會令這個豁免考試的安排更吸引,還是帶來反效果呢?

4) 執業試對於海外畢業醫生不公平?

大家知道嗎,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也要求海外醫生到這些國家執業之前需要考執業試。如果香港跟從這些國家的安排,要求海外醫生首先通過執業試,請問有什麼問題?與此同時為何我們在一生中需要不斷地考試?答案就是因為考試是一個最公平公正公開能夠決定一位考生質素的方法。對於香港的醫生來說,考試基本上是我們的日常。香港的醫生大多都是尖子,考試對他們來說就是展示自己實力的方法。你有聽過會考十優狀元或文憑試 5** 狀元投訴考試對他們不公平嗎?世界上只有能力不足或者懶惰的人會害怕考試,因為他們擔心自己的真正實力會透過考試原原本本地展現。相反,有能力的人從來不擔心考試。而且一名醫生由畢業開始隨時需要考多達七個考試才能夠獲取專科資格,而且部分考試合格率比起執業試更低。香港的醫護人員沒有投訴過來自英國的中期考試很困難,因為我們都很務實,今次考得不好,不是應該找自己的家人去為自己走後門可以豁免考試,而是反省為什麼上一次考試做得不夠好,希望下次考取更好成績。

5) 給海外醫生考的執業試很困難,對他們不公平?

其實這個執業試和醫科生的畢業考試內容不相伯仲。當大家在談論考試合格率的時候,有幾多人細心留意到什麼人考格率比較低呢?原來自西方國家的醫生合格率一般並不太差。是因為內地考生大幅地拉低了合格率。造成有人以為執業是很困難很不公平的誤解。請問世界上有哪一個地方會因為考生質素太低所以決定取消考試,讓所有人都會合格呢?

以上提出的爭議不過是冰山一角。其實大家知道香港不是不夠醫生,只是分佈不均。香港的公立和私人市場醫生數目大概各佔一半,但公立醫院需要負責九成的病人數量。要解決這個長時間以來累積的問題,需要的並不是盲目地放寬海外醫生註冊條件,而是做好病人分流。例如透過公私營醫療協作計劃讓病人可以被分流到私營市場診治,同時也應該優化醫療保險計劃,包括自願醫保,讓香港人可以在有保障的情況下自願到私營市場接受診治,透過私營市場足夠的容量分擔公立醫院的負擔。這個方法比起盲目地推出一個隨時摧毀香港醫療系統的草案更加有用,而且更有效分配社會資源,才是真正在中長期解決相關問題的最好辦法。只可惜特區政府寧願破壞醫學界的專業自主,也不願意透過更務實的方法從根源開始解決問題。究竟什麼人提出相關建議時才是在將事件政治化,大家心裏有數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