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天主教徒:特首、神父、坐享其成的年青人

2021/1/24 — 16:57

【文:貓仔(聖瑪加利大堂教友)】

這個年頭,做神父的,思想要政治正確,跟緊領導的意識形態。先有特首林鄭月娥指責反送中示威者 no stake(無建設),今有天主教神父直指年輕人無貢獻,向聖堂捐款太少,依靠前輩坐享其成,暗踩他們是無用的「廢青」。

事源跑馬地的天主教聖瑪加利大堂為維修堂工程籌款,並在日前(1 月 22 日)於 Facebook 登出一封信件,署名的是主任司鐸(即該聖堂的負責神父)關傑棠神父。信中交代籌款「走勢」,稱離目標「只差」200 萬元,點名指責年青人捐款不足,數目遠遠不及成熟年齡層,故勉勵他們要一盡己責。

廣告

該信件短短一天在社交網絡瘋傳,成為城中熱話:各大 KOL 紛紛轉載,PR 高手更將之二次創作,極盡抽水之能事。事件火速發酵,網民群起留言恥笑,香港天主教教區本已因中梵關係和主教任命等風波而形象一落千丈,再被這位「豬隊友」連累,實在為宗座署理湯漢樞機添煩添亂。

廣告

本人於聖瑪加利大堂領洗、自幼服務逾二十年,是關神父筆下的青年人、後輩,眼見一石激起千重浪,希望公開作六點回應。

一、2014 年佔領運動期間,部分學校需停課。關神父多次在彌撒的講道中,問及小朋友是否因此而感到不快。事隔數年,由於政府抗疫不力,學生再次未能上學。何以關神父未如當年致以任何慰問,關注其學習困難,著眼於在學年青人會否捐款?

二、關神父曾在 2019 年 7 月 21 日在天主教報章撰文〈信任破了產〉,問道「警務人員會否在沒有受到人身攻擊前主動追上前打人?如果有,他們肯定是潛伏在警隊的『無間道』壞份子了!」他在同一篇文章再指出「傳媒也一樣,只向聽眾觀眾讀者提供警察打人的片段,而把忿青襲擊警察的片段刪去。」可見他處處維護警察,但從來未關心年青信徒的想法。關神父厚此薄彼,對他們不屑一顧,背後原因為何?

三、2019 年下半年,示威遊行活動頻繁。由於聖瑪加利大堂與銅鑼灣僅一步之遙,位處遊行路線核心地帶,因此年青信徒曾多番央求關神父開放聖堂,供人歇息暫避。關神父堅決反對,辯稱若遊行人士逗留在堂內會構成安全問題,更多次因為有遊行而取消彌撒、提早關閉聖堂。關神父因而被冠以「門常關」之名,謔稱不逕而走,揶揄他因為遊行而經常緊閉聖堂大門(見下圖)。關神父當日猶如美心太子女伍淑清般放棄年青人,對其訴求置諸不理,把他們拒於門外,今天為何突然記起年青人?

因為有遊行而取消彌撒、提早關閉聖堂

因為有遊行而取消彌撒、提早關閉聖堂

四、前特首曾蔭權、前警司朱經緯及新地貪污案第五被告關雄生均為聖瑪加利大堂教友。關神父在曾蔭權出獄後曾公開呼籲大家為他祈禱;亦歡迎朱經緯服刑後回歸聖堂;更為關雄生撰寫求情信,希望為他減刑。關神父關顧和祝福這些釋囚,但卻對年青人置若罔聞。他有否未審先判,私下把年青人「定罪」?

五、人所共知,武漢肺炎重創香港經濟,各階層身陷空前困厄,尤以經濟實力較薄弱的年青人最為艱難。關神父竟向事業剛起步的未婚年青人及尚在學者募捐,不但沒有體諒他們背負學債、面對高樓價之苦,還苛索捐款,是否緣木求魚、不近人情?也許關神父久居於高高在上的樂活道神父宿舍,自然離地萬丈,不吃人間煙火。

六、聖經中,耶穌用窮寡婦的比喻指出,雖然窮寡婦的獻儀只是兩個小錢,但也比其他捐贈者還要多。因為前者把全部積蓄獻出,而其他人只捐出所餘的金額。比喻相當顯淺,即使非天主教徒也能明白,但已擔任神職人員逾四十年的關神父卻不得要領。支持聖堂,當然各成員有責,但「支持」是否只限於金錢上的付出?聖瑪加利大堂的牧民議會(即由教徒組成的委員會,負責籌備聖堂各項活動)十六名幹事之中,年青人為數不少,且更擔任重要職位。這些後輩花心力和精神貢獻聖堂,就像比喻中的窮寡婦獻出所有,他們的付出有目共睹。縱然未能量化,但其份量是否比前輩的捐款少?即使他們沒有出錢,但付諸行動,為聖堂出謀獻策,何以背上「坐享其成」的罪名?關神父事事金錢掛帥,刻意以捐款金額多寡分化「前輩」和「後輩」,會否加速社會撕裂?天主教教義要求神職人過「神貧」生活(即不重視物質生活),關神父的眼中卻只有錢,是否違反天主的教導?

關神父有幸能住在豪宅林立的跑馬地區,出入附近的馬會、足球會、紀利華木球會等高級會所,常受富有教友款待珍饈百味,衣食住行皆「出色」「招積」,難道是靠自己努力所得的成果?這也是香港最大的問題:明明自己坐享其成、屬既得利益者,卻怪他人沒歸屬感、不願付出。

關神父大放厥詞,眨低年青人,與同為「天主教徒」的林鄭月娥說年青人在社會上沒有 stake 的涼薄刻毒同出一轍。在事發當天深夜,關神父在 Facebook 直播「回應」事件,說「相信彼此間有好大進步空間,信件其實是想『鼓勵』年青人」云云,態度傲慢,一貫其對年青人嗤之以鼻的風格,顯然毫無誠意修補關係。近兩年在電視也經常出現這種嘴臉,我們對此絕不陌生。

這就是香港的新常態:年青便是原罪,上至全港之首,下至神職人員,也要統一口徑。神父把天主的訓誨拋諸腦後,緊隨權貴路線,對社會的未來棟樑口誅筆伐,其言行之一致充分體現社會在上位者的思維模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