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私家醫生:醫療服務,何謂不足?

2021/2/9 — 10:00

【文: ES 伯伯】

過去一星期,政府提出「香港醫療服務不足」,更指這不足是因為缺乏醫生,要加快豁免海外醫生的考試,直接來港執業。就這個說法,大家要思考兩個問題:

第一,醫療服務不足,是真的嗎?

廣告

第二,假如醫療服務不足,是因為醫生數目不足夠嗎?

任何公營服務的數量,要視乎所投放的資源,必有其極限,不可能無限供應。例如公共「廉租屋」,政府曾經劃定標準為每年建公屋數千間,令合資格的市民,排三年可以上樓。在醫療服務上,政府可有定出任何的標準(例如每年可提供幾多人次的診症、手術幾多個),去釐定甚麼是夠、甚麼是不夠嗎?答案是無。

廣告

既然無標準,何來說不夠。政客為了爭取市民的認受,往往把輪候專科服務的時間長,解讀成公營醫療服務不足。如果未能把政府投放的資源多少,作為先決條件去定標準的話,任何政府官員、政客都可以盲目指控醫療服務不足。

就算政府已經給予醫管局、衞生署「足夠的資源」,去提供某個數目的診症額給市民使用,如果被市民濫用,正如當下的情況,同樣造成公共醫療服務不足。

醫管局的急症室外,長期掛著橫額,呼籲市民不要濫用服務,但醫管局從來沒有公佈被濫用的數字,也沒採取實際的行動去減少被濫用。我親眼目睹,急症室的第四、五類病人之中,有最少 50% 跟本不是急的醫療問題。

就算在普通科診所,也充斥著濫用的個案,例如有近10%的病人,是來取工傷、意外病假,長達一年以上。5-10% 無病的市民前來要求驗身。又有 50% 的病人,要求醫生提供病情以外的其他藥物。

另一個常見的濫用公共醫療服務,便是「有錢人」去爭貧窮市民的位。他們家住又一村的豪宅、或讀國際學校的學生、或一年外遊兩三次、又有駕駛私車到普通科診所、急症室求診,每天都在發生。公共房屋、公共法律等服務,皆有入息審查,才給予合適的市民使用服務,但公營醫療服務卻從來沒有任何的限制。

政府的老人院舍服務不足時,政府會向私人院舍買位,以數年計持續買位。假如醫療服務真的不足夠,政府為何不向私家醫生「買位」?再者,醫管局設有「兼職醫生」的職位,如果公營服務因為人手不足而造成欠缺,為什麼不增加兼職醫生的職位及工時?這些方法都能令公營服務,立即增加。

過去廿多年,政府容許、亦推動醫療保險。當下的保險醫療,已經壟斷了私家醫療市場。這些大公司用低廉價格去承包各大小公司的僱員醫療保險計劃,然後用低到不合理的價錢,分判給他們旗下的私家醫生。各位一定沒有想過,一位私家醫生,看一位拿著保險咭的病人,連同提供兩天的藥物,只能收取到港幣 85-120 元。如果政府向私家醫生買位,只要多於 120 元一次診症,我肯定即時有一千位私家醫生參加。保險公司是病人與醫療提供者的一個中間人。沒有保險公司這中間人,便可以減少被中間人剝削,資源完全用於病人。病人與醫者一樣可以正常運作。

要改善香港公營醫療服務,絕不能靠增加醫生數目去解決。就算要增加香港醫生數目,亦不能放棄使用「醫生執業考試」去評核外地醫生。

過去一年,香港的政府醫生、私家醫生皆全力以赴去抗疫,如同作戰之中的士兵。如今將未打完,竟然話要改變士兵編制。發起有關改動之人士,居心叵測。

作者簡介:  一名私家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