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美術科學生的觀察:香港教育能培養出有深度的藝術人才嗎?

2020/4/12 — 17:01

credit: PxHere

credit: PxHere

【文:Lopy Cheung,香港美術生】

我的美術老師說過藝術是一種語言,但我覺得藝術不是語言,藝術品才是語言,藝術是一種感覺,一坨(坨?)精神,抽象、含糊、多變而且主觀。

如果藝術分左右兩邊

廣告

我覺得一件藝術品要表達的訊息越明確具體,越是顯淺,量越大,那它的藝術含量就越少。就像一條直線,左邊的極端是純粹的藝術,即是所謂偏向感性的一邊,多用於形容情感,可以說是一種心靈物質,右邊的極端是文字,理性的一邊,因為文字是善於客觀描述具體的事物,對於主觀感覺有時還是力不從心,例如開心,傷心,即使描述得多詳細也不可以就此而感受到別人的感受。文字和藝術有大家也能描述的共同事物,同時也有只有藝術 / 文字才能達到的地方。

我看過一些這幾年香港美術科考生的畫,我發現都是偏向右邊,大多要表達一些長期存在、普遍度高而且討論空間較單一的社會議題或者世界議題,表達方式卻略缺深度和,挖掘性,把議題輕放出來就算,我覺得藝術成分也不多,也能說是不夠感性和深度,就像是只為了應試而產出的圖像。

廣告

香港能培養出什麼樣的藝術人才?

有些畫我覺得像是一個入世未深的少年人畫出來的(我入世也沒多深),就例如那某次無意中看到的應試作品《忽略》。畫中大概是描述人類自私殘殺動物的情景,但我認為人並不是忽略動物的感受,誰不知道畜生們也是會痛苦的,而人類是受利益推使才忍心殘殺牠們,所以說是怱略可能…我就不盡認同。又例如是把學業壓力過大,土地問題,環保問題等等炒冷飯,欠缺獨特性。我的美術老師說過考官是希望培養一些會動腦思考背後意義而不只是會動手的藝術人所以才鼓勵此類畫作(我認為說白了就香港學生的技巧不足以拿高分,所以考官加重在意念方面的加分比重,即使所謂意念是新瓶舊酒)。但這些題目被用完又用,久而久之欠缺獨特性,反而把藝術創作變成和一般學科應試一樣(VA 是術科和有點不同,偏重技巧。並沒有惡意 ),要考生選擇合適得分而非有感而發的題目,還要迎合考官的喜好,這點我覺得有點點可惜,但也無可厚非。

這樣出來的所謂藝術人,作品會不會有個人特色?能不能獨當一面?能不能影響世人?能不能富有深度,讓讀者有新發現?很難給一個正面的答案。

「觀感」之於藝術有一定重要性

反觀古今中外的藝術品佳作,也不是向着這個用作品的意念取悅觀眾的方向進行的,通常是先用畫面吸引眼球,再由觀眾各自體會當中意念,就算有偏向顯淺,理性的作品,也很少有去到香港部分美術科作品般膚淺。

而且不難發現能衝出本土的佳作也是能照顧好觀感,從而再表達己見的。當代效受欣賞的亞洲創作者有例如村上隆,荒木飛呂彥,岳敏君等等。他們也有意念,有深度,有自己的想法,可能須要多看幾次才略略觸及到的。對於我們來說,要培養好畫技可謂越早越好,由掌握基礎到發展個人風格隨時須要上十年時間,但是在表達意念方面門檻則低得多,所以假如我們還跟着現在香港的風氣去學藝術,去應考,作品既無深度和獨特性,又沒吸睛的畫技,恐怕也很難衝出香港了。但是我覺得終究也不是想怪責考官和同學們,我覺得是主流價值觀導致的,父母不希望子女以藝術為職業,社會對創作者的待遇差,就現時社會對藝術的不理解而言,藝術甚至會被認為是學習中不重要的一環,這些也須要教育者和各位藝術人多多努力才能有轉機。

(標題和分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