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小群醫管局員工公開信:Dirty Team係遲早問題、外判工出現逃亡潮

2020/2/2 — 16:30

【文:一小群不願透露姓名的現職醫管局員工】

所有醫管局員工,包括醫護專職或所有基層病人助理十分討厭政府及部分時事評論員公開表達醫管局罷工係自私行為。難道市民的生命較矜貴,醫護專職及支援助理的生命就賤過黃泥?市民有父母子女,醫護專職和支援助理,一樣有家庭,有家人需要照顧的,在醫院資源緊拙下,不願去封關,去阻止疫情擴散,要醫護支援等員工在欠缺防護裝備下,去賠上性命,難道我們醫院員工唔係人嗎?甚麼天職?我們係打工,不是聖人,更不是神,無需食飯,只吃人間煙火。我們倒下,家人只會失去倚靠,你們人格咁高尚,你們那就上前線吧!況且做醫院工作,不是一定需要專業知識,咁正氣凜然,你們大可以去做推床工作吧!大把基層職位需要人,送死很容易的,所以不要在此講風涼說話。最涼薄的係醫管局高層發表人終歸一死的言論,無錯人終歸一死,但不包括醫管局高層草菅人命下而失去生命的人禍。醫護專職及支援員工除面對工作上防護裝備不足的問題外,還要面對日常生活欠缺口罩的難題,擔心自身安全之餘,也面對一同生活的家人,口罩不足的死結,一罩難求的困局。

政府 、醫管局和香港市民已經忘記了 03年沙士一役,部分康復人士因為服藥的副作用,出現骨枯症狀,從此不能應付體力勞動工作,需要離職,他們不少至今仍然繼續要覆診。護士尚有一定學歷,獲賠償一筆錢後,仍可以轉做文職,維持生計。但基層支援助理的賠償只夠三幾年生活費,也因為學歷較低,又不能從事體力勞動工作,生活困苦。外判員工更慘,賠償以勞工法例計算,又因為係合約時薪,如果染疫,獲賠償金額十分少,因此今年農歷年過後,每天都有外判工人離職,在公立醫院工作的職員也清楚知道,但醫管局從不向外公佈。根據沙士經驗,外判工人逃亡潮開始後,會由醫管局基層兼顧工作,包括已外判的推床、清潔、 流動 x光推機等工作,而新制支援員工,係無任何津貼,工作百上加斤外,風險也增加,即使染疫,賠償亦有限,所以部分支援組別員工,在武漢肺炎繼續擴散下,下一波如果出現社區感染,也有部分基層支援員工考慮離職,以避免醫管局與政府政策失誤,承受他們草菅人命引致的人禍惡果。

廣告

對於坊間的謬誤,以下各點,足以控訴政府和醫管局等草菅人命的措施:

1.醫管局將部門介定級別,依次序為病房和急症室,屬最緊急級別,獲發最多資源和防護物資。外展社康服務(社康護理,外展物理治療) 次之,而其他部門,包括 X光部、物理治療獲分派有限的防護物資,包括外科手術口罩、面罩、眼罩、保護衣等,當中外科手術口罩要經由主理護士或人員,每天有限地分發,而防護力最高的 N95 口罩,由於貨源短缺,大部分要留給病房及急症室,所以其他部門需要經指定當值 IC 統籌,限量領取,並呼籲所有護士、病人助理盡量減少使用,備用防護物資亦會上鎖。其實一般市民或傳媒以為係處理懷疑或確診武漢肺炎要使用N95,其實其他呼吸道或傳染病,例如肺結核個案,也需要使用。

廣告

2.醫管局最大缺失係自以為是,例如將X光部列入不是緊急級別,將資源壓縮,以騰出資源予前線急症或病房。一般舊式醫院 X光部位置係同急症室分開,但近廿年新起的所有醫院設計,已經將此部門設立於急症室、急症 X光房、專科門診 X 光同處相鄰位置,以方便處理急症室、專科門診或住院病人,減去星期一至五的日間專科門診病人,所有晚間、通宵班或假期的運作,主要係服務住院及急症室病人,基本上係廿四小時運作,配套資源不足,係會造成災難。這類醫院包括如北區醫院、大埔那打素醫院等,由於醫院太多,不詳列。其中已證實北區醫院,大埔那打素醫院 X光部的 N95 或外科手術口罩口罩係由每更 IC 管理及統籌,鎖匙係由部門經理或每更IC 保管,放工就會派發每人兩三個以返工放工途中使用。

3. 一旦瑪嘉烈醫院飽和後,懷疑個案到確診後,不會再送瑪嘉烈醫院,而會由接收懷疑個案的醫院負責到尾,因此醫院由 clean 轉 dirty ,其他非病房部門醫護或基層病人助理,亦會抽籤上病房幫手。傳媒謬誤一直以為醫護所抽的生死籤,其實不只涉及醫護,當中還包括所有基層病人服務助理,不要誤會係抽生死籤,正確來說係抽先後順序,所有人員皆需要。

4. 醫護讀書所得的係專業牌照,可於其他醫院部門工作,最無奈係基層員工,例如其他部門的病人助理,一般不是在病房工作,也沒相關工作經驗。例如醫管局停止非緊急手術後,手術室人手多出,護士要抽籤到病房工作屬無可厚非,可是手術室助理(舊制),手術室2級或3A級病人支援助理也需要抽籤到病房工作。而其工作一直只係在手術室提供手術服務,協助醫護工作,一般手術時間,由最低一小時到十幾個鐘不等,完成手術室後,等待麻醉藥過後,再由外判工人推回病房,全個運作根本不用照顧病人,所有基層根本沒有相關經驗,而舊制手術室助理,根本連病人服務助理證書也沒有,真是聽天由命!大埔那打素醫院手術室職員已經抽過籤了。

5. 傳媒最大謬誤,最近人手不足不是醫護,而是外判推床或清潔工人,三十幾蚊工資,不會有人搵命搏,農曆年後,外判工人逃亡潮已經出現,情況一如2003年沙士。不要說醫管局嚴控開支,即使醫管局出超過四十蚊時薪,亦未必聘請到工人賣命,因為工人待疫情好轉後再回公立醫院工作,都係三十幾個蚊最低工資。何況醫管局根本不願花錢落外判工人身上。面對外判工人離職潮,醫管局從不向外公佈,傳媒也沒心去採訪。

6.基本上疫情係由內地傳入,只要政府之前及早封關,第一宗武漢肺炎係可以避免或延遲發生,以封關換取時,等待疫苗研發,可謂封關買時間,因為疫苗不是一兩個月可以研發出來,可惜政府不封關,引致疫情提早發生,係責無旁貸的。

7.中國在聯合國或世衛影響力愈來愈大,既提供資金,也安插自己人。而近年中國對聯合國的捐款更是天文數字,數字大到可以影響某些人或國家。以沙士一役中,陳馮富珍的差劣表現,也曾經上到世衛高職,如果無中國拉攏,實在沒資格擔當此高職重任。現在世衛的中立和公信力已大不如前,廿年前世衛標準,世人稱頌,現在只能一笑置之。觀乎美國,不理會世衛標準,也將中國列入公共衛生最高警戒級別,可想而知,疫情威力相當嚴峻。不論美國的政治原因,疫情傳入,的確會嚴重影響當地經濟,在情在理,提過高級別係理所當然的。況且,澳洲也有相同措施,所以香港政府不早封關,係只考慮政治與經濟問題,把公眾衛生看扁。澳洲與美國係民主國家,有反歧視條例,但大國以公眾衛生為己任,阻止疫情擴散,反觀林鄭以歧視作擋駕,實在貽笑大方。

8.醫管局隨了減少非緊急手術去紓緩人手不足外,根本沒其他作為。包括各聯網的外展社康服務現在仍舊進行中,明白老弱需要外展必要的護理,但外展物理治療係屬於非緊急服務,亦非即時影響病人的生命,實在可減少此類外展,以減低外展物理治療人員社區感染的機會。

9. 其他部門仍然增加服務,包括大埔那打素醫院的加裝 CT 機器的計畫仍然進行中。X 光部為用盡財政年度己批的錢和資源,仍在繼續進行裝修工程。其位於急症室旁之電腦掃描室 (CT),正進行裝修工程,以騰出空間,加裝第二部 CT 機器。計畫包括拆去 X 光寫字樓內之舊片倉,打通相鄰電腦掃描室相連的CT控制室,完成工程後,再間一間電腦掃描室,加裝鉛牆和鉛玻璃,最後加裝通道門(內含3mm 鉛), 然後改裝寫字樓為病床停泊位,原寫字樓會縮小並搬到護士站旁。整個工程完成後,新建電腦掃描室會裝新 CT 機,完成後,再經威爾斯親王醫院物理學家驗收,然後投入服務,初期 CT 會追數,包括安排部分北區醫院病人分流到那打素醫院照 CT ,病人電腦掃描個案的服務數據會交醫管局核證,以證實增加服務,向市民公佈政續。預計明年投入服務。而其間工程,X 光部門會委派 X 光師做 Admin duty,  同高層開會,亦會與承建商開工程會議,而 X 光師包括一級X 光師,其資薪達 8 萬,在疫情擴散中,實在浪費珍貴人手,況且電腦掃描室非負壓房,地點與急症室相鄰,工程會傳播病毒,醫管局不去解決人手不足,而繼續擴展服務,草菅人命之舉。大埔那打素醫院地下 X 光部正門,往專科門診方向,行前行數步,便會看見,一扇為裝修而臨時開的出口,此處正用白色木板圍封,記者傳媒大可拍照確認。

10. 北區醫院 X 光的磁力共振 MRI 在沒怎樣增加人手及資源下,已經增加服務,包括安排護士做午更 (P 更) 工作,而按計畫下半年,大埔那打素醫院 X 光部亦增加 MRI 服務,包括安排護士輪P更,放晚上8點正。磁力共振機只得一部,無理由盡用到 100%, 其實,按原計畫,從來沒有分配額外的外判工人,去運送住院病人,根本沒成效。現在外判工人出現逃亡潮,也造成資源浪費,職員等工作做的同時,登記也由磁力共振人員兼顧文員登記工作。疫情嚴峻下,實在浪費人力,也嚴重增加同事工作量,亦增加感染機會。為的只係增加服務後的數據,為管理層賣面光。其實舊服務經已超負荷,不少醫管局部門要增資源就要強行增加服務,只要增加服務,政府和醫管局就中門大開,凡是增加服務,市民就滿意的情況下,胡亂去增加不設實際的服務,為的是增加部門資源。對於原服務人手不足,也懶理,造成今日醫護專職和基層支援員工界別的憤怒。

11. 去年醫管局的全體員工加人工方案已經同意,並且公佈,但到今年 2020 年,仍然未有加人工。按醫管局一般慣例,加薪係跟隨公務員加薪方案,公務員加多少,醫管局會跟隨。有 5至6年年資的醫管局員工都知道,幾年前立法會公務員加裝方案拉布幾個月,當時醫管局不待立法會通過公務員加薪方案,道動用儲備加薪,而事後不久,立法會亦通過公務員加薪方案。其實公務員同醫管局沒必然關係,而醫管局係法定公營機構,薪金福利比公務員為少,員工甚至更加沒有街症籌,有病也同小市民一樣要排隊,待公務員看病後,才到醫管局員工看醫生,醫管局員工已經一肚子氣,疫情擴散,看病要於公務員之後,更甚的是沒有人工加,又要應付繁重工作,為何政府不先讓醫管局動用儲備加薪呢?去年上半年,沒有反修例事故,所有私人僱員已經加薪了,有汗出,沒有薪加,係什麼道理?這是傳媒沒有佈道的。

12. 武漢肺炎係飛沬傳染,但大眾傳媒和市民忽略體液方面,包括尿液。如厠後,沒蓋上馬桶蓋,沖水時,尿液會給霧化,如有病毒,會增加感染風險。如果空間傳有其他病毒,或如厠者本身已經感染其他流感病毒,會增加洗牌風險,武漢肺炎病毒,帶有動物基因,如果被帶人類基因較多的病源體洗牌,傳播力量會因此而增加。這是學者所忽略或較少談及的風險因素。羅湖與深圳灣每天人流繁多,每人在關口厠所痾督尿,後果都可以很嚴重,何況政府不封關?

13. 近年醫管局為應付日常服務超負荷,也沒有主動增加資源,唯有草草推出並實施醫護專職和支援員工額外加班計畫,即 SHS,重點係提供額外OT 錢予參與同事,計畫推出幾年,由於沒有疫情,同事又可多賺一點,所以計畫甚有成效,但面對疫情擴散,參加者也開始萌生退念,但退出需要主動揾人替補,唯疫情嚴峻,實在難以找到人替補,也造成同事恐慌。

一小群不願透露姓名的現職醫管局員工 上

發表意見